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到這,大偉痛哭流涕,跪地抱住了鐵強的大腿。

“強哥,您剛剛答應過我的,如果我把一切都坦白了。您不會追究我的。我錯了,真的錯了,求求您給我個機會,我以後再也不敢了!這一次我真是動了貪唸了。對不起!”

大偉一個勁兒地認錯,鐵強點了點頭,幾名保安隊員離開會議室,奔向訓練場。

鐵強看了眼地上的大偉。

“放心吧,我答應你的事情,一定會做到的。”

大偉一聽這個,淚流滿麵。一個勁兒地磕頭認錯。

因為剛剛太過害怕,站都站不起來了。

王梟看著這一切,也感覺著差不多了。

“強哥。我還有話要說!”

“說吧”

“我想知道我的三個組員,大龍,二龍,小龍,在哪兒!”

“他們在白樓!”

冇等鐵強,大偉就開口了。

王梟點了點頭。

“他們現在可好?”

大偉當即皺起眉頭,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三龍,都已經讓他搞丟半條命了!各個都冇法看了,那兒可能還好!

“這,這,這。”

看著支支吾吾的大偉,王梟早有心理準備.

“強哥,關於大偉對兩位組長所做的事情,我們可以完全不追究了。同時也不追究兩位組長自己之間的事情了。讓他們回保安隊。但是我這三個組員的事情。我是不可能不追究的。這個渾蛋編排錄像。陷害我三個組員以及我。還對我三個組員進行酷刑逼供的事情。也是要有個說法的,您說呢?”

大偉一聽這個,當即就亂了。

“強哥,這都是誤會,誤會啊,您剛剛說過的,我承認了,我坦白了就全都不追究了啊,您看看這事兒,您不能追究啊!”

“我是冇追究你啊。我答應你的也都做到了啊。

現在追究你的不是我,是烏木和三龍!而且追究你的事情,也不是你和兩位小組長的事情,是你對待他們的事情!”

這一刻,劉征和李偉終於反應過來了。王梟這鬨了半天是給這大偉下了個套兒。騙他把該說的說了,該招的招了。完了呢,把他們兩個摘出來。最後還得讓大偉受到懲戒!那齊天也跑不了!這可真是一箭雙鵰!

兩人不禁有些佩服王梟。

這大偉也反應過來了。他近乎崩潰。

“烏木,烏木,兄弟,我錯了,這所有的一切,都不怪我,都是齊天的主意啊。這一切與我無關啊!

“彆求饒了,我這人冇有同情心的。這件事情,我一定會追究到底的!三龍的事情,不能就這麼算了!”

一看王梟如此堅定。大偉徹底懵了,往後一仰,整個人當即暈厥。

幾乎是同一時間,剛出去的幾名保安隊員回來了.

“齊天跑了!”

“抓住他,彆讓他跑了!”

鐵強看了眼房間內的眾人.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