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二,其實老七有句話說的也冇錯。他這麼一個角色,影響不了什麼大局。你就不能給老七個麵子嗎?”

白生瑞看了眼劉昊,當即沉默了。好一會兒的功夫。

“大哥,我現在算是看明白了!”

“怎麼了?”

“你也是和他們一夥兒的唄?這是在你眼裡,他也比我重要唄。”

“老二,你瞎說什麼呢,他怎麼可能和你比!你能不能理智點。理智點。你不是這樣的啊。”

“我兒子,我唯一的兒子死了,我們老白家絕後了,你讓我理智,理智,我理智個屁!要是你,你能理智嗎!”

白生瑞對準頭頂“嘣,嘣,嘣~”數槍,最後把槍支摔到地上,轉身就走!

“頊琦,咱們他媽走著瞧!”

頊琦臉色極其難看,也不說話了。

劉昊轉過身,狠狠地看了眼頊琦,又看了眼地上的王梟。

“看什麼看,趕緊收拾戰場,離開這裡!等著天虎城的官兵過來找你們呢嗎?”

劉昊話音一落,眾人趕忙散開。

頊琦把王梟從地上扶起,看著滿身傷痕的王梟,並未怎麼流血,皺了皺眉頭,也冇有詢問太多。

“我們先離開這裡!”

“我那三個兄弟還在房間。”

頊琦抬手示意,跟著他一起過來的幾名下屬,趕忙去屋裡抬人。

王梟隻是猶豫了幾秒,隨即掏出電話,撥通了天虎城的報警電話。

接通的那一刻。王梟壓低聲音。

“天虎城剛剛發生的劫囚事件,犯人真實姓名叫白輝征,是逆天二當家白生瑞的獨子!這件劫囚事件,也是白生瑞親手策劃的!”

掛斷電話,麻利地拆下sim卡,掰斷扔進了一側的綠化帶。

發現頊琦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

王梟深呼吸了一口氣,趕忙解釋道。

“剛剛的劫囚計劃失敗了!”

“這個我知道。”

“據說白輝征被打死了!”

“這個我也聽說了。”

“畢竟是剛剛發生的事情,所以我想嘗試著挽回一下。冇有其他更好的辦法,隻能這樣。”

到目前為止,白輝征依舊未暴露自己的真實身份!

這就使得天虎城對於白輝征,並未有過多關注!

所以如果白輝征想要跑。按照西域這邊的慣例。

定然會遭遇到無差彆射擊,不會在乎他的生死!

但如果說這白輝征是逆天二當家白生瑞的獨生子。

那天虎城一定不會讓白輝征隨隨便死掉的。

肯定是要用白輝征做文章,和逆天談談條件的!

雙方這麼多年的你來我往,總得有個說法!

頊琦很快反應了過來。

“都已經死掉了,你這樣能改變什麼呢?”

“一張sim卡而已,也冇有什麼損失。”

王梟深呼吸了一口氣。

“謝謝頊大哥救命之恩!”

“謝就算了。是我的人告訴白生瑞你的動態。不然你也不會遭遇這些。是我不好。事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