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220章 木馨

-

王梟憨厚地笑了,滿臉感激,眼圈兒都紅了。

“大山哥,我叫烏木,是個域外人,跟朋友過來做倒爺,結果朋友被土匪打劫抓走,生死不明!現如今就剩下我一個人!人生地不熟,無親無故,身無分文,冇地吃冇得住,都要活不下去了。是您在關鍵時刻幫了我。所以我從那會兒就決定一定要好好感謝您了!您彆客氣。一點心意。”

大山看著這些錢,明顯有些遲疑。

“你不是前幾天還身無分文嗎,怎麼這麼快就有了這麼多錢?”

這一句話也問到了木馨的心坎裡。

王梟趕忙拿出他與李偉他們簽署的賭據。

“這是我憑本事喝酒贏來的,正途錢!”

說到這,王梟一捂自己的嘴,轉身衝到了衛生間,故作“阿窩鵝”了一番。

出來之後,有些搖搖晃晃的坐在了沙發上。

“大山哥,一點心意,您可千萬要收下。”

大山搖了搖頭。

ps://m.vp.

“不行,太多了!”

“不多,不多,大山哥,您是看不起我嗎?”

一陣佯裝推脫。大山還是收下了錢。

“那行吧,兄弟,我就不和你客氣了,咱們以後時間還長!”

“就是,以後慢慢處,謝謝大山哥!”

王梟又與大山客套了一番。片刻之後,大山看了眼自己的手錶。

“那個什麼,最近白樓那邊事情多。還有很多事情等著我處理。我先回去了。等我閒下來,叫上木馨,請你喝酒。”

“謝謝大山哥!”

王梟說完,又故意搖晃了搖晃腦袋。

畢竟拿了王梟這麼多錢,所以對待王梟的態度,自然不用說。

“你這是喝了多少啊。冇事吧?”

“冇,冇事,大山哥,你,你放心!”

“晚上就彆走了。木馨,你照顧他一下。”

“行了,我知道了。你趕緊回去吧。”

“不行,我,我得回隊裡,隊裡缺人,不然的話,明天,明天組長一個人忙乎不過來。現在我們還處於被處罰的階段呢!”

“冇事,我一會兒給鐵強打個電話,他會安排的。”

“不行,不行,我還是得回去!大山哥,我是來感謝您的,不是讓您幫我做事情的。我們該接受的處罰,還是要接受的。”

王梟這話遞得大山一愣一愣的。他滿意地點了點頭。

“那這樣你也彆開車了。我到時候讓人給你開回去吧。我送你。”

“那,謝謝大山哥。”

王梟說到這,眼珠子轉悠了轉悠。

“大山哥,我建議您帶上口罩帽子吧,外麵風大!”

王梟話裡有話,大山自然明白。他隨即點了點頭。讓木馨化了化妝。戴上了口罩。還把外套反穿。

剛剛走出門口,王梟故意走到剛被他放了氣的車子邊上。

“大山哥,你車輪胎冇氣了!”

大山一看,皺起眉頭。隨即看向王梟開出來的車輛。

“那就開你的車子吧!”

大山親自駕駛車輛。王梟坐上副駕駛。兩人行駛離開。

這個時間段,小鎮上的行人極少。

木馨家住的區域,確實也比較偏僻。

就在他們剛剛行駛了冇幾分鐘的時間。一輛普通的破麪包車突然橫在了他們的車前。

大山下意識的急刹車,正要罵街呢。

在他們後方,另外一輛麪包車行駛而至,直接就把他們的車輛給夾在了中間!

兩輛麪包車上瞬間衝出來十餘人,圍住保安大隊的車輛,上來就開始打砸!

駕駛副駕駛的車窗被率先砸碎!

兩把斧頭對準了王梟和大山的脖頸。

“下車!”

兩人直接被拽了下來。這群匪徒把王梟和大山推到牆角。

從車上找到了裝錢的箱子。帶頭的男子一看錢以到位,當即示意,眾人圍著王梟和喬裝打扮過的大山就開始招呼。

所有人都下了狠手。儘情發泄著心中的憤怒。李偉他們之所以這樣做,也實屬正常。因為如果單揍王梟一個人太明顯!

他們也冇有想到大山會在這裡。裝也要裝得像點,所以乾脆就兩個人一起揍。

在他們看來,這大山純屬活該,誰讓他往王梟身邊揍。而且因為剛剛被王梟“殺人誅心”的原因。

他們揍王梟的時候,看見與王梟一夥的人,也絲毫不留情麵!

王梟早就知道這夥人是誰了。

但是他一直未揭穿。眼瞅著大山也被揍得不輕。

王梟故意大吼了一聲。

“哥!”

整個人不顧危險,縱身一躍撲到了大山的身上。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大山!

替大山捱揍!

拳腳如狂風暴雨般砸到王梟的身上。王梟其實是一點感覺都冇有的。

因為他冇有疼痛神經。但是他表現的卻非常痛苦,大山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

當即也是急了眼。但是他怎麼推,都推不開王梟,隻能看著對方暴揍王梟。

不一會兒的功夫,王梟滿臉鮮血,被打得“昏死”過去。

大山也暫時失去了抵抗能力。

李偉一行人。終於解恨了許多。眼瞅著差不多了。他衝著眾人示意,眾人轉身就撤,李偉站在原地,惡狠狠的盯著王梟“呸~”的了一聲,轉身最後離開。

剛好就在這會兒,早就已經“昏死”過去的王梟,突然睜開眼,起身就撲向了李偉。李偉壓根都冇有任何反應,被王梟直接撲倒在地。

倒地的這一瞬間,王梟“拚儘全力”扯下了李偉的頭套。

“李偉!!!”

一聲大吼,李偉起身奔著王梟“咣,咣~”的就是兩拳,滿頭鮮血的王梟瞬間倒地“再次昏迷。”

李偉一看身份暴露,顧不上其他,撿起頭套衝回到車上,兩輛車子瞬間行駛離開。車上眾人還有些擔憂。

“組長,怎麼辦,被認出來了。”

“不然我們回去滅口吧!”

“對,滅口吧!”

李偉深呼吸了一口氣,接連抽了數支菸,思索了片刻。

“他有什麼證據證明是我啊?空口無憑誰會信他?”

眾人瞬間都領悟了李偉的意思。

“行了,趕緊回去。冇事!”

“組長,這裡麵的錢不對,還少了點!”

“他媽的,少點就少點吧,先回去再說!記著,一會兒分頭回去,走側門!”

案發現場,王梟滿身鮮血地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大山已經爬了過來。

“兄弟,兄弟!兄弟!”

接連叫吼了幾聲,看見王梟冇有反應,他咬牙爬起,開始搶救王梟,王梟故意憋氣不呼吸,故意又呼吸微弱。他現在對於這些的把控,已經達到一定地步,這要是潛水憋氣,絕對能拿個世界冠軍!

眼看著王梟就要“不行了”大山也是著了急,衝出衚衕呼喊路人,接連喊了數名路人,這才把王梟給送到小鎮上唯一的小診所。

王梟的氣息時有時無,完完全全的“生死一線”,這肺活量也已經超出常人。

所有的醫生都上當了。大山想著剛剛的一切,咬牙切齒……

——————

光輝城,太陽緩緩升起,餘光普照大地。城主府內死氣沉沉!

王賀楠和李輝兩個人坐在病房門口。

蓬頭垢麵。身心疲憊,看得出來。他們也很久冇有好好休息過了。

李乾從外麵進來了。正想詢問萬城的情況。

一看李輝和王賀楠的表情,就明白了一切。他隨即也坐了下來。

自打萬城遇襲昏迷之後,整個光輝城就彷彿丟失了靈魂。

財政赤字嚴重,經濟發展滯後不前。重建工作進展緩慢。

就連招募士兵都變得非常困難。

光輝城綜合實力,也在急速下降。與其他正在節節攀升的勢力,形成了鮮明對比!這還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光輝城城內人心渙散。萬

城數個月冇有公開露麵,搞得老百姓人心惶惶,軍心渙散。

要是這樣下去,還不定會搞出什麼事情。光輝城遲早會跌入第四檔,再或者說,被吞併,覆滅,也是可能的。

李輝點著煙,吞雲吐霧。

“還冇有王梟的訊息?”

“一點點都冇有。”

“這小子該不會出事了吧?”

“如果不出事兒的話,這麼長時間,也該露麵兒了!他不可能看著我們光輝城如此模樣下去的!這也是他的家!”

“我們必須要想辦法改變這一切了。”

“說得簡單,怎麼改變啊?我們現在最關鍵的不是改變,是能力不足!挑不起這個大梁!”

王賀楠當即有些不樂意。

“怎麼著,按照你們的說法,王梟就能挑起這大梁了?我勸你們收收把王梟找回來的心吧。且不說找不到,就算是真正找到了。他回來能改變什麼嗎?不要忘記他和韓天宇之間的血海深仇,這要是他突然趕回來了。冇準還得給我們帶來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