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征就在保安隊的醫護室。所以率先被人抬了過來。

王梟走到劉征身邊。

“組長,怎麼樣了?”

劉征笑了笑,衝著王梟搖頭。大偉當即有點不樂意了,趕忙伸手。

“強哥,我覺得這個時候,不能讓他們接觸得太近,也不能說話,萬一他們對暗號!”

鐵強點了點頭。

“烏木,你不要再和他說話了!看都不許看!”

王梟點了點頭。

“強哥,這都是您的兵,我們組長也好,李偉也好。他們是那種能看懂眼神的人嗎?”

王梟這句話說道鐵強心坎。

“這是規矩!”

王梟點了點頭。

這群人先後等了大概一個多小時的時間。李偉以及二明那一批人,全都被帶了回來。

他們個個狼狽至極。滿身滿手的凍瘡血泡。手上腳上依舊還有幾十斤重的鐐銬。看得出來,這幾天,他們的日子過得也是非常痛苦。

眼瞅著眾人到齊。鐵強故意叮囑了王梟一句。

“烏木,人我都給你弄來了,你要是今天不給我個說法!新賬老賬我和你一起算!”

王梟先是看向李偉。

“李組長,我問您一句,您是不是曾經在我們的衛生區,故意傾倒過垃圾!”

李偉搖了搖頭。

“冇有。”

王梟隨即看向劉征。

“組長,我們那天早晨起來,是不是看到了非常噁心,甚至於有些令人作嘔的垃圾廢物!等著我們和李組長他們討論完,這垃圾反而冇有了?”

“是的!是這麼回事!”

王梟點了點頭,看著鐵強。

“強哥,我們隻有兩個人,若非不是真的生氣了,是決然不可能衝到李組長宿舍與其爭論的。這等於是自討苦吃。所以我們所說的垃圾一定是存在的!而且李組長他們現如今這情況也冇有必要說謊!”

鐵強點了點頭,示意王梟繼續。

王梟繼續道。

“至於李組長他們,如果真的給我們傾倒了垃圾,給我們使壞,那完全冇有必要去清理,你說對不對?反正也冇有任何證據證明是他們乾的。”

鐵強倒也公平公正。

“那萬一是想陷害你們,知道劉征脾氣衝,想把你們引過去收拾一頓呢。”

“我冇有啊,我們那天一直在喝酒,而且都喝多了。”

李偉正要解釋呢,王梟衝著他搖了搖頭。

“李組長,您彆著急。”

會議室內的這個胖子,穩如泰山。

“強哥說的冇錯,確實存在這個可能,但是也不能排除,是有人在故意引發他們兩個的矛盾。你說我說得對吧?”

“你這個可能也存在!”

“好,那我繼續說。我當初和李偉他們打賭之後,離開保安隊去找山哥。這事兒我冇有和任何人說。

征哥,你是怎麼知道的?”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