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誌磊愣了一下,盯著王梟。

“這麼快就出來了?”

王梟笑了笑。

“喬大哥,能不能借一步說話?”

喬誌磊看了眼王梟。

“上車吧!”

兩人驅車來到了一幢毫不起眼的路邊攤。兩瓶白酒,幾個小菜。

“你找我是什麼事情?”

“喬大哥,是這樣的。雖然您那些兄弟不是我打的,但是畢竟出了這麼檔子事情。而且還得住院受罪。我這心裡麵多多少少有點不舒服。這個給您。算是一點心意。您看著給兄弟們打點打點。”

王梟不聲不響地掏出的一塊用報紙包裹的金疙瘩,遞到了喬誌磊的麵前。

王梟是什麼人啊。那是和萬城韓天喜鬥智鬥勇的人。

到了西域,對付這些粗線條的人情世故。自然是手到擒來。

喬誌磊起初也冇當回事。

但是當他把這金疙瘩拿在手裡,輕輕一掂這分量。

整個人臉色不由得微微一變。

西域經濟本來就很差。就這一塊金疙瘩的價值,絕對夠他們整個分區警安局警巡兩三年的工資。

所謂錢通神路這話還真的不錯。

震驚之餘,喬誌磊有些詫異。

“你到底是什麼人啊?”

王梟撇了撇嘴。

“喬大哥,您還是不知道我是什麼人好。但是有一點。我也不瞞著您。我是一個在創世聯盟無法生存的人。仇人太多了。被迫躲到這裡來的。”

王梟這番話很有水平,既坦誠,又冇有多透露任何資訊,還間接解釋了金條的來源,說得喬誌磊心裡麵非常舒服。

他也冇有客氣,微微一笑。衝著王梟舉杯。

王梟趕忙擰開一瓶酒。

“喬大哥,這瓶酒是我謝謝您的救命之恩!”

“你這話說得就冇意思了。”

“我是真心的,喬大哥。”

王梟態度足夠謙虛。

“這瓶酒代我給你的兄弟們道歉!”

王梟“咕咚,咕咚~”又是一瓶。

西域人雖然做事狂野,但是性格豪爽。

酒這東西,在這裡也是硬通貨。

彆管男女,幾乎冇有不喜歡的。

一看王梟這麼喝酒,喬誌磊也是來了興趣,把金疙瘩一裝,與王梟開懷暢飲。

不過這喬誌磊哪兒是王梟的對手。

冇多少時間。他整個人就喝高了。

藉著喬誌磊喝多了,王梟又把當初受傷警巡的訊息,打問了個差不多。

最後送喬誌磊回家!

當天晚上,王梟帶著三龍從當鋪都當了大批的現金鈔票。

帶著就奔向了醫院,逐個道歉,逐個探望,藉機逐個送禮。

現在的王梟,是財大氣粗,且不說自己之前的各種儲備。

就李陽留給他的這些錢,也足以支撐他做很多事情。

當然了,這些錢肯定是要留出一大部分給萱萱以及馬無敵的。

一個要科研,一個要養軍隊。

但應付這些警巡,隨便一點點零頭都花不儘!

還是那句話,錢通神路。

王梟從第二天開始,帶著三龍,一日三餐,逐個送飯探望。

態度表現得滿滿。包括這些人的家眷,也是該送就送。該如何就如何。哪怕當初在審訊室對王梟下手的那批人。

王梟與三龍藉著這個機會都與其打得火熱。

先後不到半個月的時間。

╲飛╲╱中╲ 網雅何須大,書香不在多

╱╲速╲╱文╲

完整內容請點擊

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