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征並未說話,順手掏出一瓶白酒,他“咕咚,咕咚”一頓喝。

他的酒量並不好。喝了不到半瓶兒,腦袋瓜子就已經開始昏昏沉沉了。

隨即拎起一根木棍,奔著李偉的司機就過去了。

他滿身殺氣。目光猙獰。

“我問你,烏木在哪兒!”

司機微微一笑。

“我們組長剛剛已經把一切都告訴你了!”

就在他還要說話的時候。劉征揮舞著大木棍朝著他的腦袋上“咣,咣~”接連兩下。劉征這是真的下了招呼,下了黑手了,這兩下打得司機頭暈目眩,滿天金星。鮮血順著臉頰就流出來了。

一側的李偉著急了。

“劉征!劉征!”

劉征絲毫不理會他,再次舉起木棍朝著司機的身上“咣,咣,咣~”接連三下,第三下的時候,因為用力過大,司機的小臂瞬間骨折“啊~”伴隨著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劉征再次一擊。

這一次,木棍直接彆打成了兩半兒,劉征自己都虎口發麻。

司機和李偉這會兒纔看出來。這劉征是真的急了眼了。

兩人心裡麵也都有些害怕了。

劉征把煙掐滅,再次點著,吞雲吐霧之中,走到了李偉的麵前。

他聲音不大,字字句句透漏著寒意。

“李偉,這些年你各種陰招壞招給我使儘,我從來冇有和你一般見識過。但是你現在越來越過分了。

針對我就算了,還針對我的兵。”

“他纔來這裡多久啊。他知道什麼啊?人家怎麼惹你了。你就盯著人家不放呢?”

“劉征,你冷靜點,我和你說,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哦,不是我想的那樣?所有的一切我都看在眼裡了,你告訴我說不是我想的那樣?當初在食堂絆倒人家的是你吧?冷眼嘲諷侮辱人家的是你吧?背地裡使壞,給我們衛生區弄滿垃圾的也是你吧?訓練場上公開侮辱人家的也是你吧?”

“至於喝酒這裡麵的事情,還有多少說法,我雖然不知道,但是你心裡麵清楚。他失蹤的事情,和你有冇有關係,你心裡麵也清楚。”

“李偉,你自當是個老爺們,有什麼事情衝著我來,彆衝著我的兵來。你他媽的還算個人嗎?人家招你惹你了!”

劉征也是越說越生氣,越說越憤怒,揮舞起木棍朝著李偉的臉上“咣,咣,咣~”接連三下,這第三下直接就把李偉的牙都給掄掉了。

半邊臉瞬間腫起。滿臉鮮血。

劉征徹底爆發.

“老子問你人在哪兒!今,老子就把你弄死在這,我他媽忍了你們不是一天兩天了,老子他媽豁出去了!”

劉征下手越來越凶,越來越狠。不會兒的功夫,李偉便滿身鮮血。

感受著劉征身上的酒氣,李偉知道這一次劉征是動了真格的了。

這要是搞不好,自己這條命真的丟在這裡。他趕忙呼喊.

“等一下,等一下!老劉,你等一下!”

劉征自己打得也有點累了。扔下木棍,坐在一側石頭上。

拿起酒瓶,又開始“咕咚,咕咚”的喝酒,現如今的劉征,滿眼血絲。酒精上頭。是真的不管不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