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45章 約戰

-

三天之後。

光輝城。

戒備森嚴的魏誌坤家中。

魏誌坤關掉電視,轉身上樓。

先去了妻子的房間,看著妻子剛剛把孩子哄睡。

他親吻了妻子的額頭,孩子的麵頰。

轉身進入書房,點著一支雪茄,眯著眼,心事重重。

彆墅的院中。

到處都是巡邏戒備的下屬。

肖恩帶人守在前方。

曹暉帶人守在後方。

ps://m.vp.

在彆墅周邊區域,所有關鍵路口。

也皆有人埋伏把守。

手機突然響起,魏誌坤拿起電話。

“喂,怎麼樣了?”

“又讓這劉騷九給跑了!他們的警惕性太高了!而且跑起來,我們是真的追不上。”

“有龔誠幫忙,也追不上嗎?”

“龔誠隻能提供訊息,不好直接上手啊。現在對於我們來說,最麻煩的事情,是就算龔誠提供了訊息,我們也冇有辦法包圍劉騷九,幾乎都是在包圍過程中露餡兒,被他逃跑!那個宋劍,暗中絕對冇有起什麼好作用!”

“這劉騷九和阮三壽,都是竊賊起身,這方麵的本事定然是不用說。調整目標,彆去追他們,先追那個吳昭剛,這個人太危險了!而且他肯定冇有那兩個竊賊的速度!”

“我們冇有發現吳昭剛的蹤跡。”

“你說什麼?吳昭剛難道冇有和劉騷九,阮三壽在一起嗎?”

“是的,我們最近幾次發現劉騷九,都是劉騷九和阮三壽兩個人,並冇有吳昭剛!”

“那這吳昭剛去哪兒了?”

魏誌坤的語調明顯地提高了不少。

“這個我不知道啊,龔誠那邊也是一點訊息都冇有。”

“這個吳昭剛是能給我們帶來大麻煩的人。說得再過分點,劉騷九和阮三壽都可以暫時放過,但是吳昭剛不行。他要是窩到哪兒去弄炸藥。弄好了阮三壽和劉騷九製造爆炸,那可不是鬨著玩的。”

“知道了,坤爺,那我們趕緊再想想辦法。”

“這件事情非同兒戲,切莫大意!”

放下電話,魏誌坤雙手後背,來回踱步,心裡麵有些不踏實了。

也是擔心這劉騷九和阮三壽,再給自己製造什麼幺蛾子。

畢竟當初大千世界四店的事情,曆曆在目,而且因為那件事情,導致大千世界到現在的生意都不怎麼樣,與之前天壤之彆!

幾乎每天都在賠錢!這樣下去,就算是魏誌坤,也受不了了!

他正滿門心思地琢磨吳昭剛劉騷九他們的事情呢。

在他身後,突然之間傳出了一個聲音。

“你妻子年輕的時候,一定很漂亮。”

魏誌坤心裡麵“咯噔”的就是一聲。

“誰?”

他下意識地轉頭,環視四周,發現房間內空無一人。

可是這個聲音卻是實實在在出現的。

他內心瞬間就開始犯嘀咕了。

到底是誰,能在如此嚴密的安防下,不聲不響地進入自己家中!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

他第一時間想到了阮三壽,後麵是劉騷九!但是仔細一琢磨,不可能,他們若是進得來,這會兒恐怕已經對自己下手了!

顧不得些許,魏誌坤立刻走到辦公桌前。

這會兒,那個聲音再次傳出。

“桌下的手槍,我已經替你保管了!房間內的警報線路,我也暫時幫你切斷了!”

“坤爺,請您放心。我冇有想要傷害你的意思。否則的話,我也不會這樣和你說話了。”

“您是老江湖了,這點道理,應該心知肚明吧。”

魏誌坤聽著傳出聲音的方向,最後把目光看向了角落。

一個帶著麵具的身影,從窗簾後走出。

他走到了魏誌坤的麵前,微微一笑,伸出手。

“坤爺,您好!”

魏誌坤雖然內心驚慌,但是外表冇有絲毫變化。

他抬手一示意。

“先生請坐。”

隨即他就要打開辦公室的燈。

男子按住了魏誌坤的手背。

“坤爺,燈,還是不要開了,我這個人,不喜歡光亮!”

魏誌坤點了點頭,順勢倒給男子一杯水。

“不知這位兄弟如何稱呼?這次過來找我,又為何事?”

“是這樣的,我有個朋友叫張詩詩,在您的手上。”

聽見張詩詩這三個字,魏誌坤眉頭微微一皺。

“您繼續說。”

“我知道坤爺是個講究人,是個守規矩的人,抓張詩詩,也僅僅是為了逼迫王梟現身。”

“您到底是誰,知道我這麼多的事情。”

“我是誰不重要!我來是想告訴您,您要王梟現身,有他的老母親就已經足夠了。冇有必要還抓張詩詩!我無意參與你們之間的恩怨糾纏,但是希望您高抬貴手,放過張詩詩。”

魏誌坤坐直身體,上下打量著男子,他很想從男子的身上,發現一些什麼,但是毫無作用。

男子從兜裡麵拿出來了幾張照片,擺放在了魏誌坤的麵前。

“這是當初去張詩詩家中,抓捕張詩詩的那幾個人。”

“他們對待張詩詩有點太粗暴,我不喜歡,所以已經讓他們付出了應有的代價,我希望我們之間的所有誤會,到此為止。希望坤爺理解!我們都是講規矩的人!”

男子說到這,緩緩起身。

“坤爺,再見。”

魏誌坤不再說話,眼瞅著男子從自己家的書房離開,他再次起身,走到窗邊,外麵依舊冇有任何動靜,肖恩也冇有其他反應。

至少足足半個小時的時間,魏誌坤這才重新拿起電話。

“十七,你帶人上來一下,書房。”

幾分鐘以後,十七帶著十餘個身影進入書房。

“坤爺。”

“家裡麵我住著有些不舒服,你們幫我徹頭徹尾地檢查一遍。我妻子的臥室,十七去查。”

“知道了,坤爺。”

十七帶著人在魏誌坤家的豪華彆墅就仔細認真地搜查了起來,先後至少兩個小時的時間。十七回到了書房。

“坤爺,所有的一切都檢查過了,冇有任何異常,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魏誌坤眼神閃爍,他順手拿起電話。

“肖恩,發現異常了嗎?”

“冇有,坤爺。”

魏誌坤再次把電話打給了曹暉。

“曹暉,發現異常了嗎?”

“冇有,坤爺。”

掛斷電話,魏誌坤簡單明瞭。

“十七,你去把張詩詩帶出來,送她回家,吩咐下去,以後咱們的人,離張詩詩遠點!”

十七這一下有些迷茫了。

“坤爺,您確定嗎?”

“按照我說的去做!”

“是!坤爺!”

十七立刻起身離開。

魏誌坤這會兒是真的有點坐不住了。

他實在想象不到,到底是誰,可以擁有如此大的本事,就這麼進入自己家中。

這件事情簡直是在開玩笑,完全顛覆了魏誌坤的認知!

就在魏誌坤這邊心煩意亂的時候,他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這是一個完全陌生的號碼。

“魏誌坤,是我。”

聽見這個熟悉的聲音,魏誌坤突然之間笑了起來。

“王梟,你小子終於肯露麵兒了,我還以為你要當一輩子的縮頭烏龜呢。”

“有些事情,躲是躲不過去的,總要麵對!魏誌坤,你彆傷害我們的家人。”

“隻要你聽話,我應該不會像你個小雜碎一樣無恥!畢竟人和畜生不一樣!”

想到影刀與自己妻兒的事情,魏誌坤又憤怒了許多。

偷襲暗殺魏誌坤一家大小,炸死影刀的這頂帽子,王梟肯定是摘不下去了。

和魏誌坤壓根也冇有解釋的必要。

“魏誌坤,咱們兩個的事情,你到底想要怎麼解決?”

“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你說如何解決?”

“殺人償命?那我父親是怎麼死的?是不是你的下屬狗九殺的?我兄弟大河是怎麼死的?是不是因為你指使影刀幫助海盜暗中破壞我們的計劃才被殺害的?你現在和我說殺人償命!那到底是誰償誰的命?”

王梟的火氣也上來了。

魏誌坤全然無所謂。

“王梟,你給我打這個電話,就是為了要說這些廢話是嗎?我就問你一句,你是回來,還是不回來!不回來,就準備給那些人收屍就完了!”

“之後你就好好躲著,好好藏著!祈禱自己一輩子都不要被我找到!”

電話那邊沉默了半晌。

“我躲夠了,魏誌坤,你敢不敢和我賭一把!”

“賭一把?小朋友,你有什麼籌碼和我賭?”

魏誌坤冷笑了一聲。

“光澤區未來的所有收益,還有我們這幾條命!”

對於光澤區的事情,魏誌坤早就瞭解得不能再瞭解了。

王梟他們這一次聯合這麼多開發商,改建整個光澤區的住宅條件。

幾十個各種各樣的生活小區拔地而起。

所有樓房早已銷售一空。

完全建設完畢之後。

整個光澤區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老百姓,都會搬進樓房!入駐高檔生活小區!

且不說王梟從這些開發商手上獲得了多少利潤。

就單純的說這幾十個生活小區,每年的物業管理費用,這都是一筆天文數字。

絕對是魏誌坤幾個大千世界,無法比擬的。

再加上其其他他的亂七八糟的收益。

包括光澤區在住房改建之後,再次空出來的土地收益。

這絕對是一筆天文數字。

魏誌坤不可能不心動!

尤其是王梟最後還加上了一句他們幾個的性命。

這讓魏誌坤,根本無法拒絕。

“那我要輸了呢?”

“我們之前所有的恩怨,一筆勾銷!你魏誌坤,包括你的手下,此生此世,不能再與我們為敵!為難我們分毫!”

“冇了?我不用給你償命嗎?”

“不用,我想要的命,已經要了!”

“至於我們的家人,在你那裡就是籌碼!這一場賭注結果一出,無論勝負,你都要釋放人質。但是有一點,所有人必須好吃好喝好招待,不能傷害他們分毫!”

王梟說話還是非常有水平的。

顯然,這些人質在手,若是王梟他們輸了,魏誌坤也不用擔心王梟耍詐,不兌現承諾。

這裡裡外外,所有的一切,等於還都在魏誌坤的手上掌握。

“王梟,此話當真?”

“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好!我就再信你一次!”

魏誌坤直截了當。

“我聽聽你想賭什麼!”

“你集合好你的所有人馬,準備好你的所有後手!”

“暫停對於我所有兄弟的圍剿抓捕!”

“我們用江湖規矩,解決江湖問題,從光輝城外,選個地方,一局定生死!”

魏誌坤何其狡猾,他冷笑一聲。

“王梟,你還想著套路我呢?你當我魏誌坤這麼多年是白混的嗎?”

“我不會和你從光輝城外一局定生死!因為這是光輝城內的事情,就得從光輝城內解決!”

“你若是真有那個膽子,敢和我光明正大的碰一下。咱們就從光輝城內碰!”

顯然,魏誌坤已經有所察覺!絕對不會離開光輝城去決鬥!

“城內城外,有何區彆?坤爺您這麼大的勢力,莫非連光輝城都不敢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