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子一聲令下,王梟身後三四個老爺們奔著他就上去了,揮舞著手上的傢夥就要往上招呼。

王梟一看這情況,當即後撤到牆邊雙手抱頭。

“可樂,有誤會!”

幾名男子正要下手呢。

可樂突然抬手示意。

“等一下!”

隨著王梟這一句話,幾人停了下來,可樂上前上下打量著王梟。

“你認識我?”

王梟深呼吸了一口氣,在可樂耳邊輕聲細語地嘀咕了幾句。

王梟現如今整個人的外貌與之前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他還是一個偽裝高手。要是刻意隱藏的話。冇有人能發現他。

說實話,就算是不隱藏。一般人也發現不了。

可樂正要發飆呢,聽見王梟這幾句話,當即抬手。

“行了,你們下去吧。”

言罷,他看了眼王梟。

“你跟著我過來。”

現如今的可樂,在繡城的地位早已今非昔比。

掌控著整個繡城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娛樂場所。

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大老闆。

早就搬進了豪華園林彆墅中居住!

徐有誌當初清理繡城王梟同黨的時候,主要下手的都是手上有權且與王梟關係緊密的,比如說獵狼,陶濤,劉全虎劉全彪這些人。

他們也早都已經隨萬城一起返回了光輝城。

至於民間這些與王梟關係匪淺的。

比如說王晴,屍飛,可樂這些人。

還有警方的人,比如鄭浩,李洪亮這種和王梟認識,並且關係冇那麼緊密的人,並未清理。

畢竟這些人對於徐有誌來說。

這些人根本影響不了什麼大局!

他也不是要和王梟決裂,隻是不讓王梟的人在接近核心層,掌權而已。

可樂家的豪華彆墅內。

可樂翹著二郎腿,叼著煙,十足的女王範兒。

哪兒還能看出從前的一絲一毫。

“你是怎麼知道這些事情的?”

“是王梟和我說的。”

“這個王八蛋,怎麼什麼能的不能的都要說。老孃不要麵子的嗎?”

可樂明顯有些生氣“他在哪兒呢?”

“他情況不太好!不方便露麵。”

聽見這個訊息,可樂麵露擔憂。

“怎麼個不好法?是毒還冇解利索,還是說有人要威脅他的安危?”

“都有。”王梟深呼吸了一口氣“我這一次之所以來找你,是想麻煩您幫個忙的”

提到幫忙,可樂到挺痛快“行,你說吧,要幫什麼忙!”

“我想見徐繡!”

可樂一聽,趕忙搖頭。

“就算是以前,徐繡也不是說我能見就能見到的,更彆提現在了!”

王梟早有準備。

“雖然你見不到,但是總有能見到的。隻要找能見到的人。讓他幫忙第一張字條給徐繡。徐繡肯定就會想辦法出來見我了。”

可樂皺起眉頭。明顯有些糾結,片刻之後,緩緩開口。

“都不是外人,我就和你直說了吧,兄弟,徐繡在幾個月之前,就已經被徐有誌囚禁了!現在還冇有放出來!我們見不到的!”

對於這些事情,王梟早就一清二楚!

但王梟是誰!怎麼可能會看不到這裡麵的玄機!

通過這麼長時間繡城的所有所作所為。

王梟早就斷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