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己要是敢再亂來,李陽指定是真的不慣著他了。

其實也正常。現在錦城都已經是什麼局勢了。

李陽哪兒還可能慣著貢嘎啦。

城主府醫護室內。

馬無敵躺在病床上。身上到處都是管子。

包括趙成功在內的幾名馬無敵的心腹下屬,惡狠狠地盯著貢嘎啦。

他們之所以對貢嘎啦冇好感。

是因為他們這麼長時間以來,一直在外麵找他,隻不過冇有找到他而已。

劉誌傑他們對待貢嘎啦的態度也不太好。

畢竟當初抓他的時候挺費勁不說,李陽還差點因此喪命。

貢嘎啦是橫著也彆扭,豎著也彆扭,更多的是慶幸自己幸虧還有點用處,不然的話,肯定早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這貨臉皮也是夠厚“咳咳”的咳嗽了兩聲,和相關大夫瞭解了一下病情。

又看了看機器,隨即坐在一側,給馬無敵把脈。

片刻之後,他掏出隨身攜帶的銀針。

“都往邊上靠靠!幫忙把他身上的衣物脫光。”

貢嘎啦伸手敏捷,一針一個穴位。

數百根銀針。把馬無敵紮得像個仙人掌!

全部忙乎完畢之後。貢嘎啦深呼吸了一口氣。

“把房間內的暖氣打到最足。另外準備一張電熱毯!”

李陽點了點頭,眾人按照貢嘎啦的要求照做。一頓折騰忙碌完。

貢嘎啦看了看時間。

“大家回去休息吧。一會兒到點兒了。我來取針就行!”

“隔壁是你的房間。你也去休息會吧。”

“謝謝城主!”

貢嘎啦滿臉笑容,正想賠笑呢。李陽冇有理會他,轉身就離開了。

貢嘎啦站在原地,轉悠了幾圈兒,又看了眼眾人並不友好的眼神。

撇了撇嘴,轉身來到了隔壁房間。

這裡是一個單間,該有的東西都有。

大晚上的,貢嘎啦也累了!

既來之則安之,他也想得開,東西一放,衣服一脫。

痛快麻利地躺下就睡著了。

睜開眼的時候,天都已經亮了,就感覺自己口渴難忍,剛好床頭櫃擺放著一杯水,也冇想其他,就給喝了。

尿意來襲。摸著褲襠就往廁所走。

走了冇有兩步,覺得不對勁兒。

轉過頭。一名極有韻味的中年美女在盯著他看。

貢嘎啦趕忙捂住自己的胸口,完了又捂住了自己的褲襠。

最後冇得捂了。

“啊”

地叫了起來。萱萱不緊不慢地盯著他。

“叫什麼叫。就你這樣的,老孃有興趣嗎?”

貢嘎啦好半天才反應過來。

趕忙套上了兩件衣服,衝進衛生間。

洗漱收拾乾淨,從衛生間出來,整個人精神麵貌煥然一新。

“我說萱萱。你難道不知道進門要敲門嗎?”

“老孃願意進你這門,你就燒高香吧。”

“嘿,你這話說得我可真的不願意聽了。”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