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梟根本什麼都不想說。整個人極其鬱悶。給三龍打開手銬腳鐐。

坐回到頊琦對麵。

頊琦已經搖搖晃晃了,看見王梟“嘿嘿”地又笑了。

“好兄弟!”

他拍了拍王梟的肩膀。

“你,你,你救了哥哥的命!哥哥雖,雖然不說,但是哥哥,全,全都記在心裡麵!”

王梟眼瞅著差不多了,再次提起一桶酒。

“好兄弟。一切在心中!”

“咕咚,咕咚~”王梟這一喝,頊琦抱起酒桶,繼續開喝,冇喝多少。

整個人“咕咚`”一聲躺在了地上,睡死了過去。

王梟喝完自己的酒,又把頊琦的酒抱起來。

“彆浪費。”

這幾桶酒喝完。頊琦這兩個下屬都傻眼了。

目不轉睛地盯著王梟。

王梟也冇有時間和他們廢話。

“我大哥就交給你們了,辛苦了!”

他彎腰把頊琦扛了起來,扔到了貨車車廂。

“帶他回去吧,後會有期!”

兩名霸客也不好再說什麼,隻得與王梟告彆。帶著頊琦離開。

王梟回到車內,先後抽了兩支菸。思索片刻。

“大龍,你們是不是在天虎城這邊遊蕩過很多年,所以也去過很多地方。”“是的,是這樣的。”

“那天虎城區域內,除了天虎城以外,周邊的村鎮,你們應該也都非常瞭解吧?”

“如果是距離天虎城近的區域,我們都非常瞭解。但如果是距離很遠很偏的那種。我們也未必瞭解!”

“那這樣!”

王梟眼神閃爍。

“從現在開始,我們逐個村,逐個鎮地走,一個地方一個地方地找!”

“梟哥,還貼小廣告啊?”

“貼個屁,我們自己想辦法找!”

“梟哥,西域疆域遼闊,我們這麼找,找一輩子也未必能找到啊。”

“走一步算一步。冇有其他辦法,找吧!”

三龍互相對視,點了點頭。

“行,梟哥,那就按照你說的來。我們先看看這邊,最近的是哪兒。”

哥三互相合計了一下。

“我們往東走吧!”

四人駕車偷偷摸摸折返迴天虎城外,換上了自己之前準備的車輛以及衣物。

一路前行。

不過幾個小時的時間,率先到達了子村。

現在的子村在天璽商會的幫助建設下已經成為了一座比較有規模的小鎮。

鎮上人來人往,還是比較熱鬨的。

幾人找了家飯店,大口吃飯,狼吞虎嚥。

吃得正香呢,一個身影坐在了王梟的對麵。

隨即拿出一張尋人啟事。

“你們是要找這個人吧?”

這聲音王梟聽著就熟悉,抬起頭。嘴角微微抽動。

果不其然,是白生瑞!

王梟內心暗道不好。但是整個人卻是出奇的平靜。

“是的。”

白生瑞抬手示意。

“老闆,給我加一套餐具!”

他絲毫不客氣,大口吃肉,還不忘記和王梟碰杯喝酒。

聊天說話。

如同朋友。

“你這瘦下來,可比之前帥氣多了!也終於有點男人樣了!這一看,人是真的不能胖!不過你這瘦得可真夠快的!這才一年的時間。怎麼瘦下來的。”

“報了個減肥班瘦下來的!”

“哦,這減肥班不錯,有時間推薦我去一趟。”

“在域外呢,你去的話我幫你聯絡。”

“好的,那我是不是,也得做一個和你相差不多的手術啊?那手術看起來可挺嚇人的。”

王梟內心有些驚愕,顯然,這白生瑞現如今掌控瞭解的訊息,比他預想的還要多不少!王梟正在琢磨呢。白生瑞舉起酒杯。

“這個叫湯安凱的是誰啊?還有這個俊冉是誰,你叫俊冉嗎?”

王梟手指身後的大龍。

“湯安凱是大龍的父親。大龍的本名叫俊冉!”

“他們三個不是流浪到牛鎮,然後被鐵強派給你的手下嗎?三個孤兒,哪兒來的父親啊。自己名字都不知道。能叫俊冉嗎?”

白生瑞這話說完,桌上的氣氛瞬間就變了。

王梟知道這白生瑞不好對付,但是冇成想心思居然會如此縝密!a

把自己調查得這麼清楚!

白生瑞確實是一個聰明人。

自打當初他進入實驗室,看著實驗室內的所有儀器設備。

他就知道這個實驗室不簡單!

從實驗室內發現的王梟,以及王梟當時剛剛做完手術的樣子,讓他堅定了王梟這個人所接受的手術,也絕對不一般!

到看著王梟後麵所做的一切,他已經斷定這王梟絕對不是一個普通人。

後來王梟為了救頊琦,給他提供線路圖的時候。

白生瑞對於王梟更加懷疑。

他想不明白王梟是怎麼獲得這線路圖,而且還能瞭解得如此準確透徹的!

為此,他下了大功夫。仔細認真地調查了當時那處施工點的所有工作人員身份資訊!

並且安排人對這些工作人員逐個調查!

他就這樣摸到了牛鎮保安隊!

王梟在牛鎮保安隊也算是小有名氣,連牛二都很看重他,和幾個隊長的關係也不錯。再加上獨特的外表。尤其是超級能喝酒。

所以很快就被白生瑞摸了個明明白白。

同樣,白生瑞也清楚王梟已經離開了西域。

從那一刻開始。白生瑞更加斷定王梟與實驗室那群人是朋友關係。

那群人給王梟做的那個手術。是在幫助他。

順著這條線兒,白生瑞又安排人離開西域,前往創世聯盟地界有目的性地打探。

這一打探,掌握到的訊息更多了!

雖然他依舊不知道王梟的準確身份!

但是對於王梟的瞭解,已經越來越多!

看著王梟沉默了。白生瑞繼續道。

“創世聯盟與光明統戰時期,光明統戰賴以生存的科技手段就是人體改造手術!他們通過這種手術大力改造人體結構組織,以達到增強人體戰鬥力的目的!為此,出現了一大批接受過人體改造手術的人!後來隨著光明統戰與創世聯盟的先後解體,有很多接受過人體改造手術的人隱匿於民間!我花費大代價找到了一個。”

“根據他的描述。人體改造手術的實驗艙,與我當初最初見你的時候的那個實驗艙,大體相同!都是那麼多針管,看著恐怖至極!隻不過裡麵的藥物是不是一樣的,就不知道了!”

“我還聽說人體改造技術的鼻祖,是光明統戰的湯天俊。在光明統戰覆滅之後。就失蹤了。你再看看你們的尋人啟事。你說這事兒巧不巧。有湯,有俊,就差一個天。所以我現在能不能這麼理解!當初你正在實驗室內接受人體改造技術。因為我們的突然闖入,驚動了當時正在給你做人體改造技術的湯天俊。迫於無奈,他們隻能立刻逃離。為了保證實驗室不被彆人發現。纔會製造那場大爆炸!毀滅所有證據!”

“你也正是因為那件事情,和湯天俊失聯了。你這一次回來。就是回來找湯天俊的。至於你找他做什麼,我不清楚,但是我知道你這張尋人啟事上麵。每一個字都是有用的。你這張尋人啟事,壓根就不是真正的尋人啟事,無非就是等著湯天俊的人看到聯絡你。”

“你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你清楚,湯天俊他們在這裡根基極深,一定還有很多部署。所以他們一定會想辦法聯絡你的!”

白生瑞一口氣說了這麼多,“嘿嘿”一笑。

“你看我分析得有毛病嗎?”

“就是你們的人,當初為了自保,藏住實驗室的秘密,害得我兒子未能從地道跑掉,被天虎城抓走。至今生死未卜。狗雜碎!你還有什麼想說的?”

三龍看著白生瑞這麼說話,臉上當即露出了殺意。

王梟輕輕地碰了碰三龍。示意讓他們不要亂來!

很明顯,這白生瑞不會傻傻地自己跑過來找王梟對峙!

一定是做好了完全準備的。

王梟知道事已至此,也冇有什麼好隱瞞的了,隨即開口。

“看來你們在天虎城,還有部署呢。這樣吧,你動動腦子,幫我和湯天俊他們聯絡上。然後我負責幫你把白輝征從天虎城救出如何?”

“你是在和我談條件嗎?”

白生瑞咬牙切齒。

“當初如果不是你們自私自利,我兒子會被抓嗎?會承受這些磨難嗎?”

“已經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計較也解決不了問題。他們肯定是有部署。但是這部署我無法掌控。所以說如果你想救兒子,你就幫著我找人。而不是從這裡給我耍狠!”

王梟微微一笑。

“畢竟如果比狠的話,你還差著檔次呢!”

王梟滿身殺氣驟然而起,絲毫不避讓白生瑞憤怒的眼神!

就在這會兒,十幾名逆天霸客,先後進入飯店,坐在了王梟他們的身邊。

飯店外也是人頭湧動。

看來白生瑞這一次過來,還是真的冇少帶人。

雙方陷入了短暫的沉默。片刻之後。白生瑞笑了起來。

“你以為我來找你,是為了什麼?為了讓你幫著我救出我兒子?都這麼長時間了?我難道會指望你救我兒子?”

“那你來找我做什麼?”

“我來找你,單純是因為發現了你的蹤跡,所以來找你算賬的。”

“至於我自己的兒子,我自己會救,不需要你!”

大神純銀耳墜的九狼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