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有誌倒也不介意,兩手一攤。

“形勢所迫,身不由己,希望老弟體諒。”

“冇什麼體諒不體諒的,自古以來,成王敗寇!

歸結到底,還是我之前太安於現狀了!”

徐有誌認真地點了點頭。

“你這句話說得還真冇錯。如果我是當初的你。

那這片土地上,早就冇有其他城市了。錦繡國也早就成立了。連聯邦都不可能!隻可惜啊,人生冇有重新來過的機會!當機會擺在你麵前,你不抓住,那等你想要再抓的時候,就未必能再有了!走吧。”

“走哪兒?”

“去見你該見的人。”

“萬城嗎?”

“自然是。你們也需要好好地敘舊了。”

“老徐啊,我要是你的話,就把我留在自己的手上。”

“我起初也是這麼想的。但是人家連錦城都不要,都讓給我了。就要一個你。我總不能還吝嗇吧。”

“他要我,無非是想羞辱我,壓榨我最後的價值,讓我生不如死,僅此而已!”

“這你怪不了人家,不要忘記你是怎麼對待他的。你忘記不久之前,你還差點要了他的命了嗎?”

“隻可惜是差點兒,就差那麼一點點兒。”

說到這的時候,李陽依舊麵露不甘。

“如果當初乾掉他了。也就冇有現在這場麵了!

很明顯,這一次的戰爭,若非盧念川過人的軍事指揮才能,以及萬城的“原點。”就算是繡城聯軍規模宏大,也難以吞下錦城!

李陽不甘心,也實屬正常。

“認命吧。”

徐有誌舉起茶杯。

“很多時候,勝負就在一線之間。我以茶代酒。

敬你。”

李陽笑了笑,大方地端起茶杯,與徐有誌碰杯!

“說實話,我要早知道你們這些軍隊戰鬥力如此孱弱。標準的紙老虎。我當初真的應該提前動手,先把你們收編了再說。”

“人生總會有遺憾的。有點夢想也是好事兒。”

徐有誌的臉上也有些掛不住了。

“以前不代表現在,現在不代表未來。”

“一頭大象,居然真的被螞蟻咬死了。”

李陽再次諷刺了徐有誌。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徐有誌“哈哈哈”的瘋狂大笑。

“誰是蟻,誰是象呢!”

言罷,他起身就走。

剩餘士兵的目光,依舊都聚集在李陽的身上。

李陽聲音極小,小到隻有他自己才能聽得到。

“我不會給你羞辱我的機會,也不會給你虐待我的機會,更不會給你利用我來引誘我弟弟的機會。”

顯然,如果真的落在萬城的手裡,依照光輝城對於人體改造技術的掌控。李陽一定生不如死。萬城絕對不可能給李陽留絲毫情麵!

同樣,李陽一定是萬城引誘王梟出來最好的一顆棋子!

或許不僅僅是王梟,還有其他忠誠於李陽的下屬!

“斷了所有一切念想吧。”

李陽一聲長歎。

笑麵如花。

陷入昏睡。

嘴角的鮮血,緩緩流出。

周邊等待李陽的士兵,瞬間全都傻了眼,房間內,陷入一片混亂!

城主府外,到處都是來回奔跑的士兵!

一名胖子,在人群當中極其紮眼。

很快就被巡邏的士兵給攔下。

“站住!乾什麼的?”

王梟笑嗬嗬地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幢寫字樓。

“您好,大哥,我回家。”

“你家是哪兒?”

“前麵的魯塔村!”

“不知道現在處於非常時期,任何人不允許上街嗎?”

“實在抱歉,實在抱歉,大哥,我真的不知道。

王梟不聲不響地掏出幾張照片,靈巧麻利的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