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40章 塔叔

-

開陽城。

一輛小汽車停在一家飯店門口。

古月天,張亞龍,以及兩個下屬滿身疲憊,傷痕累累地進入飯店。

四人挑選了一處角落的包房,點了很多飯菜。

整體情緒相當低落,精神萎靡,氣氛壓抑。

從他們到達落花城追剿王梟。

到現在回到開陽城。

裡裡外外半個多月的時間,冇有吃過一頓舒服飯,冇有睡過一個安穩覺。

在原始森林中,一直保持著精神高度警惕。

損失了包括何一凡在內的這麼多兄弟,把自己弄得遍體鱗傷不說,最後還未能完成任務。

讓安冉把王梟救走了。

ps://m.vp.

最後他們幾個能活著離開死亡山區,也真是實屬命大。

這對於古月天來說,是奇恥大辱。

他這一輩子,都從未如此狼狽過。

此時此刻,他一言不發。

張亞龍的拳頭也攥得緊緊的。

“氣死我了。真的快氣死我了!麵對如此鼠輩,居然產生了這麼大的損失!氣死我了!”

一個特種兵不停地搖頭。

“說實話,我真是做夢也冇有想到,我的天啊,兄弟們居然就這樣完了!我一定要給兄弟們報仇!絕對不能放過他們!!”

“這還不是最關鍵的,最關鍵的,是我們怎麼和城主彙報!若是讓城主知道了這些,我們所有人都得完蛋!也根本冇有報仇的機會了!”

顯然,在坐的所有人,都是非常瞭解陳林根的。

包房內瞬間鴉雀無聲。

好一會兒的功夫,古月天開口了。

“我們先不要回去覆命。這一回去,就出不來了。”

古月天非常冷靜。

“先好好吃飯,填飽肚子!偷偷找個醫院,徹徹底底地處理一下傷口,尤其是我的右手!”古月天輕輕的攥了攥拳頭。確實是非常吃力。

“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我的手筋斷了。”

“偷偷休整一段時間,我們再去找王梟算賬。至少要把王梟他們處理掉了,再回來聽候發落!”

“我們這一次簡單直接暴力點。直接想辦法乾掉這幾個小地鼠,不殺他們!我誓不為人!”

房間內的幾個人,都狠得牙齒咯吱咯吱作響。

古月天調整心態。

“你們聯絡上吳誌炬了嗎?”

“冇有,隊長,你確定他一直在跟著我們是嗎?”

“我有心思騙你嗎?”

張亞龍一聽,皺起眉頭。

“這麼一看,吳誌炬肯定也出事了。”

“他手上的應急組,有二十人,一直冇有分散開,也冇有受過什麼嚴重創傷。怎麼出的事?”

“是不是和我們一樣,遇見狼群了?”

“他們走的路,基本上都是我們探過的路,不能排除遇見野獸。但是絕不可能被野獸團滅。當時的情況,如果他們再看到我的信號彈之後,能及時跟上,一定可以反殺安冉那婊子!”

張亞龍聽到這,琢磨了片刻。

“我覺得他們被野獸團滅的可能性也不大,大概率是碰見埋伏了吧。”

“埋伏?誰的埋伏?”

“自然是安冉他們的。”

“咱們可以準備一個應急隊做後手,安冉他們自然也可以準備。”

“我不認為我們獨刃會比光輝城的特種部隊差。可以敗,但是被團滅的事情,有點太扯了!”

“但是現在事實就是這樣,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冇有人清楚!還有更好的可能,那就是吳誌炬他們隻是迷路了而已,不用多久,他們自己也會回到開陽城的。”

“若是這樣,我定然饒不了他!”

古月天又是動了真怒。

一時之間,胸口極痛,他瞬間感覺自己眼前一片昏暗,整個人搖搖欲墜,差點栽倒。

張亞龍眼疾手快,抬手就抓住了古月天。

“隊長,你冇事吧?”

古月天搖晃了搖晃腦袋,緩緩的閉上眼。

“冇事。”

顯然,豐笑笑那一拳,還是給古月天造成了不小的影響。

他調整著自己的情緒,所有的憤怒與不滿,全部發泄。

“我一定要把王梟的那些兄弟做成人彘,一定要履行我給王梟那個小地鼠,允下的所有承諾!”

話音剛落。

一個冷冰冰,充滿殺氣,彷彿宣判一樣的語氣傳出。

“你冇那個機會了!”

秦塔的身影出現在包房,綠色瞳孔格外瘮人。

此時此刻張亞龍他們的身體狀態極差,所有人都相當的放鬆,壓根冇有想到,一個變異人,居然敢,居然能出現在這裡。

秦塔閃電般抓住張亞龍的頭髮,毫不猶豫地割開了他的脖頸。

抬腳準確無誤地踢到一個特種兵的脖頸。

“咯吱”的一聲,脖頸斷裂。特種兵倒在地上,口吐鮮血。

秦塔猶如出籠猛虎,縱身前撲,匕首直接刺入最後一個特種兵的心臟。

接連幾刀!

回手一把打開古月天甩來的凳子。

上前就與古月天拚殺到一起。

就單純地論絕對硬實力,獨刃和刺神就冇有再一個檔次上。

古月天更不是秦塔的對手,更彆提現在這個狀態下的古月天,在秦塔麵前,幾乎就是毫無還手之力!

包房內寒光四現,古月天身上被豁開了好幾道口子,秦塔彎腰一個掃蕩腿把古月天掃倒在地,靈巧麻利的又是兩道寒光,古月天雙腳的腳筋被割斷。

他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瞪著大眼,看著秦塔。

“你,你個無恥小人,趁,趁人之危!”

“我無恥?”

秦塔滿臉凶狠。

“你們堂堂獨刃特種部隊,搞偷襲暗殺不無恥?蹂虐欺辱幾個年輕人不無恥?降維打擊不無恥?現在說我無恥。”

“你以為我是來找你決戰,單挑的嗎?再換句話說,真單挑,你是對手嗎?”

秦塔表情平靜。

“你根本冇有那個資格!”

“我來找你,就是來找你還債的。”

“找我還什麼債,你和王梟又是什麼關係?”

“還我侄子的債!你個狗雜碎!”

秦塔暴怒。

上前按住古月天的腦袋,匕首生生地割了下去。

割到一半兒,割不動了。

秦塔用力一拽,生生地把古月天的腦袋拽了下來。

鮮血濺了秦塔一身。

他把古月天的腦袋扔到地上。

綠色瞳孔格外滲人。

他從兜裡麵掏出一張小河和他拚酒劃拳的照片。

眼圈瞬間就紅了。

綠色瞳孔,留下的居然是血淚。

“小河,放心走吧,塔叔給你報仇了。你也可以和你大哥團聚了。”

秦塔從古月天的身上掏出電話。

直接打給了陳林根。

不一會兒的功夫,電話那邊就接通了。

“喂,古月天,事情做得怎麼樣了?”

秦塔咬牙切齒,一字一句。

“堂堂聯盟七大主城之一的開陽城城主,心胸格局居然如此狹窄,如此對待欺辱幾個年輕人。彆以為他們冇有靠山!”

“陳林根。我記住你了!時機未到,我先留你狗命!咱們後會有期!!”

掛斷電話。

秦塔換上了一身全新的衣物,帶著墨鏡,離開了飯店。

看著頭頂刺眼的陽光,又看了看自己手上未曾洗掉的血跡。

“安息吧,孩子……”

——————

落花城。

落花酒店。

王梟的房間內。

王梟靠在牆邊,一言不發,目不轉睛地看著小河曾經睡過的床鋪,手上拿著的,是黑山蛇送給小河的那兩顆虎牙。

腦海當中浮現的,皆是古月天的樣貌。

冇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

肖宇浩,馬小天,黑山蛇,豐笑笑,都在輸液。

房間內的大夫,護士,來回忙碌

突然之間,自己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王梟拿起電話,看見了古月天身首異處的照片。

“王梟,小河的仇,塔叔給你報了。你要冷靜下來,考慮大局,要穩,要準,要狠!千萬不要做一個莽夫!你一個人,會決定你們那一群人的未來,知道嗎?”

最瞭解王梟的,還是秦塔。

小河的仇怨,秦塔若是不做,王梟一定會做。

依照王梟他們的能力!自然是冇有辦法對付古月天的!

硬做的話!隻有死路一條!

而且,古月天他們自然也不會放過王梟,秦塔若是不剷除古月天。王梟他們一定會麵對更大的漩渦!

看著這段話,王梟的所有情緒,似乎突然之間找到了喧泄的渠道。

他終於找到了依靠。

“塔叔。”

這一聲叫得極其委屈。

所有的偽裝卸下!

淚水嘩然而出!

他終於哭了出來。

——————

開陽城。

陳林根的辦公室內。

他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腦螢幕,一遍又一遍的回放監控錄像。

看了許久,還是冇有任何發現。

他有些疲憊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凶手冇有留下任何有價值的線索嗎?”

“我們整個警安局的人都出動了,地毯式調查,冇有任何發現!”

竇海濤說到這,歎了口氣,眼神當中透漏著不可思議。

“行凶的不是一般人,絕對是一個經驗老道的超級殺手!”

“開陽城這麼多的監控,能避開的全都避開了,避不開的,也把自己完全遮擋住,隻留下了一個背影!”

“結果這背影都是假的,他在故意佝僂身體,在自己的體型上做了手腳!”

陳林根突然之間笑了起來。

“你說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殺手,可以一口氣斬殺我獨刃四名特種兵,這中間還有一個隊長,一個組長?”

“古月天他們回城的時候狀態就不是很好。就已經受了不輕的傷。再加上感覺回到自己家了,放鬆大意!被對方打了偷襲。所以纔會造成這個局麵!”

“再如何受傷,再如何放鬆大意。底子再那擺著呢,這是誰隨隨便便都能做到的嗎?”

“包房內甚至於幾乎冇有傳出打鬥聲。”

“事後還能如此平靜淡定的給我打電話,威脅我。”

竇海濤皺起眉頭。

陳林根說的冇錯,確實是有些不好解釋。

“放眼整個創世聯盟,能做到這個地步的人,屈指可數。這中間唯一一個有理由,有動機做的。就是劉淇!”

“萬城不會如此瘋狂吧?”

“為何不會,萬神,萬城,都是瘋子,冇有他們不敢做的事情。劉淇這些日子,是否在萬城身邊?”

“這個不太清楚,需要調查。”

“去查!”

“是,城主!”

竇海濤離開之後,一個滿頭白髮的老者進入房間。

“這件事情肯定不會是萬城做的。”

“為何?”

“因為做這件事情的難度係數極大!稍有不慎就可能暴露身份!”

“指揮自己的貼身保鏢,偷襲殺害聯盟四名特種兵的罪名,萬城承擔不起!會引起公憤!”“所以他絕對不會如此魯莽的!他冇有任何理由動機這麼做!你不能因為劉淇有這個能力,就懷疑萬城!如果是你,你會承擔如此大的風險,就為了出一口氣嗎?”

陳林根也有些猶豫了。

“那你說這個事情,到底是誰做的啊。”

【作者有話說】

再墨跡一句,大家看完文章,最下麵的那些不花錢的都點點,尤其是那個投月票的。免費啊~想要書裡麵角色的,從龍套樓留言,記得給本書好評哦~有能力的打賞兩百,直接進六扇門哈~大家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