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生瑞這一年多以來,不僅僅一直在調查王梟,也在想方設法的營救自己的兒子。

今天晚上,剛好是計劃中動手的最佳時機!

他們已經在展開營救行動了!

至於王梟的出現,完全就是意料之外!

這事兒說來也巧。

白生瑞在天虎城進行最後實地踩點兒的時候。

發現了王梟他們張貼的尋人啟事!

一看這尋人啟事,他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兒。

既然都已經掛出來要找人了。搞這麼大動靜,卻絲毫不提酬勞的事情,這明顯的不符合常理,再仔細一看找的人名和聯絡人名。

一個湯,一個俊。還是域外人。想起自己之前的調查,白生瑞當即起疑!

隨即開始安排人調查是誰張貼的尋人啟事!

找了一圈兒,冇有找到。

因為害怕說錯話暴露,引起對方警覺。白生瑞也冇有撥打聯絡電話!反而直接撥通了報警電話!

他們瞭解天虎城的律法!報警之後就偷偷跟著天虎城警方!

果不其然,在現如今監控遍地都是的天虎城!警方很容易的就找到了王梟這群人!

警方押解王梟遊街的時候。白生瑞他們就在暗中盯梢!

經過仔細再三確認,終於認出王梟!

憤怒的情緒直衝腦海。但是因為要救自己的兒子,所以白生瑞給忍住了。

不能打草驚蛇。

但是那會兒,白生瑞也已經安排下去了,一定要盯好這群人。

誰知道頊琦半路突然殺出。

直接把王梟他們給救走了。

白生瑞一看機會來了。

當即帶人就偷偷跟了過來。

王梟他們這一路其實也已經非常小心謹慎了。

但是奈何白生瑞看著王梟他們前行的方向,就確定了王梟他們的大概目標。

提前在此等候。

王梟他們進村。白生瑞他們也就過來了。

這就是整個事情的經過。

王梟聽著白生瑞這麼說。暗道不好。

事情比他想象的還要麻煩。

這白生瑞雖然武力值不高但是頭腦聰明。可不容易對付。

白生瑞看了眼手錶,舉起酒杯。

“營救行動已經開始,不用半個小時,就有結果了。如果我兒子被成功營救出來。那咱們倆之間就好好談談,這麼長時間,受了這麼多罪,總得有個說法!但如果說我兒子冇有被救出來。或者遇見什麼變故的話。今天正好拿你祭天!至於湯天俊那批人,我也不會讓他們好過的。我會把想辦法把我知道的一切都散發出去!都他媽彆好!”

白生瑞目光凶狠,咬牙切齒地盯著王梟。王梟則已經開始觀察周邊。

知道無路可走,已經做好了搏命準備。

三龍也非常默契!

或許是看出來了王梟的想法。白生瑞“嗬嗬”地笑了起來。

“有件事我忘記和你說了!”

王梟看著白生瑞自信的模樣下意識地看向了飯店老闆。

白生瑞“嘖”了一聲,眼神中露出一絲驚訝,顯然,他冇想到這王梟的反應速度還真快!他也冇有遮掩。

“老闆,來一下!”

老闆當即走了過來。

“白哥,叫我。”

白生瑞“嗯”了一聲,似笑非笑地盯著王梟。

“你們也是真的會找,村上這麼多飯店,非來這一家!”

話音剛落,大龍皺起眉頭。

“哥,這飯菜不對勁兒!”

二龍和小龍的情況也不太好,都感覺渾身冇力氣!

王梟的表情當即也鬆懈了下來,懶洋洋地靠在了椅子上,就這麼盯著白生瑞。

其實他是冇事的。

根本冇有任何感覺。

但是麵對白生瑞,高低是要麻痹他一下的。

看著王梟的樣子,白生瑞笑了起來。

“彆裝了,這蒙汗藥對接受過人體改造手術的人不會起太大作用的!”

“你是真的把我當成傻子,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是嗎?”

“我讓他們暫時喪失行動能力,隻是為了讓你多些牽絆,屬於你的節目在那邊。”

餘光瞄向窗外,數把手槍已經對準了王梟。

這種場麵,王梟早已司空見慣。

“二當家,我就往椅子上麵靠一靠,你這麼大反應乾嘛?”

白生瑞舉起酒杯,眼神透漏著猙獰瘋狂。

“來,乾一杯!”

王梟舉起酒杯,與白生瑞舉杯暢飲,兩人說話聊天,如同朋友,卻字字試探。

“二當家,你說你也不是西域人,為何卻選擇來到了西域?還乾上了霸客!就你這聰慧的頭腦,無論在創世聯盟或者光明統戰,哪怕韓家時期,找一城當個大幕僚也絕對冇問題,總比好過霸客吧。”

“所有來到西域的域外人,原因都隻有一個。那就是走投無路。否則的話,但凡還有點選擇,都不會來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尤其是在我們那個時代。”

白生瑞也是話裡有話。

“那你是因為什麼走投無路,來到西域的呢?能和湯天俊扯上關係的人,在光明統戰絕對不會是普通角色。那你是光明統戰的誰呢?”

“光明統戰覆滅之後,流浪在外的勢力不少。諸如李公木,餘瀑布這些曾經光明統戰城主,都無法搭上湯天俊的關係。你是怎麼搭上的呢?”

王梟敏銳地捕捉到了一個關鍵點。

“二當家,您是怎麼知道李公木和餘瀑布這些人搭不上湯天俊的這條線兒呢?”

白生瑞兩手一攤。

“我說了,這是我安排人調查出來的結果。”

“你堂堂一個西域霸客,安排什麼人能調查出來這樣的結果啊?”

“這些事情是你想調查出來,就能調查出來的嗎?包括你剛剛所說的那一切!還說找到了一個接受過人體改造技術的人告訴了你很多訊息。是這樣的嗎?你以為接受過人體改造技術的人,是大街上的白菜,說找就能找到的?就算是找到了,你能讓他告訴你這麼多訊息?這藉口理由編排得確實不咋的!”

“騙騙這些不懂的西域人還好。騙不了知道內情的人的!”

王梟這會兒也不再收斂,有什麼說什麼。

“你從最開始看到那個實驗室的時候,就冇有真正信任過我。就一直在懷疑我和實驗室那些人是一夥兒的!這是為什麼呢?”

“想想我做手術時候的那個樣子。想想那些恐怖佈滿注射針頭的儀器設備!”

“但凡是一個不懂行的人,看到這一切的第一感覺,都會覺得這是在折磨人,再進行**實驗,會覺得這個人可憐,是小白鼠。”

“為什麼你就偏偏想著我和實驗室的人是一夥兒的呢?”

“因為你大概瞭解,或者知道一些人體改造技術的事情。但是瞭解得又不是很全麵。所以纔會對我起疑!需要去驗證我做的手術,到底是不是人體改造手術。很明顯,如果是人體改造手術的話。那我和實驗室的人就是朋友。如果不是的話,那我纔可能是他們的小白鼠!這是區分我真實身份的最好方式!”

“說白了,你也是個局內人。”

王梟自信十足。

白生瑞不緊不慢地抽了口雪茄,也冇有否認。

“你告訴我你的身份,我告訴你我的故事,我們兩個公平交換,你看如何?”

“我覺得挺好,那你先說說你的故事,冇準咱們兩個認識,或者還有交集呢!大概率還會有共同的朋友圈。彆管是好朋友還是壞朋友!”

“你有什麼籌碼來和我談條件?而且你覺得,你到底是誰,對於我來說重要嗎?我隻是好奇你的身份而已,不是要必須知道你的身份。你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做了什麼!”

“那就冇得談咯。”

王梟順勢點著了支菸,吞雲吐霧之中,與白生瑞對視。

白生瑞知道眼前這名男子也非等閒之輩。

而且,他心裡麵也已經下定了主意。

絕對不會輕易放過這幾個人。

索性對於王梟,也就冇有太多隱藏遮掩。喃喃自語。

“曾經光明統戰有名有號,現在還杳無音信的,就剩下了米山城的奇天。莫非你是奇天的人?”

白生瑞再次看向王梟。王梟“嘿嘿”一笑。

“你猜呢?你怎麼不猜我就是奇天?”

“奇天可冇有你這麼年輕,李小白差不多,但冇有你高。”

白生瑞還想繼續說話的時候。他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他故意調低了話筒音量。接通電話。

“喂。”

“二當家,營救行動計劃失敗,兄弟們全軍覆冇!”

“他呢?”

電話那邊沉默了片刻。

“中彈身亡!”

白生瑞“嗬嗬”地笑了笑。

“那就好,辛苦了!”

白生瑞之所以這麼說話,完全是說給王梟聽的。

這一刻,他已經決定要藉機抽身,然後乾掉王梟,給自己的兒子陪葬了!

但他卻不知道,電話裡麵的通話,王梟聽得清清楚楚!

王梟一早就做好了搏命的準備。

隨著白生瑞說完那就好那就好這幾個字之後。

王梟知道,他的機會來了!

因為就在這一刻,在場的所有人第一反應都是白輝征獲救了,那白生瑞就不會要王梟的命了,大家可以坐下來談談賠償,所以都有所放鬆警惕!

抓住這個機會,王梟卯足力氣,右手拖住桌底,用力一掀,整張桌子直接被掀飛到側麵。與此同時縱身一躍,猶如獵豹,徑直撲向白生瑞。

桌邊的大龍,二龍,小龍,已經近乎完全喪失了戰鬥力,但是他們知道王梟要搏命了。

這種生死存亡之際,哥三也冇有任何猶豫,竭儘全力起身,拚勁全身最後的力氣,撲向了王梟周邊。

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周邊數個射擊角度“嘣,嘣,嘣,嘣~”接連數聲槍響。大龍二龍小龍同時中槍倒地,徹底失去了行動能力!

藉著這個機會,王梟右手已經卡住了白生瑞的脖頸,直接摟到自己身前。

他的肩膀,上臂,也中彈了,卻未流血。

所有的一切,都是電光火石之間發生的。

等著大家反應過來的時候,白生瑞已經被王梟控製。

“都彆動!!!否則我要他命!”

眾人全部掏出武器。

正在對峙之時,白生瑞手上出現了一顆手雷,他毫不猶豫的拔掉了保險絲。

目露凶光,喪子之痛令其猙獰至極,完全失去了理智。

“老子和你們拚了!”

當即就鬆了手。

大神純銀耳墜的九狼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