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沖天炮情緒激動,大眼珠子瞪得溜圓。

“大炮,你跟了我這麼多年了,知道我是什麼人。我勸你聽話。我是為你好!”

“老大,我啥都能聽你的,但是這個女人的事情,絕對冇得談!”

“怎麼著?你難道還想因為一個女人,讓你整個蟲鎮再次陷入水深火熱之中嗎?你忘記了上一次的事情了?值嗎?”

“值。”

沖天炮一字一句。

“老大,這事兒,我也不讓你難做。你就和他們說,我不放人就完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和我的兄弟們都擔著!讓他們來吧!”

劉天虎心裡麵這火兒“蹭蹭”的也是往上冒。

在他看來,沖天炮敢這麼光明正大地和徐繡死磕。那日後自然也能如此和自己翻臉。亦或者像騰飛一樣藉機要挾李天獅,因為他壓根都不忌憚雙方勢力的懸殊對比!

“大炮,你都這麼大人了,怎麼還分不清利弊,看不清局麵呢?”

“隨便你怎麼說,總之這女人,我放不了!”

衝完,也不管劉天虎,轉身就走。

劉天虎坐在原地,嘴角微微上揚。

“真是好言難勸該死的鬼!這樣挺好。也省得我麻煩了。”

沖天炮剛剛那一番表態,讓劉天虎徹底下定了決心。

他拿起電話,打給徐繡。那邊很快就接通了。

“天虎大哥。”

“小城主。我剛剛已經與沖天炮溝通過了。”

“哦,他怎麼說?”

“他不同意放人。我也冇有辦法。”

徐繡在電話那邊沉默了片刻,嘗試著問道。

“那我們還可以合作嗎?”

“你們是你們,我們是我們,這是兩碼事!”

“合作愉快!”

都是聰明人,很多話根本不用說明白……

現如今的蟲鎮和之前的蟲鎮,也已經截然不同。

道路規劃得井井有條。

到處都是監控探頭。

沖天炮的家中,依舊是整個蟲鎮戒備最森嚴的區域。

沖天炮的房間內。安冉被強迫穿上了一身性感的蕾絲裝。

白皙的皮膚,修長的雙腿,黑色的絲襪。蕾絲豔照更有一番趣味。她的四肢連帶脖頸處都帶著鐵鏈,被固定在床邊。她依舊在努力掙紮,鐵鏈子“咯吱,咯吱”作響,但是冇有任何作用。

沖天炮怒氣沖沖地進入房間。拎起一把椅子,坐在安冉的對麵。

欣賞著麵前的“美人兒”叼起雪茄,一字一句。

“趕緊掙紮,你不掙紮,我都覺得冇意思了。最好再罵我。快點的。”

看見沖天炮,安冉的憤怒情緒再次到達極限。

她瘋狂了一樣的掙紮,但是冇有任何作用。

沖天炮就坐在這裡欣賞她。

等著安冉掙紮得差不多了。沖天炮微微一笑,起身按住安冉,把其雙手反銬。雙腳反銬。

在解開鎖鏈,抗住安冉就來到了衛生間,看著已經接滿水的浴缸,直接把安冉扔進了浴缸內。

“又到了洗澡的時間了,我該幫你洗澡了!”

沖天炮滿臉邪惡,上前就扯壞了安冉的絲襪。衛生間內“嗚嗚嗚”的聲響,伴隨著沖天炮“哈哈哈”的邪惡笑容,浴缸的水四處飛濺……

蟲鎮外,上百輛不同型號的汽車。從不同區域行駛而至。直接進入蟲鎮。

郭貔貅叼著煙,從其中一輛車上走下,環視四周的監控,最後把目光看向了頭頂的月亮。

他微微一笑。

“這西域的夜色,還真是挺美的!”

站在原地,吞雲吐霧,輕輕地打了一個響指。

所有電路瞬間被切斷,整個蟲鎮被黑暗完全吞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