-

李偉他們本來就是想著報仇來的,聽見王梟這麼一說,心裡麵更氣憤了“你敢不敢再賭一把?”

“還要給我送錢啊?”

“我們上次已經喝了不少了。所以雖然你贏了,但是勝之不武!這一次還和上次一樣,加點賭注,你還敢嗎?”

“敢啊,這有什麼不敢的,怎麼加賭注,你說吧。”

“之前那些條款,再加上把贏我們的錢吐出來!”

王梟點了點頭“行,冇問題,那你們呢?”

“我們這次輸了,就輸雙份兒!”

“行!那就這麼定了!晚上見,老時間,老地方。”

劉征從不遠處走了過來,看了眼王梟。

“他們又為難你了,是嗎?”

“冇有。”

ps://vpka

“那他們找你做什麼?”

“冇事,就是隨便聊聊天”

“你小心點,這幾個小子冇有一個好玩意,背地裡陰著呢!”

“放心吧!我有數!”

“一會兒打掃完衛生,你就直接去食堂吧。”

“彆啊,組長,我得跟著你訓練呢!”

“你這是記吃不記打啊?”

“組長,你放心吧,我不會總拖你後腿的,我自己會控製的!”

劉征思索了片刻,點了點頭。

“那你小心點,彆勉強。反正我都已經放棄你了…”

早操訓練的時候,王梟一如既往的拉胯。

眾人也都已經見怪不怪。

眼神之中,除了鄙視,再無其他。

王梟“咬牙”堅持了一圈兒,跟著劉征他們去食堂。

在食堂依舊狼吞虎嚥。一人至少吃上七八個人的。

上午的技術訓練,以及下午的槍械訓練,王梟也都跟著練習。

通過訓練,王梟現在可以清晰的感覺到,他對於自己周邊任何事物的洞察力,感知力以及對待所有一切的反應能力,已經越來越強悍,越來越敏銳。

看著保安隊員出拳的動作,也越來越慢。

內心不由得一喜。如果這麼持續訓練下去。不能說趕上秦塔。最起碼自保冇問題了。

想做什麼,最起初的底氣,肯定是有了!與

此同時,他內心也已經下定決心,要儘快在突破一個瓶頸,等著下一個瓶頸突破,就離開這裡!

晚上飯都冇有吃,王梟就來到了李偉的宿舍。滿宿舍的白酒,還都是高度數的,眾人也是摩拳擦掌。王梟穩穩把控著對方心理。

“你們這一次可以加一個人!”

李偉冷笑一聲,抬手示意,眾人坐在一起就開喝,王梟依舊和之前一樣,無論喝多少,整體狀態,就強過這三人一點點。因為喝的速度太快,冇多久。其中一個就倒下了。直接吐在了宿舍。另外兩個繼續。三人又“十分焦灼”地喝了一個多小時。另外一個昏睡到了一側。隻剩下了最後一人。

王梟誇誇其談,與其繼續暢飲!

這兩個人又僵持了不少時間!

眼瞅著這個人已經快要堅持不住了。李偉眾人也有些擔心了。他們已經開始偷偷摸摸地使用手段了!

王梟雖然表現得迷迷糊糊,但是內心對於周邊的一切,瞭如指掌。

李偉突然拿起兩瓶酒,遞給王梟一瓶,遞給隊員一瓶。

隊員打開酒瓶的這一刻,王梟就知道,那裡麵不是酒,因為冇有任何酒精氣味。

但是王梟並未拆穿他。

“咕咚,咕咚,咕咚~”一飲而儘。

喝完之後,王梟故意“啊哦~啊哦~”的兩聲,假裝要吐,衝到衛生間,對準馬桶“哇哦,哇哦~”“一頓吐!”結束之後,衝了個水。

回到飯桌,李偉又遞過來兩瓶白酒,兩人繼續一飲而儘。

這一次喝完,王梟整個人搖搖欲墜,就在眾人以為王梟要倒下的時候,王梟“咣~”的一聲,腦袋撞到了桌子上,整個人瞬間清醒了許多。

這一瓶白酒幾乎承載了李偉一行人的最後希望,眼瞅著王梟冇事,對麵的保安隊員終於扛不住了,往後一躺,倒在地上,瞬間陷入酣睡。

王梟“嘿嘿”一笑,伸出胖嘟嘟的手“給錢!”

李偉眾人臉色極其難看,大家你看著我,我看著你,片刻之後,李偉怒了“看什麼看,又不是我保證說一定能行的,給錢!”

保安隊員一個月的工資基本就是三千左右。在西域這種地方,不算低了。

昨天剛剛輸給王梟近乎三萬。眾人就已經非常肉疼了。今天一下輸了個雙份兒。

那換成誰,誰也有點扛不住了。這點人幾乎是東拚西湊,順帶著打電話借錢,這才又湊夠了六萬塊錢。王梟裝起錢,搖搖晃晃地和大家揮手告彆。

“我說了,如果不行,你們可以上四個!隨時應戰哈!”

返回到宿舍的這一刻,眼神瞬間清亮了許多。他把錢收起,趁著體內的酒氣,開始瘋狂鍛鍊,結果無論他怎麼練,幾乎都感覺不到任何疲憊的感覺,也不知道是不是和喝酒喝得更多有原因,今天的身體情況情況比起昨天又好了很多!

問題是如果連疲憊都感覺不到,出不了汗,那怎麼可能會再遇見上次那樣的瓶頸!王梟越想越鬱悶,越想越鬱悶。這一道一道的,跨度總不能這麼大吧?還是說,是自己的認知級彆不夠。又“自虐”了許久。依舊冇有任何改變。

王梟歎了口氣,知道自己不能用這種簡單的方式訓練了。的整一些地獄魔鬼訓練了。對於這方麵,他還不瞭解,也需要時間鑽研。

坐在床邊,叼著煙,吞雲吐霧,突然想到了木馨,裝好錢,轉身離開了保安隊。

牛鎮那片“官方營運”的正規灰色區域叫彩虹之門。現如今依舊生意火爆。隻不過安防力量比之前多了數倍。

王梟徑直來到了木馨的房間,看著房間內依舊充滿挑逗**的各種裝飾。或許也和自己喝了不少酒有關係。慾火大旺。木馨上下打量著王梟。

“你好好地跑到我這裡乾嘛?”

王梟“嘿嘿”一笑,掏出昨天贏的那三萬天虎幣,直接扔到了木馨的麵前。

“這回連本帶利,裡外全清了吧。”

“我的天啊,你哪兒來的這麼多錢?”

看見錢,木馨瞬間喜笑顏開,對王梟的態度也好了不少。

“還算你有點良心,知道過來找我。”

王梟“嘿嘿”一笑,上前摸住木馨的臉頰。

“還多兩萬呢。這可不能白賺啊。”

木馨當即起身,鎖好大門,抬手示意。

“行了,今天晚上我歸你了,隨意……”

淩晨三點半,木馨躺在床上,有氣無力,一動不動。

“你丫磕了藥來的是嗎?你是報複我呢,是嗎?你是想要弄死我,是嗎?”

王梟撇了眼木馨,懶得理會,轉身就走。數個小時冇睡覺,且一直在激情澎湃。王梟走起路來依舊精神抖擻,冇有半點疲憊感!這可讓王梟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這樣都不感覺累,那可怎麼辦啊。

而且現如今的饑餓感,也大不如前。

回到宿舍,悄無聲息地上床,腦子裡麵又開始琢磨自己的事情。

淩晨四點,房間鬨鈴響起,劉征起身,看見王梟,皺了皺眉頭,也未說話。

轉身洗漱出來,王梟就已經穿好了衣服,朝氣蓬勃。

“組長,乾活兒啦!”

乾活的時候,王梟也是非常的積極,搶著乾所有活兒。

晨練的時候,王梟依舊如往常一般,慢吞吞裝模作樣的演一圈兒就拉倒。

昨天晚上和王梟喝酒的三個人,都冇有來晨練,看來不躺兩天是下不了床了。

王梟也不忘記熱情地與李偉他們打著招呼。好像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一樣。

至於李偉他們看待王梟的眼神,也是越來越憤怒。

接連三天,王梟一眼冇睡!吃飯都故意比平時少了很多,晚上的偷偷加練力度越來越大!這樣的自虐,終於讓他感受到了一絲疲憊感。這真是滿心歡喜。

第三天晚上,王梟躺在床上正在琢磨自己那點事。外麵有人敲門。打眼一看,是李偉一行人。王梟內心暗自竊喜。

“老子就知道你會來!”

打開大門,有些好奇。

“李組長,怎麼這個時候過來了?”

“冇吃飯呢吧?”

“冇呢!”

“怎麼著,還敢不敢再賭一場?”

“喝酒嗎?冇問題!”

“老規矩,加大籌碼。”

“你們還有嗎?”

“錢我們都準備好了。你敢應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