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鐵強眼神示意,兩名保安隊員,上前就給李偉帶上了手銬,拖著李偉離開了辦公室。

大山深呼吸了一口氣。

“李偉的事情,一定要嚴肅處理,包括和他一起的那些人,一個都不能放過,必須都付出代價!”

“放心吧,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我知道該怎麼處理的。”

“劉征那邊,需要從輕處理。他也是被迫的。被逼的。”

“我知道。”

“那就這樣。我趕緊回去了,看看烏木醒過來冇。”

大山說到這,嘴角微微抽動。

“強子,看在我的麵子上,以後若是有機會,能照顧照顧他,就照顧照顧他吧!”

“放心吧,咱們兩個還說啥了。不過你這錄像,是哪兒來的?”

“我也不清楚,是有人直接送到白樓。大隊長看過之後,讓我來處理的。”

聽著這番話,鐵強皺起眉頭。

“那這錄像是誰錄的?”

大山搖了搖頭,兩手一攤,拍了拍鐵強的肩膀,隨即離開……

次日中午,陽光明媚。

王梟終於睜開了眼睛,之所以睜開眼睛,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餓得實在受不了了。他想吃東西。不想再輸營養液了。

不然的話,他還真的打算多躺兩天。

木馨和大山看見王梟醒過來了。也都鬆了口氣。

“大山哥,我餓了。”

“你等著,我馬上給你弄吃的去!……”

王梟最開始本來想著從這裡多躺兩天,慢慢恢複,結果大山告訴他已經把李偉的事情處理清了。並且把劉征的事情也告訴王梟了。這就讓王梟有點坐不住了。

說實話,他是真的後悔了。

早知道這樣,少裝會兒好了。這不是等於自己間接的就把劉征給害了嗎。

所以當天晚上,王梟就強烈要求歸隊。

大山一看冇有辦法,拗不過王梟,就親自把王梟送回了保安隊。

鐵強呢還親自跑到門口去接,給王梟送回宿舍的!

保安隊總共就這麼大點地方,這一趟下來,所有人都知道了,這新來的胖子和大隊長最信任的秘書關係極好!

大山親自送。鐵強親自接。這得多大的麵子!

再仔細回想這兩天一直欺負王梟的李偉一行人的下場。眾人都覺得有些後怕。

也正是從這一刻起。王梟算是在牛鎮保安大隊徹底站住了腳。

再也冇有人敢侮辱詆譭王梟。看待王梟的眼神,都比之前友善了很多。

不少人還會主動與王梟說話嘮嗑。

對於這些,王梟絲毫不在意。

畢竟這保安隊對於他來說,也無非是權宜之計。

保安隊的醫護室內。劉征躺在病床上,一條腿被吊起。

一隻手輸液,另外一隻手,還帶著手銬。身邊還有看守的士兵。

王梟進來,和士兵客氣地打了個招呼。隨即走到了劉征的麵前。

看著傷痕累累的劉征,又看了眼他已經被打斷的小腿。

王梟內心一陣壓抑。聲音很小。

“組長,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