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後還是鐵悍實在看不下去了,這要是真的就這麼打死了。也不好交代。

這纔出麵製止。

審訊室外。大偉滿臉都是迸濺的鮮血。怒氣沖沖。

“悍哥,我敢對天發誓。一定是烏木那個渾蛋讓他們三個去賣的,不然的話這纔來幾天的小毛孩,懂個屁,怎麼可能會做出來這樣的事情!”

“任何事情都是要講究證據的。現在這三個孩子已經承認是自己乾的。你再怎麼處理也隻能處理這三個孩子,不能處理烏木吧?還有,你差不多點。下手也不要太狠了!歸結到底,那也是幾個孩子。”

大偉嘴角微微抽動,滿滿的不甘心,沉思了片刻。

“你再給我點時間,我一定會把這個案子,弄個水落石出的……”

保安隊宿舍大樓,迷迷糊糊的王梟睜開眼睛,盯著外麵的陽光明媚,起床打了個哈欠,洗臉刷牙,洗著洗著,覺得有些不對勁兒,趕忙看了眼手錶。

清晨五點。他當即開心了不少。

還好,今天冇有起太晚。

轉念一想,又覺得有點不對勁兒。

看著鏡子當中的自己,王梟愣住了。

他清晰記得,自己是中午帶著三龍歸來睡的午覺。

可是這一覺,怎麼睡到了第二天清晨。

轉頭看向周邊床鋪,也冇有看見三龍的身影,還以為三龍又提前去做衛生了。

王梟當即就鬱悶了。他的大腦急速運轉,想著想著。有些難以置信的開口。

“難道,這,這就是這個手術的副作用嗎?為什麼我會睡得那麼死,猶如整個人死過去了一樣呢?”

想了好久,也冇有任何頭緒。身體也冇有任何不適之處!

隻能繼續忙碌。洗漱完,急匆匆地衝出房間。

想要和三龍一起收拾衛生!

在外麵轉悠了很久,都冇有發現三龍的身影。

這一下給王梟整詫異了,先後問了不少人,都冇有看到,隻能自己開始忙乎。

心裡麵也是七上八下,一直在琢磨三龍的事情。

“到底是三個孩子調皮搗蛋。貪玩未歸。還是出事兒了啊。貪玩不應該啊。他們三個挺懂事的。出事兒也不應該啊,他們能出什麼事兒啊!”

正在思索之餘。幾個身影走到了王梟的身邊。

帶頭的是鐵強。身邊的是大偉和幾名王梟未見過的男子。

“烏木!你過來一下!”

“強哥!怎麼了!”

鐵強抬手介紹。

“大偉你認識,你們隊的,剩下幾位是白樓大隊過來的。”

“哦,哦,你們好。”王梟故意忽略了大偉,和剩下的兩個人打了個招呼。

大偉臉上閃過一絲憤怒,但並未發作。鐵強繼續道。

“前天讓你送的物資補給,是不是剩下了一部分?”

王梟內心“咯噔”一聲,當即就反應過來了。他非常聰明。清楚鐵強既然這麼問的話。那指定是變賣物資的事情露餡兒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王梟的身上,大偉更是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

“是剩下了一部分!”

“那剩下的那部分去哪兒了?”

“去哪兒了?”王梟下意識地說了一句,抬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