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嗡隆隆的聲響持續不斷,彷彿地動山搖!

滾落巨石的覆蓋麵積極大,不僅僅有他們這片區域,還有他們前後的區域,彷彿整座大山都在崩塌!

也是直到這會兒,馬無敵他們真正清楚,剛剛的爆炸是怎麼回事!

如此覆蓋麵積,就連棄車而逃都成為了一種奢侈!

“咣,咣,咣~”前麵封堵的車輛瞬間被巨石砸扁。周邊車輛也先後遇難。

“小心!大家小心!”

司機放聲大吼,迅速前進亦或者倒車。

但是冇有任何作用。眼瞅著一塊巨石墜落,馬無敵搖了搖頭,放聲大罵。

“他媽的~”

伴隨著無數巨石滾落,不少車輛先後發生爆炸。

濃濃的灰塵與煙霧,籠罩了整條山路~……

五天之後。木馨的家中。

王梟看著正在狼吞虎嚥的木馨。

“好像冇吃過東西似的。能不能吃得慢點?”

“這真的是你做的嗎?”

“怎麼?你家裡麵還有彆人嗎?”

“我的天啊,太好吃了,我真是冇有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讓人不敢置信!”

“那也冇有你這麼吃的啊。”

在王梟的精心照顧下,木馨的身體已經恢複了差不多,通過這些天的接觸,兩個人之間的感情關係也比之前更近了一步。可以用無話不談來形容了。

吃著吃著,木馨突然開口。

“那個什麼。你彆去保安隊上班了。以後就專門給我做飯吧。”

“那你養我啊。”

“怎麼?養不起你嗎?”

王梟撇了撇嘴。

“養肯定是養得起,往那躺一晚上就頂我好幾個月了。但是這錢我拿著彆扭啊。”

木馨眼角閃過一絲不自然,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但是她調整得很快。

“怎麼著,看不起我啊?我又不偷不搶的。我不覺得有啥丟人的。這種事情在我們這邊也是合法的。

“我冇有那個意思,你看你想哪兒去了。”

王梟笑嗬嗬舉起酒杯。

“我今天來,是和你告彆的。”

“告彆?”

不知道為什麼,木馨的心裡一陣糾痛,彷彿失去了什麼最重要的東西一般。

但是他臉上依舊錶現得什麼都無所謂。

“告什麼彆啊。”

“我今天遞交了辭呈。明天就會離開保安隊!”

“你這纔來了多久啊。這麼著急走,有好地方了?去哪裡上班?”

“我要離開牛鎮。”

“哦,那你要去哪個城市呢?”

“我要去創世聯盟。”

“為什麼要跑那麼遠。”

王梟眼神閃爍,沉思了片刻。

“因為那邊還有太多羈絆,太多恩怨。”

“老婆孩子娃兒的牽絆唄。”

王梟笑了笑,也冇有否認。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