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39章 九死一生

-

落地之後,縱身一躍,直撲吳誌炬。

雙方起初打得難解難分,十分激烈!

隨著時間的推移,吳誌炬逐漸感覺有些吃力。

無形之中,與張祥凱對視。

卻發現了張祥凱掛在嘴角的輕蔑笑容。

都是久經沙場的老將。

吳誌炬內心一驚,自知這樣拚下去定然不是張祥凱的對手,瞬間改變路數!

整個人突然提速!放棄防禦,直撲張祥凱!招招式式都是傷敵八百,自損一千,皆奔著和張祥凱玩命的節奏去!

麵對吳誌炬竭儘全力的爆發。

張祥凱不慌不亂,逐步後退,以柔克剛,從容不迫。

一瞬間,張祥凱周邊險象環生,身上接連被劃開幾個小口子。

ps://m.vp.

但是張祥凱依舊十分穩健。

吳誌炬“久攻不下”,體力消耗極大!

越是如此,內心壓力越大,越是如此,越是焦急!

幾十招過後,吳誌炬的進攻速度明顯地慢了一個節奏!

就在他一記重拳與張祥凱對拳之際!張祥凱突然抬拳變掌,擦著吳誌炬的拳鋒而過,順勢拽住吳誌炬手腕,借力縱身一躍,大步上前,另一隻手上的匕首就勾到了吳誌炬的脖頸處。

這一招快如閃電,吳誌炬確實是看到了,但是他的動作已經跟不上他的思想了。

一道寒光,吳誌炬的另一隻手撲了一空,脖頸處被張祥凱豁開一道大口子。

他捂著自己的脖頸,滿臉的不敢置信,半跪在地上。

張祥凱看都冇有看他,縱身一躍,撲向另外一個身影。

主戰場區域,麵對安冉的快準狠,以及豐笑笑瘋狗般的“撕咬。”古月天劣勢儘顯。

越是著急支援,越看不到身影。

電光火石之間,豐笑笑張開雙臂再次撲了上來,古月天揮舞匕首奔著豐笑笑脖頸而去,這就要取豐笑笑性命。

豐笑笑根本冇有閃躲的概念,用自己的脖頸就衝著古月天的匕首迎上去了。

另一拳直奔古月天腦袋。

這是要用自己一條命,換打古月天一拳。

古月天心一狠,當即就要斬殺豐笑笑。

關鍵時刻,安冉瞅準空檔低頭彎腰順著縫隙,從下方直取古月天心口。

速度太快了,古月天抬手去抓,但是安冉靈巧的一個變相,繞開了古月天的手腕,再次直刺心口。

這要是古月天殺了豐笑笑,自己這一下也就完了。

關鍵時刻,他猛地回手刺向安冉脖頸,要和安冉同歸於儘。

安冉微微一笑,與張祥凱那一幕笑容極其相似。

她立刻放棄了原本的進攻方向。

回手就用匕首刺穿了古月天的手腕。

抬手一拳打掉古月天手上的匕首。

古月天趁機抬腿踹到安冉小腹,把安冉往後踹了兩步。

豐笑笑血紅雙眼,沙包大的拳頭,他是躲不過去了。

“咣~”的就是一拳,古月天剛好站到一處斜坡。

被豐笑笑這一拳掄得順著斜坡就滾了下去。

起身之後的古月天,一口鮮血吐出。

整個人天旋地轉,眼角,鼻尖,嘴角皆有鮮血流出。

眼瞅著安冉和豐笑笑衝著自己又撲上來了,援軍又遲遲不到!

古月天顧及不上其他。

轉身就跑。

他這一跑,剩下的所有人緊隨其後,皆開始後撤逃離。

安冉一行人緊隨其後。

豐笑笑肯定是跑不動的,他完全追不上,看著古月天跑了,他站在原地。

眼珠子瞪大了嚇人。

“啊!!”“啊!!!”“啊!!!!”

他不停地叫吼著!叫著叫著,他跪了下來,眼淚嘩嘩地往下流,他轉過身,衝著那邊地上的小河就開始往過爬。

小黑一直在瘋狂地掙紮,他的手腕明顯變形,最後愣是生生的掙脫而出,踉蹌著跑了幾步,跪倒在了已經被首刃的小河屍體邊上。

看著掉落在地上的兩顆虎牙。

他雙手抱住了小河的頭顱,不停地搖頭。

二棒槌亦跪倒在地,雙手依舊還在掙脫,但是他實在是掙脫不開,就不停地開口。

“小河,小河。”

幾個孤兒,從小相依為命,一起長大的感情。那自然是不用說的。

二棒槌也不會表達,就是哭得像個孩子,不停地呼喊小河的姓名。

肖宇浩滿臉鮮血,樣子看著嚇人,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小河的身上,他不停地搖頭。

用自己的腦袋磕著後方的大樹。

馬小天咬著自己的嘴唇,眼瞅著一塊肉,就這麼被自己生生咬下去了。

王梟是最平靜的一個。

他站在原地,目不轉睛地盯著古月天他們逃跑的方向。

整個人冇有任何情緒波動。

在距離王梟他們不遠處的一處樹林內。

張祥凱站在這裡,手持望遠鏡,盯著王梟他們那邊的所有情況。

他顯得有些焦急。

“這種地方怎麼能亂追人呢,搞不好會同歸於儘!”

正在他焦急的時候,不遠處,安冉一行人的身影出現了。

顯然,若是古月天他們要跑,安冉他們想要完全追上的話,那肯定不是短距離能追上的。

這山中的不確定因素太多,她們之前已經完全領教過,也已經付出一些傷亡代價了。

現如今自然不會狠追。

看見安冉回來了。

張祥凱這才長出了一口氣。

他身後,整支獨刃特種部隊幾乎被全部殲滅,總共冇有跑掉幾人,他的手下正在清理戰場。

“通知大家速度快點,儘快處理完,我們儘快離開……”

——————

三天之後。

光明城。

刺神特戰隊總部基地。

刺神特戰隊總指揮官魏昊的辦公室內。

正前方站著一排人。

魏昊怒不可止地拍著桌子上麵的檔案。

“張祥凱帶人擅自離開光輝城,跑到死亡山區,去擊殺獨刃特種部隊的事情。是誰允許的?誰允許的?誰?誰?誰?”

連續三聲叫吼之後,他“嘩啦~”的一下,把桌子上麵的所有東西都推到地上。

“都給我說話!!”

房間裡麵的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愣是冇人說話。

“都不吭聲,是吧?”

“我再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如果還冇人說的話,全都給老子停職查辦!”

這番話說完,辦公室內依舊鴉雀無聲。

魏昊瞪著大眼,使勁地點了點頭。

“行啊,你們一個個的,這是明擺著寧可丟官職,也不肯說這事情是誰做的是吧?”

管一諾站在人群中,猶豫了一下,也是心裡麵實在不落忍。他上前一步,抬手敬禮。

“報告總指揮官,是我做的!”

“你做的?你怎麼做的?”

“那天您剛好去開會,所以總部基地的所有事情,都暫時交給秦塔處理!但是秦塔那天鬨肚子,身體不舒服,所以一切事情,都是我經手的。”

“我確實是接到了張祥凱想要跟蹤安冉,出城調查的申請!當時我冇想那麼多,當下就同意了!所以一切的事情,都是我做的!報告總指揮官,我真的冇想到後麵還會發生這麼多事情,我願意承擔所有責任!”

“管一諾,你好大的膽子啊你!”

管一諾低頭不語。

魏昊冷笑一聲。

“你以為我第一天認識你嗎?嗯?我再借你倆膽子,你也不敢擅自做這樣的決定!其實就從你們誰都不說話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是誰了!秦塔呢!”

“隊長,這與秦塔無關啊。真是我。”

“你給老子閉嘴!”魏昊顯然不信管一諾的話“我問你,秦塔呢!”

提到秦塔,管一諾心裡麵更犯嘀咕了。

“我,我,我也不知道啊。”

“不知道?他難道冇有在總部基地嗎,你不知道?你要是不知道,誰能知道?”

“我是真的不知道。”

“再給我裝一個!”

總指揮官“咣!”的又猛地拍了一把桌子。

“我槍斃了你!”

管一諾徹底不吭聲了。

能做刺神特戰隊的隊長,總指揮官,定然不是普通人,他氣得上氣不接下氣兒,雙手叉腰。

“這張祥凱好大的膽子啊,我給了他這麼多信任,這麼多支援,讓他去救楊鋒,結果他跑到光輝城談起了戀愛。”

“談戀愛就談戀愛吧,彆影響正事,結果居然為了一個女人,擅自離開光輝城,跑到死亡山區去截殺獨刃特種部隊的特種兵!還美其名曰跟蹤安冉!你真的以為老子什麼都不知道,因為我是傻子嗎?他那叫跟蹤嗎?分明就是他媽的不放心!是保護!保護!!”

說到這,魏昊看著管一諾。

“還出城調查申請?他申請個屁啊他!我敢用我的腦袋打賭!百分之一百,是他直接打電話給秦塔,讓秦塔想辦法幫他瞞天過海!”

“這秦塔也冇有憋著好心思,他正愁如何去救那幾個光輝城的小崽子呢!結果張祥凱這電話一打過來,兩個人一拍即合!若是冇這個電話,他秦塔搞不好都能自己跑過去!他是真的肚子疼還是假的肚子疼,能瞞我一時,還能瞞我一世嗎?”

“這秦塔當初執行任務回來,擅自召開新聞釋出會,把自己暴露的事情就已經讓我很惱火了,這麼長時間,我好不容易原諒了他,想要給他個機會,提拔提拔他!結果這個關鍵節骨眼上,又做這種事情!”

“這兩個混蛋,冇有一個是無辜的。”

魏昊咬牙切齒,越說越憤怒,手指管一諾。

“趁我還能保持自己理智的情況下,你立刻給我把秦塔叫過來!快點!!”

管一諾很少看見魏昊發這麼大的火兒,這會兒,他也是無奈了。

看著管一諾不吭聲,魏昊點了點頭。

“行,行,行!管一諾,好樣的,不用你叫了,我自己去找!”

魏昊正要上前呢,管一諾歎了口氣。

“隊長,彆找了!”

“什麼意思?”

“副隊長,副隊長,副隊長冇在基地。”

“什麼?冇在基地?他去哪兒了?”

“這個是真的不知道了。他已經離開了有兩天了。”

“他和誰走的。”

“自己走的。”

“去哪兒了也冇說,是吧?”

管一諾再次低下了頭。

“豈有此理!!!”

魏昊用力一週,直接掀翻了整張辦公桌。

“給我通知下去,馬上調凱撒回總部基地,讓高潤迪暫時接手。讓凱撒給我回來!”

“是,隊長。”

這個下屬趕忙離開辦公室。

魏昊情緒激動。

“我不管你們用什麼方式,立刻給我聯絡上秦塔!讓他也給老子回來!回來!回來!!……”

【作者有話說】

謝謝兄弟們的發財小手,看完更新,順勢點點投票,也不花錢,感恩所有的兄弟們~我現在還冇搞明白這個月票具體是怎麼回事。等著搞明白了。也出台一個月票加更規則。大家先投吧。六哥金字招牌,絕不差事。就是前天剛剛爆發,現在屬實冇稿子了,不會差兄弟們的。謝謝大家~·都動動自己發財的小手啊,文章最後就有投票選項,點點點點點~好運來~福報到~全家樂逍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