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270章 小廣告

-

四人連夜奔波趕路,兩天之後,終於到達了天虎城。

安排好一切,駕車來到了湯天俊實驗室所在的那個小區!

小區因為地下室的自爆,發生了嚴重坍塌,早就已經被拆除重建!

站在這裡,看著周邊嶄新的高樓大廈,車水馬龍。

王梟皺起眉頭。當即就有些鬱悶。

王梟現在的目標很明確,找到張祥凱,治療好張祥凱的眼睛。

找到沖天炮,把安冉救出魔掌,再想辦法找到任爽和他的下屬,收編這批人!

必須要先歸攏起一撥屬於自己的武裝力量。之後才能做其他事情。

可是現在一盤散沙。難度係數實在太大。

他來到這裡,也是為了找尋張祥凱的下落。

他很清楚,天虎城一定有湯天俊的情報體係。

所以隻要能從這裡摸到湯天俊的人,就能找到張祥凱!

但是怎麼能找到,是個麻煩事兒。

他站在原地,仔細沉思。

一輛警車停在了身邊。上麵下來兩名警巡,在路邊電線杆上正在張貼告示。

王梟盯著告示,沉思了片刻。

“大龍,二龍,小龍,過來……”

夜幕緩緩降臨,王梟,大龍,二龍,小龍,四個人,兵分四路,在天虎城瘋狂張貼尋人啟事。

尋人啟事的主要內容如下:

尋人啟事:

湯安凱,男,身高178厘米,體重80公斤,域外人,長臉,高鼻梁,八字鬍。

天獅曆五十八年七月二十七出生,現年三十五歲,患有嚴重的視力障礙!

於天獅曆九十二年四月十三日從家中失蹤,下落不明!

如果誰見到此人,請速與家屬聯絡。謝謝大家。

聯絡人,俊冉!

後麵是王梟的聯絡方式!

除此之外,王梟還隨便貼上了一張生活照片!

這份尋人啟事,看起來平淡無奇,實則非常有針對性。

上麵的每一個字,每一個標點符號。

包括時間線,都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

王梟相信,隻要湯天俊的人看到這份尋人啟事!一定會想辦法聯絡他的!

王梟這一次學得非常聰明,整個尋人啟事,並未涉及任何獎金!

以防之前在繡城可樂的事情再度發生!

而且王梟和三龍,把這尋人啟事,貼得整個天虎城到處都是。

還非常有目標。基本上看見城主府告示的地方。

他們都會貼上這一份尋人啟事!

這樣一來,極大地提高了這份尋人啟事的吸引力!

大家看完城主府的告示,都會下意識地看一眼隔壁的告示。

然後還會評價幾句。

“閉口不提報酬的事情,誰給你找人啊……”看書喇

王梟與三龍不眠不休,貼了整整一天兩夜。

第三天清晨。四人身心疲憊,聚集在一家早餐店吃飽喝足,返回租住的房屋。

就在他們剛剛躺下要睡覺。房屋內的鈴鐺突然震動了起來。

這麼多年,王梟的小心謹慎已經形成習慣。

眾人即刻起身,下意識地拿起武器。

王梟靠在窗邊,輕輕撩開窗簾,眺望樓下。

兩輛警車毫不避諱地停在那裡。

幾名警巡還在一側抽菸!

“警巡?”

王梟皺起眉頭,大腦極速運轉。

片刻之後。

“藏好所有武器。彆亂!”

三龍趕忙照做。數分鐘後,屋外有人敲門。

王梟穿著睡衣,打開大門,看著屋外的警巡,滿臉的迷茫。

“請問幾位?”

警巡撇了眼王梟。

“出示一下身份證件。”

“我不是天虎城人,是域外人。”

“彆管哪的人,先出示證件。”

王梟隻能掏出證件,警巡簡單地檢查了一番。隨即拿出手機。看書溂

“這事兒是你們乾的吧?”

看著照片。王梟瞬間恍然大悟。

因為照片裡麵,是他們張貼的尋人啟事。王梟趕忙點頭賠笑。

“是的,是的!”

兩名警巡明顯有些生氣。

“你們是不是閒的啊?貼告示貼他媽這麼多?你們當天虎城是什麼地方?想過這樣做的後果嗎?瞭解天虎城的律法嗎?”

“大哥,大哥,我們纔來不多久,不太清楚這邊的情況,而且,我們也是著急找人,您彆生氣!”

“少廢話!按照天虎城律法,故意破壞公共環境,拘押一年!你們幾個收拾一下,和我們走!”

王梟早就知道西域三城律法十分苛刻嚴責。比起創世聯盟不知道要嚴格多少倍!

但他是真的冇想到。貼個小廣告還得判刑一年!這不是開玩笑嗎!

“大哥,大哥,彆彆!”

“彆什麼彆!國有國法,家有家規!”

“大哥,咱們進來說,進來說!”

“少廢話,是讓我們自己動手,還是你們自己配合?”

“大哥,求求你們了,咱們進來說。給我個解釋的機會!”

王梟情商極高,趕忙拿起一側擺放的一摞錢,十分嫻熟地塞進了其中一名警巡的兜中。兩名警巡互相看了一眼。態度明顯有些緩和。

“有什麼事情,趕緊說吧!”

這才進入房間!

“大龍,給大哥倒水!”

大龍屁顛屁顛地倒水。

王梟則回到房間,又掏出一小摞錢,走到兩名警巡身邊。

不聲不響地塞進了他們的衣兜。

“兩位大哥,實在抱歉,我知道國有國法,家有家規,但是念在我們是外地人,是初犯的份兒上,能不能行個方便啊。我們下次注意,下次注意!”

“下次?還有下次?”

“不不不。冇下次了。那能不能給我們行個方便啊。”

王梟現在也不敢炫富,一邊說,一邊給三龍使了個眼色。

三龍趕忙也返回房間,一陣掏兜,零零散散拿出不少錢偷偷遞給王梟。

王梟把水杯遞給警巡的時候,又塞進了警巡的兜裡麵。

“大哥,求求你們了,幫幫忙吧!保證下不為例!”

王梟很清楚,他們現在最主要的是找人,所以千萬不能節外生枝,好不容易有了新麵容新麵孔。可得省著點。之前光上通緝令了!

兩名警巡一看王梟還挺上道兒。又互相對視了一眼,表現得有些難辦。

王梟立刻衝著大龍二龍抬手,兄弟兩人當即進入房間。又開始找錢。

王梟則給兩名警巡點著煙。

“兩位大哥,拜托,拜托!”

眼瞅著又是兩小落錢進兜兒,兩名警巡的態度,比起之前也好轉了許多,其中一人點了點頭。

“行吧,看在你們是外地人,還是初犯的份上,這一次我們就原諒你了。”

“謝謝大哥,謝謝大哥!”

“你先彆著急謝呢!”

其中一名警巡開口。

“我們和上級也得有個交代,所以。”

“您的意思是?”

“你說我什麼意思?還讓我去給你們收拾了不成!”

“我們自己去,自己去!”

“現在就去。我們的人會跟著你們。儘快吧!”

王梟深呼吸了一口氣,心裡麵著實鬱悶,他肯定想多貼幾天。

“大哥,我們已經好幾天冇休息了。而且,我們確實也著急找人。您看,能不能寬限兩天,就兩天,咱們什麼都好說。”

兩名警巡的態度異常堅決,也顯得有些不耐煩,其中一人手指王梟。

“你小子給我們聽清楚了,要麼現在跟著我們走,儘快去處理掉所有的告示,要麼就和我們回警安局。辦理拘留手續!”

“大哥。”

王梟轉身又想回去拿錢,這次被警巡一把給拽住了。

“冇有其他選擇,我們也是要交差的!要是多放兩天,引起太多人注意了,我們想要給行個方便都行不了,那樣的話,就隻能公事公辦了!”

王梟一看冇轍了,歎了口氣。

“那行吧,大哥,我們這就換衣服。”

“等一下!”

警巡掏出手銬。

“衣服就彆換了,這個,自己帶上吧!”

“大哥,這還帶什麼啊。”

“人多眼雜,該走的流程還是要走的。”

“放心吧。我們最後會給你出具一份表現良好的緩刑通知。不會讓你們真正進去的。但是我們必須要讓其他人知道這樣做的下場代價。要起到一個警示作用!不然的話這天虎城不得亂了套!”

“和上級那邊我們也得有交代!”

一看要帶手銬,三龍當即就有點沉不住氣了!

王梟還是比較穩定,他清楚他們肯定冇有其他事情。

主動表態,也會說話。

“那好吧,實在抱歉,讓諸位還跑了一趟。費心了!”

他主動給自己帶上手銬,三龍也不說話。照做。兩名警巡滿意地點了點頭。

“一會兒離開之後,不要表現得和我們很親近的樣子,也不要表現出無所謂的樣子,畢竟還會有很多人看到呢,我的意思你明白吧?也彆不好意思!天虎城這種事情也不是頭一次發生了。你們這也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也不嚴重!”

“好的。大哥!”

四人跟在兩名警巡身後下樓。樓下還有數名警巡。

一看人下來了,這些人從警車上拿著腳鐐過來了。

王梟眾人連手銬都帶了,腳鐐也就隻能硬著頭皮了。

身邊的兩名警巡壓低聲音。

“放心吧,我們不會給你腳鐐上使活兒的,還是那句話,麵子上麵的事情得做!”

帶好腳鐐。王梟想要上車呢。

警巡看了眼王梟。

“車就彆上了。走出小區就該準備動手撕你們的小廣告了!”

都已經這樣了,王梟他們也冇有選擇,再諸多警巡的包圍下,緩緩前行。

每走一步,鐵鏈子都會發出“咣啷啷~”的聲響。

一時之間,引來了諸多目光。

周邊圍聚的人,也是越來越多。

王梟看了眼身邊的警巡。

“大哥,這是不是有點太,太那個啥了。”

“這就是天虎城的律法。如果不想自己太難看,以後做什麼事情之前考慮考慮後果。”

王梟極其無奈。隻能繼續前行。

走著走著。他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兒。

先是聞到了好大的酒氣!緊跟著抬頭環視四周!

發現周邊圍觀的人群當中,似乎有人再盯著自己看。

定神一瞅,突然發現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王梟內心“咯噔!”的就是一聲,趕忙低下了頭。

內心開始暗自祈禱。

“他可千萬彆認出我來啊。他可千萬彆認出我來!”

王梟故意加快了腳步。想要儘快離開這片區域。

前行了好長一段距離他才抬起頭。

餘光環視四周。未過多久,又從人群當中發現了那道熟悉的身影。

王梟內心瞬間涼透了。

“我的媽,我都已經變成這個樣子了。你難道還能認出來我嗎?我的天啊。你可千萬不要搞事情啊。”

王梟頓時就有些著急了。

大腦急速運轉。正在思考該如何解決這道難題的時候。

一個熟悉的聲音傳出。

“等一下。”

諸多警巡全部停下,看著正前方那名身材魁梧,極其健壯的男子。

顯得有些不耐煩。

“乾什麼?”

王梟臉色當即就變了。

大神純銀耳墜的九狼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