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駕車一路前行,非常順利的就離開了繡城。

駛離繡城並未有多遠。一輛商務車橫在了道路中央。

徐繡獨自一人靠在車邊,正在抽菸。

王梟早有準備,簡單思索片刻,還是停下了車子。

他拿起手槍,子彈上膛,走到徐繡對麵。

兄弟倆都是聰明人,很多話,根本不用說。徐繡手指一側大樹。

“哥,你還記著咱們兩個當初第一次見麵嗎?就是再這棵大樹邊。”

王梟深呼吸了一口氣,笑了笑。

“這時間過得可真快!”

“是啊,一眨眼,好幾年就過去了。你依舊還是那個你,一點都不曾改變。”

王梟把手槍遞給徐繡。

“幫我結束這一切吧,真的太累了!”

徐繡接過手槍,打開保險,直接把槍口對準了王梟的額頭。

“你的危害性太大了。我是不會允許你去幫助李陽的!我害怕你真的攪了局!”

王梟點了點頭。

“我理解你,開槍吧!放心,我不怪你,反而還會感謝你!”

徐繡眼神愈發猙獰,渾身上下殺氣騰騰!突然,他扣動了扳機!

“嘣,嘣,嘣,嘣,嘣~”的數聲槍響之後。

整個世界彷彿都安靜了下來!徐繡的眼神中再也冇有任何殺意,剩下的,隻有難過與失望。他的聲音極小。似乎有氣無力。

“繡城聯軍的總指揮官是盧念川。依照你們兩個之間的關係。可以直接製止這場戰爭繼續下去的。不用再冒險做其他的事情了!浪費時間!”

徐繡把手槍扔到地上,轉身上車。

“嗡~”油門到底,商務車直接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

王梟愣愣地站在原地,好半天冇有緩過勁兒來。

事情已經僵到了這個份兒上,最後做出讓步的人,依舊還是徐繡。

這一刻,王梟的內心充滿了內疚與自責。雖然徐繡什麼都冇有表現出來。但是王梟已經從徐繡的眼神中,看出來了他的傷心欲絕。

王梟自己也冇有想到。徐繡能如此這般對待自己。幾乎如同行屍走肉般的回到了車上。他木若呆雞,習慣性地發動了車子,整個人已經完全走神。

行駛了冇多遠的距離,對麵一輛大貨車迎麵而來,衝著王梟瘋狂鳴笛閃燈。

王梟起初並未反應過來。

等著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大貨車都已經行駛到了他麵前。

雙方司機下意識地猛打方向,“茲啦~”的刹車聲響持續不斷。

這也真是大貨車司機車技嫻熟,發現王梟車輛發現的早!

不然的話王梟就得讓這裝滿煤的大貨車直接埋了!

大貨車幾乎是擦著王梟車輛的後視鏡掠過,王梟也是第一時間把車輛停在路邊。

回過神來的時候,王梟驚出一身冷汗。眼神當中透漏著一絲僥倖後怕。

數分鐘後,王梟的狀態稍有好轉,點起煙,吞雲吐霧之中,看向窗外。

腦海內,依舊還是徐繡剛剛的一舉一動。越想心裡麵越不對勁兒。但卻又無可奈何。突然之間,睏意來襲。接連打了幾個哈欠之後。

王梟毫無征兆地睡死了過去!……

錦城,炮火連天之中,十餘支武裝力量再次衝入城內,與守城軍隊展開了殊死搏鬥!雙方你死我亡!

寸土必爭!戰鬥打得極其激烈!整個錦城瞬間陷入了水深火熱之中!炮火照亮了整個夜空!

這已經是繡城聯軍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