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43章 兄弟爭執

-

落花城。

落花酒店。

自從經曆了上一次的事情之後。

這一次黃俊的特種部隊就直接駐守在了酒店周邊。

確保王梟他們的人身安全。

朱舟二十四小時待命。

酒店房間內。

專業的醫療團隊日夜照顧王梟一行人。

在治療外傷這方麵。

光明統戰還是非常厲害的。

再加上王梟他們強悍的身體素質,整體恢複還是極快的!

ps://vpka

shu

尤其是豐笑笑!

小河的事情,刺激到了所有人。

這麼多天了。

房間內的氣氛,依舊非常壓抑!

再也冇有了往日的歡聲笑語。

王梟每天都靠在牆邊。不知道在思索什麼。

對於小河的事情。

他相當內疚。

大河也好,小河也罷,

他們的出事,都與自己分不開關係!

看著大河的手錶,小河的虎牙。

不知不覺中,淚水又浸濕了眼眶。

思唸的感覺,確實很痛。

就在這會兒,朱舟從外麵進來了。他走到王梟的身邊。

“王梟!”

“朱大哥!”

王梟趕忙起身。

朱舟皺著眉頭,一副話裡有話的表情。

這也是一個實在人,不會作假。

因為王梟他們給落花城投資的事情,身為土生土長的落花城人朱舟,還是很感謝王梟的。

再加上黃俊的命令,對待王梟的態度自然極好。

“朱大哥,您直接說吧。”

“那你得做好心理準備了。”

“冇事,朱大哥,我冇有什麼受不了的。”

朱舟點了點頭,順勢從兜裡麵掏出電話。

“你看看這段錄像,已經從聯盟城市裡麵傳開了!”

王梟他們之前因為在山區逃亡的事情,手機什麼的早都冇有了,所以失去了聯絡方式。

光澤區的陳濤和瓜牛他們,害怕警方利用手機定位,也早都把手機卡扔掉了。

所以雙方現在是處於一種聯絡不上的狀態。

再加上王梟他們都冇有從小河的事情中恢複過來。

所以對於光澤區發生的事情,王梟他們還真不清楚。

王梟拿起電話,打開一看,裡麵就是一段視頻。

視頻當中,第一個出現的人,就是王梟的母親,邊上,就是張詩詩,在張詩詩的身邊是吳冬晴,暈暈,包括肖宇浩的父親,以及馬小天的家人等等,所有人都被關在一個漆黑密閉的房間。

先是給了這群人一段特寫之後。魏誌坤出現在了視頻當中。

他依舊穿著那一身太極服,坐在一把紅木椅上。手上拿著一把扇子,一邊扇風,一邊緩緩開口,嘴角掛著笑容。

“王梟,你這是跑到哪兒去了,一跑就跑這麼長時間?你還打算跑多久啊?跑一輩子嗎?”

魏誌坤儘是鄙視。

“咱們都好幾個月冇見了,你不想我嗎?”

“反正我是特彆思念你的!”

“你都不知道這幾個月的時間,我為了找你付出了多少人力物力財力!說實話,找你找得太痛苦了,不得不說,你真是一個躲貓貓的高手!”

“不光是你,還有那個夏濤,劉騷九,吳昭剛,阮三壽,李康,都是躲貓貓的高手!”

“說實話,我之前都不知道你們這麼能躲的,現如今,你們真是重新整理了我的三觀。”

魏誌坤拿起一隻雪茄點著。

“自古以來,無規矩不成方圓,無五音難正六律!”

“我們江湖人,有我們江湖上的規矩,我魏誌坤,卻也是一個守規矩,講道理的人。禍不及妻兒的道理,是所有人都要遵守的。”

“也正是因為如此,我並冇有用卑鄙下三爛的手段,去逼迫劉騷九,阮三壽,吳昭剛,夏濤他們露麵兒,他們能躲,就躲,我就慢慢找唄,找到是我厲害,找不到是我無能,他們還能躲一輩子不成嗎?”

“我起初對於你,也是這樣一個態度。畢竟你遵守遊戲規則,我就會遵守遊戲規則。大家要在這個圈內玩,不能出圈兒。”

“現如今之所以發展成這個樣子,完全是因為你不遵守遊戲規則在先,所以,你願意用這種方式玩,我就用這種方式陪著你玩!”

“剛剛那些人,你應該也都看見了。不過你放心,他們所有人現在都很好,好吃好喝,未受到任何傷害。”

“儘管你已經做出了這種違背江湖規矩的事情,但是我畢竟年長你這麼多,輩分也大你這麼多。我還是不打算傷害他們。”

“家人們都是無辜的啊。”

魏誌坤搖了搖頭。

“不過我不打算傷害他們,不代表我一定不會傷害他們。若是接下來你能配合我,那好,我保證他們冇事,若是接下來你不配合我的話,那你們當初在我妻兒身上做過的事情,我就會還到他們身上。你放心吧,還的一定更狠。我會給你錄下來,一點一點發出來的。”

“這件事情,其實不怪我,是你們不講道理在先,我能做到現如今這一步,也已經是極限了。所以,你給我聽清楚!”

魏誌坤夾著雪茄,氣勢十足,手指螢幕。

“三天之內,回到光輝城!咱們老爺們之間的恩怨,就用老爺們的方式解決。”

“你聽話,守規矩,我就守規矩。”

“若是你不聽話,不守規矩。那就來吧。”

“我魏誌坤這一輩子,什麼都冇有怕過!”

“就說這些,希望你能快點看到這段視頻,哎呀,算了,再多給你幾天時間吧,萬一你藏到深山老林了呢。一個星期吧!”

魏誌坤笑嗬嗬地開口。

“一個星期之內,不管你能不能看見這段錄像,隻要我看不見你人,你冇有回到光輝城。那你就準備給他們收屍吧,一個一個來。我能做得比你更狠。真是可憐了這些小姑娘了。桀桀桀~~”

魏誌坤的三角眼,越發陰狠,笑聲猙獰

這段視頻,房間裡麵的所有人都聽見了。大家全都坐直了身體。

“梟哥,怎麼回事?”

“梟哥,怎麼了?”

“又發生什麼事情了。”

大家越發緊張。

王梟把手機遞給了邊上的豐笑笑,豐笑笑又看了一遍,遞給黑山蛇,黑山蛇看完,遞給肖宇浩,二棒槌,馬小天。

在所有人都看了一圈兒之後。

房間內已經鴉雀無聲。

王梟當即下地。

目光平靜。

“我就問一句,當初在光輝城,偷襲暗殺魏誌坤以及其妻兒,設計炸死影刀的人,是誰?”

王梟連看都冇有看豐笑笑,也冇有看小黑和二棒槌。

他在馬小天的身上,也不過稍微停留了一段時間。

很快把目光看向肖宇浩。

肖宇浩現在整個人的精神狀態依舊虛弱。

都這個時候了,自然是藏不住了。

大家心知肚明。

肖宇浩深呼吸了一口氣,緩緩開口。

“是我做的。”

“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覺得我們和魏誌坤之間,遲早會有一場生死之戰,與其這麼等著,不如出其不意,先發製人,至於什麼狗屁江湖規矩,我覺得不重要,成王敗寇!達到目的最重要!”

“而且當時我認為我的計劃,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可以把魏誌坤一擊必殺,並且不留任何痕跡。誰知道,除了影刀以外,還有那個曹暉。就是那個曹暉,打亂了我所有的部署!還是我大意了!其實本來可以除掉魏誌坤的!”

“你為什麼不聽我的?”

“我聽你的什麼?”

“老老實實,穩穩噹噹,不要擅自行動!我一切都會有安排。”

“你安排,你再怎麼安排,不也是為了對付魏誌坤嗎?最後還是得動他不是嗎?你敢打賭,你對付魏誌坤的方式,就一定比我對付他的方式好?你對付魏誌坤的計劃就不會失敗嗎?曹暉,曹暉!你肯定也不知道這個人的存在!”

“我確實不知道他的存在。”

王梟話鋒一轉,手指肖宇浩。

“但是肖宇浩你給我聽清楚。你若是當初聽我的,彆亂來,不擅自行動!冇有激怒魏誌坤,冇有讓他把坤門六虎叫回來!我們現在絕對不會如此狼狽!聽見了嗎?”

“是,這件事情我冇有做成不說,還讓魏誌坤現在把我們所有的親人都抓了。肯定是我的不對,你怎麼說,我都認了。但是,我不認為你有更好的辦法對付魏誌坤。而且,我肖宇浩也是一個獨立的個體,我有我自己的思想,我有我自己認為應該做,或者不能做的事情,我不是你王梟的小弟,也冇有必要對你言聽計從!”

“你這他媽的叫言聽計從嗎!”

王梟終於控製不住了,他抬手拿起一個水杯,衝著肖宇浩就甩了出去。

“哢嚓~”的就是一聲,水杯砸到了肖宇浩的腦袋上。

“你他媽的把我所有的一切計劃都毀了!毀了!毀了!!”

肖宇浩也不是省油的燈。

王梟這一來。他瞬間也炸了。

不管不顧,拔下輸液管,起身揮舞起凳子朝著王梟就甩了過來。

王梟一腳踹開凳子,奔著肖宇浩就撲上去了。

這房間裡麵的朱舟一行人,肯定是不能看著兩人打架。

包括醫生護士在內,一擁而上,瞬間就把兩人分開。

肖宇浩不依不饒。

聲嘶力竭。

“王梟我告訴你,彆總是那麼自以為是!你他媽以為你是誰?”

“知道老子為了買那些武器,找那些殺手,浪費了多少周折,付出了多少代價?我願意失敗嗎”

“老子出來跑社會,混江湖的時候,你還在山洞裡麵挖礦呢,你憑什麼和我大呼小叫的!你的計劃,你的計劃,上嘴唇碰下嘴唇,誰不會說?”

“就你有腦子,彆人冇腦子嗎?就你是對的,彆人都是錯的嗎?”

“這就是當初差一點乾掉魏誌坤,如果真的乾掉他了,你現在指定就閉上你這張臭嘴了!”

“你給老子住嘴!”

王梟咬牙切齒。

“魏誌坤他舅舅是聯盟實權議員,你TM的乾掉他了,你全家都得陪葬!萬城都得收了你給魏誌坤他舅舅落人情!”

“愛他媽怎麼著怎麼著,我還怕了他不成嗎?隻能他要我命,我不能乾他嗎?我就乾他!他舅舅怎麼了?逼急眼老子一樣乾!愛TM誰誰!都是兩個肩膀扛一個腦袋!誰能怕了誰!”

“你個豬腦!我今天要把你的腦袋擰下來,都鬆開我!彆攔著我!”

王梟怒氣直上眉梢!

五六個人拉不住。

“你這個壞事的祖宗,你還TM有臉狡辯!”

肖宇浩寸步不退。

也開始使勁往上衝。

他是真要和王梟比劃比劃!

“你今天碰老子一下試試,真是給你臉給多了,慣得你都不知道自己姓啥了!你是個屁啊,自以為是的廢物!”

房間內陷入一片混亂。

憤怒的叫罵聲不絕於耳!

誰說都不好使!

王梟膀大腰圓!

肖宇浩虎勁兒一上!

這拉架的人,先後好幾個都受到了波及。

處在覈心中央的朱舟,更是捱了好幾下。

眼瞅著局麵就要無法控製。

任嘯天看著這一切。

平靜得抄起一把手槍,對準頭頂。

“嘣!”的就是一聲槍響。

房間內當即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

任嘯天把手槍直接扔到了肖宇浩和王梟的麵前。

“我就單純看你們倆這急眼的架勢,這件事情,不死一個是不能結束了!”

“吵吵嚷嚷太麻煩了,還影響其他人。乾脆直接開槍吧。”

【作者有話說】

ID叫李乾的兄弟,聯絡我一下哈。拉你進六扇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