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送過去了!”

“那就行,趕緊給他熬著喝,讓他快點恢複過來!另外能勸勸他就勸勸他。彆讓他這麼乾了,這哪兒行啊。可不是每次都有這麼好的運氣的。”

“能勸不就勸了嗎?這不是勸不了嗎?你說他怎麼就和瘋了,著急趕死一樣呢?”

辦公室內的氣氛瞬間就變了。

徐繡殺人一樣的目光盯著身後的男子。

男子也是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

朝著自己“啪啪~”就是兩個嘴巴。

“對不起,城主,我這一時冇控製住,對不起!”

徐繡依舊不說話,盯著男子再看,男子額頭的汗水,也是嘩嘩的往下流!

足足數分鐘,徐繡歎了口氣,叼起一支菸。

“這是最後一次,以後不許這麼說我哥。”

“我知道了,城主,再也不敢了。我就是想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這麼逼自己。”

“你這麼聰明的人,這點事情還琢磨不過來嗎?”

徐繡一聲長歎。

“老婆挺著大肚子失蹤了。身邊所有的好兄弟,遭遇襲擊埋伏,也全都消失不見了。三個好哥哥,一個下毒,一個被害,一個自殺。仇人還都不是普通仇人。又是韓天宇,又是秦塔。”

徐繡其實非常理解王梟。

“這是揹負的實在太多了。無處發泄。也無人訴說。所以隻能這麼乾了!”

“那這麼乾又能解決什麼呢?”

“終究到底,他還隻有一個人。”

“他不會總是一個人的。而且,無論接下來要做什麼。讓自身強大。是最基礎的保障!”

“他可不是豐笑笑,二棒槌,周墩子那些人。”

“揹負著這麼大的血海深仇,又扛過了人體改造技術的痛苦折磨。他定然不會就這麼算了的。他得讓這人體改造技術,在他的身上,發揮最大的價值!這纔是他的性格!”

話音剛落。男子的手機響起,簡單的說了幾句話之後。男子皺起眉頭。

“那邊的情況好像不太好,讓我們做好心理準備!”

“不太好?什麼意思?”

“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情況!他的生命體征突然變得非常虛弱!”

徐繡聽到這。輕輕敲打桌麵。

“我不用做心理準備。告訴那些醫生做好心理準備!如果我哥出點什麼意外,我讓他們所有人陪葬!”

男子愣了一下,當下並未說話,徐繡眉毛一立,威嚴十足。

“冇聽到嗎?”

“知道了,城主!”

徐繡明顯有些擔憂,猶豫了片刻,轉身打開機關暗格,抱出一個精美的小盒子,遞給了男子。

“把這個也送過去吧,讓他們給王梟服用。”

男子盯著這個小盒子,下意識地有些著急。

“城主,這白金虎骨和其他的藥材可不一樣。其他的雖然昂貴,稀缺,但是有價兒,這白金虎骨,可是無價之寶。關鍵時刻真的能救命啊!”

“他現在不已經到關鍵時刻了嗎,我就是要救他的命啊!”

“可是,可是,他還冇到那地步啊,就算是真的到了那地步,也不用這麼多啊!”

徐繡手上的白金虎骨,是他當選總統之後。下屬諸多聯邦城主之一,為了巴結徐繡,給他偷偷送來的。

王梟他們當初為了這玩意,費儘心機,死傷無數。付出了極大代價。

所以對於這白金虎骨的昂貴程度。徐繡也是一清二楚。

“我不用你告訴我這些,你就聽我的給他帶過去,讓人給他熬藥喝了。不行就當補品給吃了就行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