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錦城本來就冇有受到核戰的影響。並且基本上做到所有的一切自給自足!

他們保留了大量核戰之前的各種底蘊。基於這個基礎,李陽又整合了大批有本事有能力的專家,與萱萱一起組建了一個實驗室。

名義上是萱萱實驗室。看似普通,實際上,實驗室的唯一目的,就是要給李陽研製出生化武器,無論什麼類型。隻要是造成大規模傷亡的生化武器就可以!

為了達到這一目標,不惜代價!不惜手段!

李陽在暗中做這件事情,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一年兩年了。

他已經把他已經整個錦城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萱萱實驗室的身上!

如果真的讓他們搞出來這種武器!到時候彆說自保了!就算是日後統一也不是什麼難事兒!

隻不過這件事情,確實太難了!

李陽情緒有些激動,抓著萱萱的手腕。

“萱萱,你們再加把勁兒,我絕對不能讓錦城毀在我的手上!絕對不行!”

萱萱歎了口氣。

“城主,有些事情,催是冇用的,就好比找王梟一樣,找了這麼久了,依舊找不到。催也冇有用,不是嗎?”

提到王梟,李陽猶如泄了氣的皮球,瞬間坐在了一側,眼圈微紅,輕咬嘴唇。

“生化武器一定要研究出來。我弟弟也一定要找到!任何人都不能阻止我!”

實驗室內突然陷入了安靜。

萱萱的臉色也是越來越難看。

“有件事情,我想了很久,一直想不通。”

“什麼事情?”

“到底是誰給王梟下的毒。”

“這還用說嗎?”

李陽一時之間顯得無比氣憤。

“王梟是什麼人,是誰都可以隨便給他下毒的嗎?”

李陽突然壓低了聲音。

“不是萬城,就是徐繡!”

萱萱下意識地抬起頭。

“你說什麼?怎麼可能?”

“這有什麼不可能的?”

李陽簡單明瞭。

“你好好想想王梟身邊有幾個人有能力給他下毒!”

“完了你再想想。我們當初怎麼遇地襲!”

“偷襲者不僅僅知道貢嘎啦和我們在一起,還知道貢嘎啦要和我們去哪兒,也知道我們的行動時間,行動路線!你不覺得這事兒奇怪嗎?”

“符合前麵那一點的,除了萬城就是徐繡。總不能是黃俊。符合後麵這一點的,就是當初參加瓜分會議的那些人!畢竟他們是清楚我們要去參加會議,也清楚我們會帶著貢嘎啦去!綜合這兩者,你說能是誰?”

萱萱沉默了。

“萬城不可能的,徐繡也不可能啊。”

“他們都不可能,難道我可能嗎?”

李陽看了眼萱萱。

“你太低估人心以及人性了。在權利和利益麵前,有什麼是不能背叛的?所有的忠誠都是因為背叛的籌碼不夠,冇聽說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