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凡得到個風吹草動,都會轉一圈兒。

韓天宇拿張詩詩也是一點辦法都冇有。所以隻能這麼躲著,藏著。

現如今,楊林和豐陶陶兩人也已經形成習慣了。

若非萬分緊急,儘量彆和韓天宇見麵,還有最關鍵的,那就是一定要躲著張詩詩!

這光澤區出來的姑娘,可不是普通的姑娘。

這要是給張詩詩抓到了。指定得要了他們兩個的命!

也是看出來從韓天宇這裡什麼都問不出來了。

張詩詩眼神閃爍。

“興哥!興哥!”

大門推開,呂振興進來了。

“詩詩,你叫我?”

張詩詩抬手拉住了呂振興。

“我們走!”

兩人走出房間,呂振興還在給張詩詩解釋。

“你聽誰說的楊林在這裡呢啊?”

“你彆管。”

“詩詩,你不能老這樣。這裡再怎麼說也是城主府,也是有規矩製度的。”

“那你抓了我,槍斃我。行不行?”

一句話,呂振興就不吭聲了。

張詩詩隨即抬手。

“手機給我。”

呂振興“啊”了一聲。

“詩詩,我這裡很可能還有彆的事情呢。”

“手機給我!”

張詩詩又重複了一句。

迫於無奈,呂振興隻能把手機遞給張詩詩。

隨即張詩詩拉著呂振興上了車,駕駛車輛一路狂奔!

呂振興極其無奈。

“詩詩,你這是要去哪兒啊?”

“去天璽研究院門口。堵楊林!”

“詩詩,你這是瞎鬨啥呢。楊林早就退休了退休了的。”

“你能不能閉嘴?跟著我去就行了!”

不等呂振興說話。張詩詩又加快了油門。

城主府辦公室內。

韓天宇正在琢磨楊林的話。

仇正進來了。

“三少爺。”

“她去哪兒了?”

“我也不知道,出城主府往東走了!”

“呂振興呢?”

“和她在一輛車上。但是電話無法接通!”

韓天宇皺起眉頭,思索了片刻,也是瞭解張詩詩。

“壞了,她又跑到天璽研究院門口去堵人了!快點通知楊林,讓他暫時不要迴天璽研究院。告訴豐陶陶。趕緊離開天璽研究院!”

仇正滿臉鬱悶。

“三少爺,這樣下去什麼時候才能是個頭兒啊。這三少奶奶要是一輩子不罷休。那就這樣躲一輩子嗎?”

“怎麼,你覺得她還能一輩子不罷休?”

“說實話,我以前不這麼認為,但是現在,我還真的這麼認為的!”

韓天宇滿麵愁容。拿張詩詩,他也是真的冇有辦法。

好半天的功夫“哎”的一聲長歎。

“走一步算一步吧,先把今天躲過去就是了!……”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