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徐繡的授意下,李陽的葬禮辦得格外風光。

整個錦城的老百姓,幾乎全部自發前往悼念。

王梟站在人群中,看著李陽的靈柩從自己麵前經過。

看著那個這麼多年,始終站在自己身後,不惜所有不計代價,為自己近乎拚光一切的那個身影,看著那個把所有的一切都留給自己的身影,心如刀割。

轉過身,擦乾眼淚,幾名男子站在了王梟的麵前。目不轉睛盯著他看。

其中一人,正是餘辰景。

看見這批人,王梟本來還在控製的情緒。

全部釋放,淚水嘩嘩地往下流,哭得傷心欲絕。

完全忽視了身後的人群,與餘辰景擦身而過。

餘辰景皺起眉頭。轉身盯著這個胖子的身影。總是覺得似乎有些熟悉。

“你說他哭個什麼勁兒?”

“可不是他一個人哭了。好多人都哭了。”

徐繡“恰好”走到了餘辰景的身邊,指了指周邊痛哭流涕的老百姓。

“冇想到這李陽,還真的挺有民心啊!這錦城接下來可冇有那麼容易拿在手裡了。”

看見徐繡來了,餘辰景趕忙開口。

“總”

正想說呢,徐繡衝著他搖了搖頭,示意低調。

餘辰景繼續道。

“城主好。”

“你們接下來是怎麼打算的?和我回繡城玩一段時間吧。”

“不了,自從原點的事情之後,我們周邊的所有勢力,對於我們都加強了戒備。為了預防萬一,我們還是早點回去了。”

餘辰景說到這,話鋒一轉。

“錦城的儲蓄不可小視。如果小城主接下來有所發現。還希望不要忘記我們便是!”

“放心吧。我肯定不會忘記你們的。畢竟今後很長時間,我們還需要仰仗你們的保護呢!”

“小城主過獎了!我們區區一個城,如何能保護得了一個國啊!不過小城主還是要儘快提高你們的軍隊戰鬥力。這樣下去可不行啊!”

“你說得冇錯。”

徐繡認真地點了點頭。告彆餘辰景,徐繡回到車上。

點著煙,眼神非常複雜,片刻之後,開口問道。

“錦城的軍工生產線還在不在。”

“在,但是幾處最關鍵區域組件兒消失不見了。

“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說,如果我們想要用錦城的軍工生產線的話!就必須要找到缺失的這些關鍵區域組件,否則的話,短時間內,他們的生產線就是一堆廢銅爛鐵!”

“去哪兒找這些組件兒?”

“那誰知道。隻能問那已經死去的李陽了!”

“依照李陽的手腕,如果被他藏起來。可就真的不好找了!……”

夜幕緩緩降臨,錦城一家小酒館兒,王梟盯著酒館的駐唱,大口喝酒。

徐繡進來了。坐在王梟身邊。舉起酒杯,與王梟一飲而儘。

兩個人也不說話,就單純地喝酒,聽歌。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最先忍不住的,還是徐繡。

畢竟他的酒量,是不可能和王梟有的比的。

“哥,我怎麼覺得你這兩天又瘦了一圈兒呢。”

“經常鍛鍊,自然會瘦。”

“打算什麼時候回繡城。”

“一會兒就回去。”

“回去以後呢。”

“走。”

“去哪兒?”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