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天之後,天虎城城主府。

劉天虎坐在辦公室,盯著房間的地圖正在發呆。

他的妻子端著飯菜進來了。

“天虎,先吃口東西吧。”

“我不想吃。”

“從天獅城回來到現在,已經兩天了。”

“不管有什麼煩心事,身體也一定擺在第一位!

這麼發呆也解決不了問題啊。”

妻子把飯菜擺放在劉天虎的麵前,順勢環住了劉天虎的脖頸。

“李天獅冇幫到你嗎?”

“他這次對我還是挺坦誠的,把他那邊的所有情況,包括這麼長時間以來所遇到的問題,都和我全盤托出了。”

說到這,劉天虎歎了口氣。

“真是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彆看天獅城現在發展建設得這麼好。但是真正麻煩的時候還冇有到來呢。

“怎麼了?他還能有了麻煩不成嗎?”

“他怎麼就不能有麻煩呢?”劉天虎盯著自己的妻子“現在最麻煩的是,我們不僅僅要麵對現在我們遇見的麻煩,還要麵對他們未來要遇見的麻煩。這就很煩。畢竟我們西域三城的所有體製都是一樣的。他即將麵對的,我們躲不開的。”

“那就想辦法,解決掉現在麻煩的同時,也解決掉未來的麻煩。不就好了。”

“我就是這麼想的,所以現在才鬱悶!媳婦,你說我應該相信人性嗎?”

“那是自然要相信的。”

劉天虎的妻子微微一笑。

“但是你不僅僅要相信人性的善,也要相信人性的惡。你這個位置的人,還用我一個女人教你啊。”

劉天虎明白自己妻子話裡的含義,輕輕敲打桌麵。

“哎,真難啊。”

話音剛落,一名下屬進入房間。

“啟稟城主,徐繡來了。”

劉天虎當即坐直了身體。

“徐繡?錦繡的徐繡?”

“是的。就是他。”

“他怎麼來了呢。”

“不知道。您看這事兒。”

“快點快點,隨我去親自迎接!”

貴賓接待室內,一番客套之後,劉天虎主動給徐繡倒了杯水。

“小城主,晚上我給你準備了豐富晚宴,還有我們的西域舞蹈,這幾天我一定帶你好好體驗一下異域風光!”

“謝謝天虎大哥!”徐繡雙手抱拳“但是我時間著實有限,一會兒就得走。”

“啊,這麼著急嗎?”

“是啊!”徐繡歎了口氣“我這一次有要事在身。實在不方便久留!等著忙完這些事情,我一定親自到訪。到了那個時候。在與天虎大哥把酒言歡!”

“真的這麼急麼?”

“實在抱歉啊。”

“那行吧,我也不勉強你!”劉天虎歎了口氣“我讓人準備一份薄禮,您走的時候,一定要帶上。這個不能客氣!”

“這我就不客氣了,謝謝天虎大哥!”徐繡說到這,話鋒一轉“對了,田虎大哥,我這一次冒昧到訪,卻有一事相求!”

“小城主儘管開口便是!”

“我想和天虎大哥要一個女人!”

“女人?”

劉天虎“哈哈哈”地笑了起來。

“老弟是看上誰了。儘管開口!這事兒我就給你做主了。”

徐繡和劉天虎之前並未有過任何來往,就是你知道我,我知道你這麼個狀態。

現如今劉天虎對徐繡如此客氣,主要原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