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清楚,齊天接下來的目標。一定是自己了。

拿出手機。仔細認真地檢查了一番,確認冇有任何手腳。

裝好sim卡,想要嘗試著撥通電話。

但是當他看向電話的時候。卻顯得有些茫然。

因為,他居然不知道要把電話打給誰,還能打給誰。

他低頭不語,一時之間顯得有些哀傷。

就這樣沉思了許久許久。王梟一聲長歎。

“也是時候該回去麵對了。這麼下去也冇個頭兒。這裡終究不屬於我。”

王梟順勢撥通了一個號碼,目不轉睛地盯著螢幕。

眼神中滿是糾結與壓抑。歸結到底。王梟對於西域是冇有任何歸屬感的。所有的一切都不適應。

所有的一切。都是被逼所迫。

他現在的身體狀態已經恢複了很多,不再那麼弱不禁風。手上也有了一些錢。

他已經打算儘快把手上的事情處理乾淨,返回創世聯盟了!

電話響了許久,那邊才接通。

“喂,您好。良家肉鋪。”

“給我來兩斤牛裡脊!”

“不好意思,今天的牛裡脊賣完了。”

“那我要明天早晨的。”

“明天不殺牛。”

“那要明天晚上的。”

“您好,我們明天不殺牛。”

“你們不是有淩晨三點零八分殺牛的習慣嗎?我就要那個時間段的,左側裡脊!”

電話那邊當即陷入了沉默,許久之後。

“你是誰?”

“我是王梟的朋友。”

王梟清楚,依照自己現在的聲音,他已經不能說自己是王梟了,否則的話,一定會引起對麵的猜忌。

“王梟?他現在怎麼樣了?他人在哪兒?”

“他現在還好。冇有生命危險。但是短時間內不方便露麵兒。”

“那就行,那就行。我就知道。他一定不會有事的。”

“他讓你幫他做個事情。但是這件事情一定要非常保密纔可以!”

“什麼事情,你說……”

放下電話,王梟調整了一番心態。

買了午餐,來到診所。

照顧著木馨吃飯。

從頭到腳,兩個人並未有太多交流。

看著木馨吃完,王梟聲音不大。

“我還有些事情要去忙,晚上再來給你送吃的。

“不用了。我剛剛叫了我的閨蜜,她晚上會過來。”

“你哪兒來的閨蜜?”

王梟意味深長地看了眼木馨。

“我去過你那裡找你,你的那些同行似乎都挺看不上你的!知道你得病了,還挺幸災樂禍,應該不會過來幫你!”

言罷,王梟轉身離開,回到車上,調整了一番後視鏡。看著那輛從自己離開保安隊就跟在身後的車輛。嘴角微微上揚。

“彆著急。我一會兒就給你機會。”

重新折返回保安隊,從醫護室外看了看劉征。回到宿舍認認真真地手繪了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