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偉冷笑了一聲,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強哥,我建議您好好調查一下大偉。他身上的秘密,實在太多了!這是保安隊第一大毒瘤!務必要整明白了!否則的話,很可能會給保安隊帶來不可預估的損失!”

鐵強聽完之後,看向了大偉。

“你就冇有什麼想說的了嗎?”

大偉知道,自己這一次肯定是躲不過去了。索性前麵的那些他也不提了。

“強哥,是非曲直自有定論!我們現在是不是可以聊聊烏木指使下屬變賣保安隊資產的事情了!”

鐵強點了點頭。

“烏木,現在可以說視頻裡麵的事情了吧。”

“我冇有變賣!”

王梟簡單明瞭。

“你當我們是傻子嗎?”

大偉明顯有些控製不住了,他內心已經恨死王梟了。

“如此鐵證如山,你還想狡辯?你個雜碎!”

看著激動的大偉,王梟不緊不慢。

“強哥,我剛剛說過了,我們剩餘的所有物資補給,已經送回倉庫了。如果不信的話,您可以去查就是了。我們拿走了多少。柯隊長他們用了多少,倉庫裡還剩下多少。數目對上了,那不就一切都解釋通了嗎?”

看著王梟胸有成竹的樣子,鐵強內心笑了起來。

看來這一次,這大偉是懸了。他看向白樓來的一名保安隊員。

“這件事情,就麻煩您親自跑一趟了!”

“強哥,應該的,我這就去覈實!”

大偉越來越鬱悶,他也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眼神閃爍,來回踱步。

王梟從邊上聲音不大,字字句句。

“李組長,您怎麼成這樣了?”

李偉心裡麵早就恨透了大偉。

“再那種地方,能好到哪兒去,我現在就這麼看啊,不用多久,有人很快就要步後塵咯!”

“對啊,這幾天正好換季,溫度驟降。這工地的滋味可不好受。”

“尤其到了晚上,西北風呼嘯。那寒風都跟刀子似的。凍得根本睡不著。”

“睡不著不要緊,第二天還得起來乾活。你敢不起來試試。那裡可冇有什麼身份地位,隻有服刑犯。

二明幾個人也是一句話我一句話的,不停地點撥著大偉。

大偉額頭的汗水緩緩流出。就在這會兒。

王梟突然開口。

“強哥,我有個建議。”

“什麼建議?”

“隻要大偉供出來了他的幕後主謀。就不要追究他對兩位組長做的這些事情了!您看行嗎?”

王梟這一句話,李偉和劉征當即都不乾了。

“放屁,這種事情怎麼可能不追究!”

“冇錯,老子這條腿!”

“老子這條命都差點丟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