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這小子到底什麼來路?是他所說的實驗室的小白鼠嗎?”

白生瑞搖了搖頭。

“我不確定!”

“嘿,那你說個什麼勁兒!”

“之所以冇有任何發現,可以說烏木這個人確實是乾乾淨淨的,冇有任何可疑!但也可以說烏木這個人的能量遠超冬雨,他站在上方看下麵的冬雨,累死冬雨也從他身上發現不了任何破綻。”

白生瑞一字一句,繼續道。

“但我個人認為,絕對不能小看這個叫烏木的胖子!更不要被他的外表所迷惑,他絕對不是一個普通角色!”

“他雖然肥胖油膩,但是頭腦清晰,思維敏捷。

察言觀色,臨機應變的本事一絕,而且關鍵時刻,心狠手黑!從他當初在酒坊的一言一行,就足以證明這一切!”

“他具備從任何大形勢,大環境下生存的能力!

“那你的意思是說?”

“我認為這小子的這張地圖,有百分之九十九可能是真的!”

“百分之九十九?那剩下的百分之一呢。”

“剩下的百分之一,是這塊施工區域,很可能有頊琦和冬雨,但是應該不會有白輝征。”

“為什麼這麼說?”

“白輝征被關在天虎城,這片區域距離天虎城極遠。而且最主要的是白輝征以及頊琦,冬雨,並不是被同一時間抓的,也不是關押在一個區域的服刑犯。

所以被分在一處施工區域的可能性極低。這個烏木之所以這麼寫。大概率是害怕我們不去救人。所以把我的兒子也寫上。”

眾人聽著白生瑞的分析。

“那按照你的說法。頊琦和冬雨,很可能就在這裡服刑了!”

白生瑞點了點頭。

“我信這份地圖。我們可以通過這份地圖去救人!”

房間內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白生瑞的身上。

實話實說,整個房間內。包括劉昊,對於這份地圖都持懷疑態度。

都覺得非常冒險。更彆提其他人了。

隻有白生瑞一個人堅定不移。

“這個叫烏木的,和頊琦非常投緣。不光是頊琦看他順眼,他看頊琦也順眼。也正是因為如此。頊琦纔會不管不顧地保護他。而這個烏木,也會在酒坊做出那樣的行為。據我推測。應該是烏木與頊琦一行人返回逆天的時候。半路遭遇到了攔截檢查。冇有躲過去,被抓了。但是烏木這小子非常聰明。僥倖逃脫了。可是又不想看著頊琦出事兒。所以纔想辦法營救頊琦。並且給我們繪製了這樣一份地圖。”

“那他為什麼不露麵兒?”

“我剛剛就說了。這個胖子一點都不傻,當初咱們這裡有人想要他性命的事情。他清清楚楚,隻不過冇有挑明而已,現在有機會脫離咱們了。他自然會脫離咱們的。這就是整個事情的經過。”

大家一看這白生瑞如此堅定,也都不在廢話。

“二當家,那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大哥,我們得即刻準備救人。仿製證件,塗改車輛。隨時做好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