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錦城對於李陽來說,也是最後的底線,你拿他的命都行,但是不能拿錦城,更不能有任何威脅錦城的行為。他也不會允許任何可能威脅錦城的潛在威脅出現!所以為了避免日後丟掉錦城。那對於李陽來說,最好的辦法,就是在發現潛在威脅的時候,就將其徹底消滅!”

“彆說李陽和王梟之間的關係有多少,有多棒!

還是那句話,得分情況!”

“我就不信了,這李陽和王梟的關係再好,能有李陽和李鑫的關係好嗎!李鑫的事情都已經要了李陽半條命了,李陽難道還能不長記性嗎?”

“這李鑫當初也不是上來就想要搶奪城主之位的。”

“這人的貪念,都是慢慢起來的。”

“所以我問你。你說著李陽,有冇有對王梟下手的理由!”

萱萱聽到這,瞅了眼貢嘎啦。

“可是是你拒絕給王梟看病,李陽為了抓你浪費了很長時間。最後還差點丟掉了性命!”

“這纔是李陽最高明的地方。”

貢嘎啦再次喝了一杯酒。

“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我比誰都清楚。也比誰都有發言權!而且,如果要論對李陽的瞭解程度。我比你們誰都深,信嗎?”

萱萱的內心早已驚濤駭浪。儘管他很不同意貢嘎啦所說的一切,但是不能否認的是貢嘎啦所說的可能性確實存在,貢嘎啦所說的一切,也都是事實!

他根本無法辯駁!

或許也是看著萱萱不說話了。貢嘎啦嘴角微微上揚。

“其實我最一開始,就是李鑫的人。而且是李鑫的絕對嫡係!也是在李陽當初剷除李鑫黨羽過程中,唯一倖免於難的人!”

“貢善之所以和周家走得那麼近,也是我授意的。”

“李鑫發動整個政變的全過程。我也完全知曉!

而且,從中間還出力不少!”

“知道我後來為什麼跑到繡城去了嗎?說是去玩,去賭了。其實這隻是一方麵。更多的是害怕在錦城,被李陽抓到,查出來!所以我才跑到繡城去的!”

“我和李鑫暗中來往二十餘年,關於這哥倆的內情。我知道得比誰都多!所以對於李陽,也比誰都瞭解得多!也正是因為如此。我才知道如何獲得狡猾多疑的李陽的信任。也知道如何在李陽的眼皮子底下保命!”

“從王梟被下毒的那一刻起。我就覺得這件事情是李陽乾的。怎麼想,怎麼覺得是李陽!所以為了自保,我必須要表現出非常非常不願意給王梟治病,要和王梟徹底割裂。隻有這樣才能活命啊。”

貢嘎啦笑了起來,盯著萱萱。

“如果我當時表現得特彆熱衷。特彆願意,並且非常主動的話。那我這條命一定是留不下的!一個下毒的人怎麼可能會帶人去給自己的目標解毒呢?你說我說得對吧?”

“至於所謂的半路襲擊。”

“我認為這所有的一切,都是李陽的自導自演。

“隻有這樣一出苦肉計,才能最大限度地抹除自己的嫌疑。為此損失一批下屬,那也不算什麼。”

“不然的話你以為李陽的防禦體係,以及保密體係是紙糊的嗎,那些襲擊者可以如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