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醫術這麼高超,你就自己給自己解毒唄!”

“這不是那麼回事兒啊。那多遭罪啊。好妹子。

“那你就告訴我原因。”

“哎呦我的天啊,我真的已經告訴你了。你為什麼就不信呢?”

萱萱死死地盯著貢嘎啦。

“我告訴你,這個問題,不是我想問你的。”

“我知道,是李陽想問的。”

“也不是李陽。”

“馬無敵啊?”

“都不是。”

“那還能是誰啊?還能是萬城嗎?”

“是王梟!”

提到王梟這兩個字,貢嘎啦臉上的表情明顯變了。

“王梟?他還活著?”

“怎麼的?你不希望他活著嗎?”

“他那會兒都被糟蹋成那個樣子了,還能活下來?”

眼瞅著萱萱明顯要發飆了。

貢嘎啦趕忙舉手。

“我冇有不希望他活著,我就是好奇。”

“現在你可以說了嗎?你糊弄得了我,糊弄不了他吧?”

貢嘎啦自然是非常瞭解王梟的。

他眯著眼。

“是不是給我下毒的事情,也是這小子讓你乾的?”

“給你下毒的事情是我自己想乾的。而且想了不是一天兩天了。我之前是想的直接讓你做不了男人。

聽見這句話,貢嘎啦好懸冇暈過去。

五官都扭曲到了一起。

“妹子啊,這可不行啊!哥的幸福人生還冇開始呢!”

“是的,後來想想不能這麼無情!”

貢嘎啦長歎一聲,有所放鬆。

緊跟著萱萱繼續到。

“所以我最後還是決定直接要你命!”

這天堂到地獄的感覺。實在是舒適!

“最後是他製止了我。讓我不要這麼乾的!不然你已經冇有命出現在這裡了!”

“他在哪兒呢?”

“他在哪兒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先把所有的一切都給我說明白!”

“聽清楚,這是我給你的最後一次機會。如果你再敢糊弄我。我萱萱用我全家老小性命發誓。我不僅會讓你做不成男人,還會讓你餘生不得安穩!不光你一個,還有所有與你有關的人!包括整箇中善堂!”

“我不撅了你的根兒,我就是一狗婊子!”

“彆彆彆彆彆,你看看你,這麼大火氣乾嘛。”

貢嘎啦自從聽見王梟的名字之後,整個人的狀態明顯就有些不一樣了。

他雙手後背,來回踱步。

似乎在做思想工作。

好一會兒的功夫,他才下定決心。

回到飯桌邊。

大口吃喝,連乾三杯酒,給人一種視死如歸的感覺。

“其實我不是不想解他的毒,是不敢解他的毒。

“不敢?為什麼這麼說?”

“那王梟是什麼人呢?那可是憑藉一己之力瓦解創世聯盟的人。誰有這麼大的本事能給他下毒啊?裡裡外外就那麼幾個人。他們給他下毒,是為了要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