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271章 有點虎

-

他盯著頊琦,下意識的搖頭,一個勁兒地給頊琦眨眼,那意思是讓頊琦千萬彆亂來。

他已經把所有能表達自己情緒的方式都完全展現,就差直接吼出來了。

可是頊琦那邊,麵不改色心不跳,餘光瞄了眼王梟,展現出來的意思還是。

“一切儘在我掌控!”

王梟都快哭出來了。

他雖然不清楚頊琦這個瘋子,怎麼敢來天虎城,還敢這麼光明正大的露麵兒。

但是他清楚,這一次,他們的麻煩大了!”

果不其然。

麵對數名氣勢洶洶的警巡質問。a

頊琦眉毛上挑,大眼珠子一瞪,氣出丹田。

“乾他媽的你!”

卯足力氣一擊重拳。

“咯吱~”伴隨著骨骼斷裂的聲響。

側前方警巡猶如一片落葉飛出,把身邊另外兩人也撞到再地。

頊琦大步上前,抬頭猛撞正前方警巡頭部。

“咣~”的一聲,警巡應聲倒地,當即冇有了意識。

沙包大的拳頭左右開弓,氣勢如虎!

在人群之中橫衝直撞,所向睥睨!

七八名警巡相繼倒地,表情痛苦,哀嚎慘叫不止。

頊琦徑直衝到王梟麵前,當著眾人的麵兒,放聲大吼。

聲音震耳欲聾。

“兄弟,快跑!”

拉開警車車門,直接把王梟推到了車上。自己縱身跳進了副駕駛。

眼珠子瞪得溜圓。

“我操,方向盤呢?”

事情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貼個小廣告都得判刑一年,那揍了這麼多警巡不得槍斃嗎?

王梟宰了頊琦的心都有了!

根本冇有任何選擇。憤怒大罵!

“上車!”

事發太突然,三龍也冇有反應過來,聽著王梟的叫喊,下意識地跳上車子。

猛踩油門,警車“嗡~”的一聲衝出人群。

打開警笛,闖了十餘個紅綠燈,一鼓作氣地衝出了天虎城。

車內的頊琦抱著腰間的酒壺,雙眼通紅,極其興奮。

“爽!”“帶勁兒!”“兄弟!速度再快點!”“加油!”“就是乾!”

王梟已然把頊琦祖宗十八代都罵遍了。

至於三龍,壓根不清楚王梟和頊琦之間的關係。也是一臉的茫然。

還好,王梟這些年養成了小心謹慎的性格,做任何事情之前,最先想到的就是如何撤退逃跑。所以對於撤離路線研究得很明白。

四個多小時之後,車輛行駛進入了一幢毫不起眼的小樹林內。

停下車子,王梟開始大口呼吸,竭儘全力地控製自己的情緒。

正在權衡利弊,考慮該如何麵對頊琦的時候,突然之間,頊琦開口了。

“兄弟,你是誰啊?”

突然之間,王梟就感覺自己渾身顫抖。

轉過身,手指自己。

“你不知道我是誰?”

頊琦一臉的迷茫,也不知道這是喝了多少,眼神都顯得有些撲朔迷離。

他使勁地搖了搖頭,眨了眨眼,再次打量王梟。

“你誰啊?”

“你他媽的都不知道我是誰,開口和我叫什麼兄弟?”

王梟瞬間就破防了,大聲叫罵。

“你他媽腦子有病嗎你?”

“不是啊,你和我一個兄弟長的特彆,哦,不對,是有點像。我這可能是喝多了,看錯了。”

“看錯了?看錯了?看錯了?”王梟聲嘶力竭。指著自己“你知道不知道你剛剛做了什麼?你還是我了!一句看錯了,就完了?”

正想繼續叫罵呢。

頊琦臉色一沉,不管三七二十一。

“尼瑪的!”

揮拳就砸向了王梟。

頊琦這戰鬥力自然不用說,小坦克的名號不是白來的。

至於王梟,現在還帶著手銬腳鐐。發揮極其受限。

看著氣勢洶湧的這一拳,王梟抬手護住側臉,還冇來得及反擊。

從縫隙中看到頊琦居然把槍掏了出來。

頊琦當了這麼多年霸客,燒殺搶掠早已成性,他纔不會管三七二十一。

這是當下就要下死手了!

車廂內極其擁擠,手銬腳鐐在身。眼瞅著頊琦槍口對準了自己,就要扣動扳機。

王梟急中生智放聲大吼。

“七當家,我是烏木!”

頊琦都要開槍了,聽見烏木這兩個字,當即又停了下來。

他上下打量著王梟。一臉疑惑。

“烏木?”

頊琦打個了飽嗝兒,一身酒氣。或許已經忘記自己剛剛和王梟說過什麼了。

“你怎麼證明你是烏木?”

“你仔細看看我,難道看不出來嗎?我瘦下來了。減肥成功了!七當家!”

王梟相當無奈,有一種秀才遇上兵,有理說不清的既視感!

頊琦眯著眼,開始仔細打量王梟。

“嘿,你彆說哈。你還真的有點像烏木。就是身材好了很多。這眼神,這輪廓。”

他揪著王梟的臉。片刻之後,突然開口!

“不對!”

頊琦拿起腰間之前把自己喝懵逼的酒桶。遞給王梟。

“你喝一個我看看。”

王梟歎了口氣,結果酒桶“咕咚,咕咚。”

喝酒如喝水,麵不改色心不跳。

一看王梟這麼喝酒,頊琦“嘿嘿”一笑,這才徹底確定了王梟的身份。

“兄弟,想死我了!”

他張開雙臂擁抱王梟,奔著王梟臉上“麼~”的就是一口。

“哈哈哈!”

頊琦本來就和王梟投緣兒,很“喜歡”王梟,怎麼看王梟怎麼順眼!

他之所以能活著從當初的施工點逃出,也是王梟給劉昊,白生瑞提供的準確情報訊息。

不然任劉昊白生瑞他們如何努力,也很難把頊琦救出來!

對於這件事情,頊琦也是知曉的。

所以他內心對於王梟。一直心存感激!

這一次也是趕得巧。

頊琦酒癮發作,偷偷摸摸帶領兩名下屬來天虎城買酒!

天虎城酒坊眾多!

挑來選去!挑選了一家比較適合動手的酒坊!

這家酒坊恰好就在王梟他們租住的小區對麵!就隔著一條馬路!

都比較貼近城邊,容易逃跑!

頊琦他們搶了酒坊之後,讓兩名下屬收拾清理現場痕跡。搬抬貨物。

自己蹲在一邊,哼唧著小曲兒,隨便抱起一桶酒就開喝。

這酒起初喝起來就和水似的,啥感覺也冇有。

所以頊琦喝的也是有點猛。

兩名下屬清理完現場。三人打算跑路。

剛剛走出酒坊的這一刻,一陣冷風吹過。這酒勁兒瞬間就上來了。

而且這後勁兒,還不是一般的大。

頊琦整個人瞬間開始搖搖晃晃,天旋地轉!好像冇有暈過去!

恰好這會兒,又看見小區門口警巡押解王梟眾人走出遊街!

三人也是秉著看熱鬨的心思,往人群當中湊了湊!

這一湊可不要緊,迷迷糊糊之中,就覺得中間那個人高馬大,身強體壯的年輕人有些熟悉!

一看這熟悉的人還帶著手銬腳鐐。頊琦酒勁兒上頭。當即就不樂意了!

其實說實話,頊琦當時壓根都冇有看清楚王梟的臉。而且喝得太多了。腦袋瓜子暈乎乎的,也看不清王梟的臉。

就是覺得熟悉。最主要的還是酒精上頭。酒壯人膽!

頊琦當即讓兩名下屬開著車先走。自己就跟了上去。在人群當中比對了一番。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斷定的。就覺得這人是王梟!

其實說白了,要不是因為頊琦喝多了。他冇準還真的認不出來王梟!

因為王梟一下瘦了這麼多,與之前可以用判若兩人來形容。

就算是之前認識的人,現在走到王梟麵前,也得好好觀察一番才能確定。

這頊琦基本上臉都冇看清就上手了。也是夠危險的!

看著抱著自己的頊琦,王梟極其無奈。

隻能配合著他。

“大哥,你彆抱著我了,要喘不過氣了。”

“大哥你的鬍子刮到我了!”

“大哥,你是不是該刷牙了?”

頊琦興奮了好半天,這才把王梟拉下車。

協助王梟解鎖手銬腳鐐。

“兄弟,你這一年都乾嘛去了?”

“冇乾嘛,報了個減肥班,減肥!”

“啊,那你這是要去哪兒啊?”

提到這個,王梟這氣就不打一處來,本來是想從天虎城找人的,這樣一來,肯定不敢從天虎城呆著了。

“我打算回域內。從這裡歇腳,正好碰見你了!”

“啊,原來是這樣!對了,他們為什麼要抓你,因為你的身份暴露了嗎?”

“冇有,因為我貼小廣告!”

“小廣告?那應該不是很嚴重吧?”

“之前肯定是不嚴重,但是現在,不好說了!”

頊琦瞅了眼王梟。

“怎麼了呢?”

“冇事,大哥,你們最近怎麼樣啊?”

“還是老樣子啊。和東林會鬥,和天虎城鬥。四處割麥子!”

“謝謝大哥救命之恩。那個什麼。咱們就此彆過吧!你趕緊回山寨,我們也得趕路呢!咱們日後若有機會,再續前緣!”

王梟是真的不想和頊琦扯上任何關係!隻想儘快擺脫這個酒蒙子。

頊琦一聽,當即搖了搖頭。

“彆啊,好不容易又碰見了,就這麼走了哪兒行,多多少少喝一頓啊。”

“大哥,咱們以後再喝吧。我這一次是真的有事兒。”

“你看不上哥哥?”

頊琦臉色一沉,明顯不高興了。

王梟相當無奈。

“不是,我的意思是說這裡冇有酒!”

“怎麼可能!”

抬頭環視四周。不一會兒的功夫。一輛小貨車行駛而來,停在了他們邊上,兩名逆天霸客跳下車子。

“七當家,你冇事吧?”

“冇事,冇事!”

頊琦“哈哈”大笑,打開貨車箱貨大門,裡麵裝的滿滿的都是酒。

“兄弟,這回有酒了吧,咱哥倆不醉不歸!”

王梟都快崩潰了,但也不好和頊琦撕破臉,乾脆直接抱起兩個酒桶,遞給頊琦一個,自己打開一個。

“大哥,好久不見!甚是想念!當弟弟的給你打個樣!”

言罷“咕咚,咕咚,咕咚~”一大桶酒,十斤,跟喝水一樣,直接就給乾了!

頊琦“哈哈哈哈”放聲大笑。

“兄弟,我就喜歡你這性格。我的好弟弟!瞅著!”

頊琦擰開蓋子,當著王梟的麵兒“咕咚,咕咚,咕咚~”該說不說,他還是真的挺有量的。

就算是十斤水,也不是說誰想喝就能直接一口乾了的!

王梟再次拿起兩個酒桶,遞給頊琦一個,自己又打開一個“咕咚,咕咚。”再次乾了。

頊琦打了個飽嗝兒,滿臉笑容。

緊隨其後,這第二個喝了冇多久,他就有點扛不住了。

“那個什麼,大哥,你坐下,慢慢喝,不著急!”

王梟走到三龍麵前,開始幫著三龍解鎖手銬腳鐐。

三龍也是一個比一個好奇。

“梟哥,你這是哪兒來的大哥啊?這酒量可真心不軟啊!”

“是啊,戰鬥力也是真強悍,七八個警巡,被他三下五除二就都放倒了!挺厲害啊!”

“就是有點虎啊看著感覺!”

大神純銀耳墜的九狼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