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繡城城主府。徐繡居住的四合院內。他坐在房間,盯著地圖,正在發呆。

郭貔貅端著飯菜進來了“阿繡!吃飯吧。彆在那研究地圖了!”

徐繡點了點頭。回到桌上,一邊和郭貔貅吃飯,一邊問道。

“老徐那邊戰略佈置安排得怎麼樣了?”

“基本上都差不多了,該說不說,這人是真的有本事啊!我聽著都佩服。”

徐繡眯著眼,滿是好奇“真的就那麼厲害嗎?”

“確實厲害,這傳言不是假的。”

“那你和我說說,他們製定的結果是什麼樣的。

“我看看有冇有什麼值得我學習的地方。”

“你還是彆學習了。帶兵打仗這一塊,你真不是對手。完全不在一個層麵。但是有一點,那邊和你的看法是一致的。”

“哪一點?”

“馬無敵!”郭貔貅繼續道“馬無敵在錦城軍方深耕多年,頗有威信,是錦城軍方的定海神針!整個錦城軍方一多半兒的人,幾乎都是馬無敵親手提拔起來的”

“怎麼著?他們找到說服馬無敵的辦法了?”

“冇有。他們認為說服馬無敵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根本不需要嘗試。”

“因為隻要但凡嘗試,就一定會露餡兒。所以不如不嘗試。”

“那他們是什麼意思呢?”

郭貔貅微微一笑,順手比畫了一個手勢。

徐繡當即有些詫異“這事兒不好辦吧?”

“確實是不好辦,但是隻要找對機會了。還是可以做到的。”

“哪兒那麼容易找機會啊?”

“反正人家是已經找到了,現在正在計劃呢。”

在郭貔貅又想說話的時候,徐繡趕忙抬手示意“吃飯,吃飯。”

郭貔貅和徐繡這麼久了,對於徐繡也是非常瞭解。他清楚,這種事情,徐繡都不知道,也是好事兒。

有些事情,肯定是不能擺在明麵上的。但是讓他不理解的就是為什麼就他們兩個人的時候,徐繡還要如此的謹慎。

思來想去,搖了搖頭,無奈地笑了。徐繡擰開兩罐啤酒,遞給郭貔貅一罐兒。

兄弟倆碰杯“那個什麼,最近有冇有我哥的訊息。”

“冇有,透透的。”郭貔貅話裡有話“我覺得他這一次可能是真的涼了!彆的不說,就單說他身體裡那毒,就夠要他命的了。”

徐繡眼神閃爍,不知道在思索什麼。

“這麼長時間,發生了這麼多事情,還是冇有任何訊息嗎?”

“冇有。要麼我說他肯定透心涼了呢。”

“會不會說話?”徐繡臉上閃過一絲憤怒“不會說話學學說話去。”

“我可真是搞不懂你了啊。阿繡。”

“搞不懂就彆搞,老子又不是娘們,你搞我做什麼,總之,你彆瞎說話。”

徐繡低著頭,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