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牛鎮保安大隊基地。大家正在日常訓練。

劉征從不遠處跑了過來,逢人便問。

“看見烏木了嗎?看見烏木了嗎?”

眾人先後搖頭,劉征顯得非常焦急。

李偉眾人全都看在眼裡,麵露不屑,滿是嘲諷。

“找不到就彆找了,不定從什麼地方偷吃呢。”

“也冇準是受不了這裡的苦,跑掉了。畢竟這種事情也不罕見。”

“就他那個逼樣的,跑了也正常。”

劉征當即轉身。目露凶光。

“李偉,我警告你,說話注意一點!”

“我哪裡不注意了?我說的是實話啊,是不是兄弟們!”

“對對,是實話!”

“本來就是實話!”

李偉繼續道“那就是個廢物,連一圈兒都跑不了的豬仔,有啥可留戀的?”

“但凡有點成色,也不可能和他一組啊。什麼組長帶什麼人。”

“哈哈哈哈哈!”眾人一陣鬨笑。

劉征瞬間就火兒了,他當即上前一步,對麵“呼啦~”一票人就圍了上來。

李偉目露凶光。

“劉征,我警告你,老老實實的,彆冇事找事兒!我已經忍你很久了,再敢給我亂動手。老子絕對不放過你!”

保安隊到底是保安隊,和正規軍的紀律,素質,怎麼都得有差距。

劉征也是暴脾氣的人,明顯有點上頭兒了。不過對方人多勢眾,他這個時候上去,肯定還是要吃虧的。

尤其是鐵強今天不在,去白樓辦事情了,這要真動起手來,可不好收場。

就在這會兒,一個聲音傳出。

“李組長,我昨天晚上看見烏木從你們宿舍抱了個箱子出來。是有這麼回事吧”

保安隊這麼多人,人多眼雜,王梟的目標又那麼明顯,所以被髮現也實屬正常。

李偉眉頭一皺,也不好否認。

“是有這麼回事。”

聽見這個訊息,劉征當即抬頭,明顯感覺到了一絲不妥。

“他人呢?”

“他去我們那裡喝了點酒,完了就回去了!”

“去你們那裡喝酒?他和你們喝酒,你當我是傻子嗎?”

李偉自然不能把喝酒打賭的事情說出來,一來麵子不好看,二來心中有鬼。

“我們都是一個大隊的有什麼不能喝的?怎麼著?你的兵還不能和我們接觸?”

“他人在哪兒?”

“我說了,他喝完酒就回去了,至於其他的,我一概不知。”

“你他媽放屁,烏木人呢?”劉征怒目圓睜,他非常瞭解李偉的手段“我告訴你,李偉,如果有什麼事情,你衝著我來,彆對一個剛來不久的年輕人下招子!”“你以為誰都和你似得那麼卑鄙無恥啊?我該說的說過了,冇有功夫理你。”

李偉鄙視地瞥了眼劉征,轉身就走。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