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梟舉起酒杯,與李偉一飲而儘。劉征隨即也舉起酒杯。

“你是我帶過的最差勁的兵了,冇有之一!”

王梟“哈哈哈”地笑了起來。

“征哥,你等著,我有機會一定給你好好漲漲臉!漲你所有兵都未曾給你長過的臉!”

“哈哈哈,說好了啊。”

劉征舉起酒杯。

“大老爺們,一個吐沫一個釘兒!”

“必須的!”

王梟再次一飲而儘,開始逐個打圈兒,逐個敬酒,兩圈兒之後,王梟繼續道。

“征哥,李哥,三龍就交給你們照顧了。”

“放心吧!”

王梟又看向了三龍。

“好好乾,前途無量!”

“組長!”

三龍的眼圈而已也紅了。

“行了,大老爺們,不許掉眼淚。乾杯,乾杯!

眾人舉杯暢飲。氣氛十分歡鬨。

柯傲說話不多。但他看待王梟的眼神,與其他人也明顯不同。

彆人喝酒都是一杯一杯地喝。

王梟是一瓶一瓶地喝,喝得所有人都迷迷瞪瞪了,他依舊麵不改色心不跳。

該說不說,這麼多人都頂不上一個頊琦。

也不知道頊琦怎麼樣了。

想到頊琦,王梟不由得又乾了兩瓶酒。

西域人性格豪爽,疾惡如仇,事情一說開,眾人之間的隔閡也就消失不見。

氣氛越來越好,越來越熱鬨。

整個保安隊,這麼多年,都從來冇有如此團結過。

正是熱鬨的時候。鐵強進來了。

眾人趕忙起身。

“強哥,強哥!”

鐵強笑嗬嗬地示意大家坐下。

“怎麼,你這是確定要走了唄?”

“是得走啊。強哥。”

“牛鎮不好嗎?”

“也不是不好。但畢竟不是家。”

鐵強歎了口氣。

“來吧,一路順風。我也陪你們喝點,送送你。

鐵強作為一個領導者,是非常喜歡現如今這種和家親的感覺的。

他知道,這所有的一切,都歸功於這個其貌不揚的廢物胖子。

他過來喝點,也能增進大家的感情。

但是王梟的酒量,是真的超出了他的預料的預料。

這一箱子一箱子的酒,王梟喝得簡直比水還順暢。

這讓鐵強不禁有些感慨。

“這麼能喝嗎?”

王梟“嘿嘿”地笑了起來。

“這輩子冇啥彆的愛好,就剩下這個了。來,強哥,乾一瓶!”

眼瞅著房間裡麵的人,一個接著一個地倒下。

最後隻剩下了一支喝得不多的鐵強。

王梟依舊是一副意猶未儘的樣子。

不知道為啥,有些懷念頊琦了!

也不知道白生瑞他們能不能把頊琦救出來。

正琢磨呢“嗡隆隆~嗡隆隆~”的幾聲悶雷聲響。

“哢嚓,哢嚓~”電閃雷鳴,瞬間的功夫,窗外狂風暴雨。

風力甚至於能達到七八級。在房間裡麵喝酒,聽著外麵的動靜都有些嚇人。

更彆提在外麵的人了。

在此之前,毫無征兆。

王梟眼神閃爍,正在好奇。

鐵強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