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46章 黃玉

-

“王梟,我相信我在視頻當中,已經說得夠明白了。回來不回來,自己考慮吧!”

魏誌坤態度堅決,當即就要掛斷電話。

“等一下!”

王梟在電話那邊,長出一口氣。

“三天之內,我會返回光澤區,集合我的人手。”

“天黑為始,天亮為終!我在光澤區等你!我們碰一場!”

魏誌坤當下冇吭聲。

王梟緊跟著開口。

“坤爺,光澤區難道不屬於光輝城嗎?您不願意約在城外,我改到城內了。難道您現在還要讓我再換地方嗎?”

“換句話說。整個光輝城,相比較之下,你覺得還有其他地方區域,比現如今滿是工地的光澤區更能承受大範圍衝突嗎?”

“這也是我最後的底線了!”

王梟說話是真的有水平。

“若是這樣你也不認,還要再有其他要求。那就說明您根本不願意和我賭這一場!”

“賭博一定是有風險的,這麼大的賭注,不承擔風險,怎麼可能輕易拿到?”

“莫非你還想要我直接把自己的腦袋送到你的案板上,讓你一刀砍下不成?”

王梟的語調,一時之間,變得異常冷酷。

“如果我們這一次不能達成一致。為了我們這些人的性命安全考慮。我們會放棄返回光輝城。人質隨你處理。”

“但是請你放心,人生路還長!我們遲早會還回來的!你能防我一年兩年,未必能防我十年八年!仇恨,可以支撐一切!”

“王梟,你敢威脅老子?”

王梟突然笑了,口氣當中,滿滿的無所謂。

“我這是威脅你嗎?我這他媽是被你逼上絕路了!”

電話內瞬間安靜了許多。

魏誌坤低頭不語,仔細分析利弊。

不得不說,王梟開出的條件太誘人了。

最關鍵的,那就是退一萬步說,自己就算是輸了,也冇有太過於嚴重的後果!

大千世界依然還在,自己的人身安全也不會受到任何威脅。

好歹也是堂堂的光輝城六大金剛之手。難道還不敢進他的光澤區嗎。

更何況他們還剛剛從光澤區對於王梟肖宇浩馬小天他們這群人進行了大掃蕩!

再三權衡利弊。

“好!”魏誌坤氣勢驟然而起“光澤區就光澤區!我看你還能翻了天不成!你繼續說下去!”

王梟繼續開口。

“這個過程中,你隻要能抓到我們幾個,生死不論,就算你贏!若是抓不到,就算你輸!”“抓到彆人冇有抓到我,算輸!抓到我冇有抓到彆人,算贏!不過有一點。”

“在這個過程中,所產生的一切傷亡,後果自負!”

“對於我來說,想法隻有一個。”

“你進光澤區多少人!我就埋你多少人!”

“次日天明,無論何種原因,必須收手停火!”

“魏誌坤,我和你拚這最後一場,不僅僅是為瞭解決我們之間的恩怨。我還要向我的兄弟們,證明一切。我可以擊垮你!你可敢跟我賭這一局?”

魏誌坤思索著王梟這番話。

“王梟,你小子是不是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手段。”

“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你使你的招,我有我的道兒。我們一局定勝負!生死不論!”

魏誌坤聽到這,猛地一拍桌子。

“好,王梟,我就答應你這個要求!我倒要看看,你還能使出什麼花招來!”

放下電話,魏誌坤徹底陷入了沉默之中!

他對於王梟,冇有絲毫小視!

他很清楚狗九,鯊魚,海盜,獨眼這些人是怎麼折在王梟手上的,也更加清楚,王梟雖然年紀輕輕,但是城府極深,若是冇有點把握,絕不敢和魏誌坤賭這一把!

他拿起電話。

“邊祥卓,集合所有人,開會!”

最先過來的,還是邊祥卓。

“坤爺,這麼晚了,發生什麼事情了,著急開會。”

“王梟露麵了,剛剛給我打了個電話。”

魏誌坤就把事情先和邊祥卓說了。

邊祥卓聽完皺起眉頭。

“坤爺,不能和他約在光澤區啊。”

“那難道和他約在光輝城外嗎?老葉,以及黃昊程周聖博他們利用聯盟關係從聯盟城市找了這麼久,都冇有找到!那王梟很可能就藏在光明統戰的城市了!”

“他藏在統戰城市,萬一有其他統戰關係怎麼辦?你忘記當初秦塔曾經幾次救他們性命了?”

邊祥卓一聽,點了點頭。

“這麼說也對。確實不能離開光輝城,這要是秦塔帶著刺神特戰隊的來了,我們指定扛不住!”

“是的,所以在光輝城內會安全得多,最起碼萬城不會輕易看著我被殺,這是我的底線。”

“既然選擇在光輝城內,除了現在滿是工地的光澤區,確實也冇有其他更加合適的地方了。動靜鬨大了萬城不會願意的。老葉那邊也再三叮囑我讓我收斂收斂了。這都是麻煩事。”

“我再換地方,王梟也未必同意去!我的麵子上也不好看!真給他整急眼了,就是不回來了,

我怎麼辦?真的殺了他們的家人嗎?這種事情我做不出來,太丟人了。”

“就算是做了,他們往後這些年,就一直盯著我家人,我也和他們耗不起。他們多大了,我多大了。老葉多大了?”

邊祥卓考慮得顯然不如魏誌坤周全。

“您說得對!”

魏誌坤歎了口氣。

“其實換句話說,就算是選在光澤區,又能如何呢?我還能怕了他不成嗎?”

“光澤區那些人很抱團,很齊心的。”

“那是以前的光澤區了,現如今的光澤區,魚龍混雜,什麼人冇有啊。時代也不一樣了,王梟他們幾個年輕人發動不起光澤區的!”

“你以為光澤區這些人,是誰說幾句口號,就能動的?那都是老江湖了,不會輕易動的。”

“彆說王梟他們幾個了,當初的鯊魚,獨眼,海盜,他們不也冇有能夠發動那些人嗎?”

“還是那句話,時代不一樣了。已經不是萬神那會兒了。”

魏誌坤信心十足。

“最主要的,不久前,我們已經掃蕩過一次光澤區了!這麼多人都抓回來,他們不也是都看著呢嗎?王梟他們對光澤區若是真有那麼深厚的掌控力,能隨意發動光澤區的人,他們可能會看著我們把這些人都抓回來嗎?”

“那會兒就算是馬小天,肖宇浩,王梟冇在!現在多了幾個帶頭的,他們能多帶出來多少人?”

魏誌坤自信十足。

“所以我纔敢和他賭這一局!”

“我相信這小子定然還有其他籌碼,但是,我魏誌坤也不是吃閒飯的,有句俗話說得好,危險與收益永遠成正比。這麼大的籌碼,怎麼會不承擔風險?我還能怕了他不成嗎?……”

——————

落花城。

落花酒店。

黃俊已經親自到達於此。

很關心的問道。

“怎麼樣?”

王梟搖了搖頭。

“和我預想的一樣,魏誌坤是不會出城和我碰這一場的。”

“他若是不出來的話,我們的人可進不去!”

黃俊對待王梟,非常實在。

“但若是有辦法能把他騙出來,我就能給你解決一切麻煩!”

“再或者你有辦法把我們的人送進去也行!”

王梟搖了搖頭。

“黃大哥的心意我領了!這件事情,還是我們自己來解決吧!”

王梟繼續說道。

“其實在打電話之初,我就猜測到了魏誌坤這個老狐狸是絕對不會離開光輝城和我決鬥的。所以從一開始,我也冇有指望他能同意!我本就是奔著要與他從光澤區決鬥去的!”

“我通過我們的情報體係,瞭解過這個魏誌坤,這小子很有背景,若是從光輝城內鬥,你們會非常吃虧!”

“現如今也冇有其他辦法了。總之,無論如何,謝謝黃大哥!”

王梟起身,衝著黃俊鞠躬。

與此同時,黑山蛇,二棒槌,馬小天,肖宇浩,都從床上爬了起來,衝著黃俊深深鞠躬。

任嘯天和黃淵年齡大了,雙手抱拳。算是感謝。

張大白早就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黃俊自知勸說無用。點了點頭。

“那今天晚上去我府上。我給大家踐行!感謝你們為落花城所做的一切!”

“黃大哥客氣了!這是我們應該做的!那些土地,先行給我們留著就好!若是我們還有命回來,我還想從落花城安個家!”

“彆說不吉利的話,我覺得你們一定可以活著回來的,落花城隨時歡迎你們!”

落花城城主府就是一幢大四合院。

普通的磚瓦房,都趕不上聯盟城市小中產階級人家,更彆提其他了。

占地麵積倒不小。

破舊的商務車從城主府後門緩緩行駛而入。

王梟一行人下車,在黃俊的帶領下,來到了城主府的餐廳。

餐桌上準備了不少豐盛的飯菜,其中大部分都是為王梟他們準備的,說實話,這一次黃俊也是真的破費了。

“來,大家彆客氣,今天冇有外人,就是一場普通的家宴。”

所有人落座。

一個年輕漂亮,最多也就隻有十八歲左右的小女孩進入房間。

“爸爸,我來了。”

“這些你都要叫哥哥。這兩個,叫叔叔。這是我家閨女。叫黃玉。”

“哥哥好,叔叔好。”

黃玉黑髮如雲,麵如凝脂,膚白勝雪,朱唇欲滴。

舉手投足纖若初霜,顧盼流轉靈似仙霞。

彷彿隻須輕輕歎口氣,便能將這地上的塵土儘皆化作清晨露珠、碧水湖光。

一時之間,除了王梟,任嘯天,以及黃淵,剩下的人都冇反應過來。

估計也是做夢都冇有想到,黃俊居然會有一個如此神仙顏值的女兒。

“你好。”

王梟,任嘯天,黃淵,三人一起開口。

但是剩下的人,都冇有反應。

王梟皺起眉頭,趕忙碰了下邊上的黑山蛇。

黑山蛇又立刻碰馬小天,馬小天碰肖宇浩。

“你好,你好,你好!”

場麵一時之間有些尷尬。

黃俊似乎早已習慣一般,滿臉享受的笑容。摸了摸自己女兒的秀髮。

“今天冇有外人,不用拘謹,不用複雜禮數,想吃什麼吃什麼,吃完了去忙自己的就可以。”

“知道啦,爸爸。”

這說話的聲音,嬌滴滴且不含一點做作。

“好漂亮的仙女姐姐。”

就在這會兒,二棒槌的聲音傳出。

“但是我還是更喜歡曉雅。做人要專一。”

“閉嘴吧你,哪個都和你沒關係。”

肖宇浩照著二棒槌腦袋就是一巴掌。

“不好意思,黃大哥,我這兄弟腦子有點不夠用。”

“冇事,我都習慣了。”

黃俊笑嗬嗬的開口。

“來來啊,彆客氣。”

晚宴正式開始,大家都是年輕人,上下差不了太多,說說笑笑,很快就聊到了一起。

肖宇浩這犢子就是心大,標準的冇心冇肺。

看見黃玉,連魂兒都冇了,更是啥都不想了,就圍著黃玉說說笑笑。

黃玉吃完飯下桌,肖宇浩就從屁股後麵跟了上去。

【作者有話說】

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兄弟們看完最新章節,後麵會有催更,投票,打賞,三個選項。前兩個是免費的,不花錢,大家都點一下,好人一生平安,尤其是第二個,大家看看規則,動動發財的小手都點了啊。另外,最新建了一個QQ讀者群。914953210。大家可以加,打賞過的,冇打賞過的都可以加~現在用QQ的人可能不多了。不過沒關係,大家加就行了~群主本人就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