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掏出事先準備好的貢品,燒紙。緩緩點燃。

“媽,今天是你的忌日,我來看你了。小黑,大河,小河,好久不見。我想你們了!你們在下麵過得好嗎?……”

火勢燒得很旺。淚水緩緩流淌。

思唸的痛苦,折磨人的心智。

剛好就在這會兒。

門外麵突然傳出了一絲動靜。

王梟眉頭微微一皺,撲滅火焰迅速清理,轉身躲進側麵一幢民房。

大門被推開,馬小天拎著許多貢品進來了。

“這門鎖是被誰打開的。新鮮了。”

他半跪在墓碑前,擺好貢品,點著一支菸,一邊燒紙,一邊緩緩開口。

“阿姨,今天是你的忌日,他有事兒來不了,讓我帶他來看看你。放心吧,他過得很好。你在下麵不用擔心。”

言罷,馬小天開始燒紙。

“小黑,小河,大河,如果在下麵缺什麼東西了,就托夢給我。我給你燒。彆委屈自己。想吃就吃,想喝就喝,想花就花!”

燒得差不多了。他轉身進入房間,端了個盆出來。

用抹布沾濕,認認真真地擦洗著每一座墓碑。

藏在屋內的王梟,看著這一切,心裡麵一股子說不出來的感覺。

眼瞅著馬小天把這一切收拾完畢。

給小黑大河小河一人麵前插了三支菸。這才起身離開。

還不忘記順勢把大門鎖上。

屋內的王梟,眼神極其複雜。

時過境遷,物是人非。

“哎”的一聲長歎……

城主府,萬城的辦公室內。他正在處理公務。

側麵的機關大門打開。

一名黑影走了出來。

“有什麼事兒不能打電話說,還非得跑一趟。”

“我們安排在王梟家的眼線被人滅口了。”

萬城突然抬起頭,眼神閃爍。

“今天是什麼日子?”

“他母親的忌日,得趕緊封城,不然他就該跑了!”

“他既然選擇了滅口。那現在封城也來不及了。肯定早就跑了!”萬城聲音不大“這小子是在挑釁,也是在給咱們立威!”

言罷,繼續處理檔案。彷彿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一樣!

黑影在原地站了許久。

“那接下來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

黑影有些好奇。

“就這麼算了嗎?”

“要麼呢,還有什麼辦法?”

“我覺得這小子今後大概率會對我們下手的!”

“把大概率那幾個字去掉!”

“我們得想辦法除掉他!”

“你要真有除掉他的本事,你去就好了。”

“城主,為何你對此事會如此的漠不關心。”

“從我當初準備做這件事的時候。就已經把所有的後果都考慮到了。所以我早就有心理準備了。”

“那劉淇,碩晉,盧念川這些人。”

“冇事,我心裡麵有數!”

萬城說話的聲音不大。

“該做什麼做什麼吧,不用驚慌失措,天塌不下來!”

黑影在原地站了許久,才起身離開。

待黑影走了。萬城也停下了手上的工作。

走到窗邊,盯著外麵的一切。

沉思了片刻,掏出電話。

“喂,王賀楠,你在哪兒呢?”

“我在外麵吃飯呢。”

“他回來了。”

電話那邊沉默了片刻。

“我知道了。”

“從今天開始,提升自己的安防體係。冇事儘量彆出門了。”

“嗯。我知道了。城主,你打算怎麼解決這個事情。”

“冇什麼好解決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況且,我現在也冇有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