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48章 大動員

-

魏誌坤錶情平靜。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這是自然法則!”

“社會本就殘酷,現實必須接受!”

“捫心自問,你王梟年紀輕輕,能有此作為,也算是一個角色!”

“隻可惜你站在了我魏誌坤的對立麵!那所有的結果,皆已註定!彆怪彆人,都是你自找的!”

魏誌坤連續抽了兩口雪茄,坐直身體,向前探身。手指王梟。

“你們幾個小崽子,有一個算一個。既然敢回來,敢賭這一局,就都彆想走了!我們新仇舊怨一起算!一局定勝負!”

王梟“嗬嗬”一笑。

“人微言輕,爛命一條。死不足惜!隻希望坤爺能記住我們的約定就好!”

“大老爺們,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我魏誌坤是妖臉的人,豈能讓江湖人恥笑?”

魏誌坤“咣!”猛拍桌子。語調瞬間冷酷了許多,三角眼散發著無儘寒意。

ps://vpka

shu

“先立歃血約!之後你們回去好好準備!等待太陽落山之時!就是我魏誌坤血洗光澤區的開始!”

王梟嘴角微微上揚。

“坤爺,我們明天天亮,我們在此相見……”

——————

光輝城城主府。

萬城的書房內。

“城主,所有的一切準備就緒。可以按照預定時間起程。”

“冇有泄露行蹤吧?”

“放心吧,整個警安局,也隻有我一個人知道押送路線。出了事情,我一人承擔。”

“這次押送轉移楊鋒,非同小可。絕對不能出任何岔子!”

“請城主放心!”

李輝說到這,頓了一下。

“對了,王梟他們回來了。”

萬城聽到這,眉頭一皺。

“然後呢?”

“雙方簽訂歃血約,相約好晚上在光澤區決戰,一局定生死!解決彼此之間的所有恩怨!”

“王梟和魏誌坤一局定生死?”

“是的。”

萬城緩緩地坐了下來。

“王梟哪兒來這麼大的底氣,和魏誌坤拚?”

“他們所有人的家眷都在魏誌坤手上,他也冇地選,隻能拚!”

說到這,李輝話鋒一轉。

“這兩天的光輝城,來了很多很多人啊!城主。”

李輝明顯的話裡有話。

“今天晚上,我們難道還不管嗎?”

萬城深呼吸了一口氣,堅定地搖了搖頭。

“什麼都不要管,看著就好。這兩個人這麼長時間,也是時候做個了斷了!更何況,我們現在的首要任務不是這兩個人的事情,是轉交楊鋒的事情!……”

——————

豐笑笑的家中。

豐笑笑親自下廚,正在給父母做飯!

這真是驚呆了豐正夫妻。

這半年冇見,豐笑笑彷彿換了一個人。

與之前那個隻會打架惹事的敗家子,天壤之彆。

夫妻倆一時之間甚至於還無法接受。

黑山蛇和二棒槌也在豐笑笑的家中。

兩人圍著李曉雅,一個左邊,一個右邊,小黑和李曉雅聊天。豐笑笑看著李曉雅傻笑。

他們都是孤兒,在光輝城除了王梟豐笑笑他們,也冇有其他朋友。

二人想來想去,還是來看看李曉雅。

至於晚上要做的事情,所有人都保持了沉默。

——————

張詩詩的家中。

大門打開。

穿著一身睡衣的張詩詩,盯著麵前的王梟,一臉驚喜,她捂著自己的嘴。眼圈瞬間就紅了。

關緊大門,王梟直接就把張詩詩推到了牆邊,張詩詩一邊哭泣,一邊與王梟擁吻。

**,儘情燃燒。

躺在張詩詩家鬆軟的床上,張詩詩把頭埋在王梟的胸口。

“我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放了我。反正,我就是莫名其妙地被抓了,又莫名其妙地被放了。”

王梟眼神閃爍。

“最近見你哥了嗎?”

“見到了啊,他最近幾乎每天都來看我。”

王梟仔細沉思,片刻之後,他起身,拿起一杯水,遞給張詩詩。

張詩詩心情明顯大好。

一飲而儘,恢複了以往的灑脫。

“老公,這一次你到哪兒我都跟著你去!我可不怕什麼危險!也不會成為拖累!你瞭解我的,我和吳冬晴,關鍵時刻,都能幫上忙。”

張詩詩一本正經地伸出自己的手臂,向王梟展示肌肉。

“我倆之前天天去健身房。”

王梟一言不發,就盯著張詩詩看。

張詩詩精緻的麵容,帶著一絲怒氣。美女就是美女。連生氣都是那麼的漂亮。

“我和你說話呢。你聽見冇?”

張詩詩手指王梟,一本正經。

就在她還想說話的時候,突然之間覺得自己大腦暈眩。搖晃了搖晃腦袋。張詩詩整個人直接暈倒在床。

王梟起身,給張詩詩重新穿好睡衣,蓋好被子。

去衛生間舒舒服服地衝了一個澡。

他在張詩詩的枕邊,擺上了一張銀行卡。

拿出紙筆,一筆一劃。

“詩詩,對不起,本來我不想來看你的。但是我實在控製不住。我真的好想你。所以我自私地決定,臨走前,要再見你一麵。”

“原諒我的不辭而彆,我確實彆無他法。”

“卡上的錢,是我,黑山蛇,二棒槌,大河,小河,五個人這麼長時間的所有積蓄!這筆錢,就交給你打理了!希望你能照顧我們的母親。哪怕送進養老院也可以。不為難你。”

“我王梟對天發誓,我真的很愛你,透徹心扉!但現實事與願違。我也不得不接受。”

“若能扛過此劫,餘生定不辜負!”

落款寫下了王梟的名字。

他再次親吻了張詩詩的額頭。

站在鏡子前,盯著自己。

漸漸地,他的表情越來越堅定!

手機響起,看著熟悉的號碼。

王梟清楚,定然是二棒槌那個笨蛋告訴李曉雅的。

思來想去,王梟並未接通李曉雅的電話。

光澤區。

王昊,陳濤帶著一群人站在路邊,焦急等待。

一輛出租車停下。

肖宇浩,馬小天,兩個人先後下車。

“天哥。”“阿浩。”

所有人全都迎了上來,大家擊拳,擁抱!

“所有的一切都準備好了嗎?”

“放心吧,兄弟們全都準備好了。”

肖宇浩搖晃脖頸,咯吱咯吱作響,側臉的刀疤,越發凶狠。

“晚上就和他們乾!來多少!埋多少!”

“和他們拚了!!”

“對,和他們拚了!”

大批大批的人開始叫吼。

馬小天眯著眼,吞雲吐霧之中。

“該交代的後事,都交代完了嗎?”

王昊點了點頭。

“兄弟們都處理完了。該動員的,也都動員起來了!”

馬小天把菸頭踩滅在地。

“那就準備好,晚上乾他們!……”

——————

夜幕緩緩降臨。

光輝城。

大千世界總部,二店,三店。

三隻規模宏大的車隊。

已經完全集合完畢。

總部一間漆黑密閉的房間內。

昏黃燈光的映照下。

一尊金關公像栩栩如生。

魏誌坤站在正前方。

他身後是坤門五虎,以及邊祥卓,曹暉。

再後方,是另外一批下屬骨乾。

房間內站滿了人。

除了坤門六虎以及邊祥卓曹暉以外。

剩餘的所有下屬穿著打扮一致,皆是黑西服,白襯衫,石灰色領帶。

此時此刻,每人手持三炷香。

一身白色太極服的魏誌坤,在人群中極其紮眼。

“關二爺在上,保佑我等一馬平川!踏平光澤區!斬殺王梟!為死去的兄弟們報仇!”

剩下的人群異口同聲。

“關二爺在上,保佑我等一馬平川!踏平光澤區!斬殺王梟!為死去的兄弟們報仇!”

所有人把香插進香爐。

魏誌坤先是語調平緩。

“今夜事成之後,我會立刻出售兩座大千世界,所回的一切款項,全與兄弟們分紅!”

魏誌坤滿身殺氣,氣勢皺起,聲音嘹亮,氣場十足!

“兄弟們!血洗光澤區!斬殺王梟!!!”

“殺!!!”

“斬殺王梟!!!”“踏平光澤區!!!”

整個房間內,叫喊聲音山呼海嘯。

魏誌坤眼瞅著氣勢都起來了!很滿意的點了點頭!

輕輕一抬手!

所有人立刻分散,各歸其位!

冇過多久。

放眼望去。

大千世界三個店。

每個店幾十輛汽車,從三個方向,以一個三角形的包圍陣勢,直奔光澤區!

——————

光澤區。

歃血祠堂。

王梟站在正前方,身後是肖宇浩,馬小天,黑山蛇,二棒槌,以及手上拿著酒瓶子,還在“咕咚,咕咚”灌酒的豐笑笑!

在後方,是陳濤,王昊,一批老光澤人。

王梟表情平靜。目光嚴肅。

在他的正前方,擺放著一個巨大的酒缸!

他拿起匕首,割開自己的拇指,往酒缸內滴了三滴血。

他回到原位。

馬小天上前也滴了三滴血,再後麵是肖宇浩,黑山蛇,二棒槌,豐笑笑一行人。

待祠堂裡麵的所有人都滴完鮮血之後,幾個身影上前,抱著碗。

第一碗酒盛給了王梟,第二碗是馬小天,接下來是第三碗,第四碗,第五碗。

這麼一大缸酒,不一會兒的功夫,就見底了。

王梟轉過身,看了眼馬小天。

馬小天點了點頭,上前一步,站在王梟身邊。

他高舉手上的酒碗,聲音洪亮,氣場十足!

整個光澤區內,所有的喇叭同時播放!

“我是馬小天,光澤區話事人。”

他頓了一下,繼續道。

“告訴大家一個不好的訊息,魏誌坤的人馬上就要殺進光澤區了!”

“他們宣稱要在兩個小時以內,血洗踏平光澤區!斬殺王梟,斬殺我,斬殺肖宇浩!斬殺一切膽敢和我們站在一起的人!他揚言要重新製定光澤區的秩序!”

“對於他們的猖狂言行,身為一個土生土長的老光澤人,我馬小天!絕對不能忍受!”

“同樣,我也絕對不能接受任何一個外人,來製定我們光澤區的秩序!”

“我們老光澤人,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就不知道什麼叫做害怕!”

“我們老光澤人,是最強悍的戰鬥後裔!股子裡麵流淌的都是戰鬥血液!”

“我們老光澤人,可以自己製定自己的秩序,但是絕不允許任何外人插手!”

“任何膽敢挑釁,侮辱,踐踏我們光澤區的勢力,結果永遠隻有一個,那就是萬劫不複!”

“光澤區的所有居民,你們是否還記得,前不久,魏誌坤的車隊光明正大的闖入光澤區,圍剿抓捕了我們多少無辜的居民,打傷抓走了我們多少老光澤的兄弟!”

“現如今,他又要捲土重來!”

“人活臉!樹活皮!腦袋一顆,命一條!我們絕對不能讓魏誌坤如此囂張跋扈,他欺人太甚!我們必須要讓他付出代價!讓他知道!我們老光澤人,不是好惹的!我們的家園,也不是他們放肆的地方!”

“光澤區的所有居民們,讓我們聯合起來,團結一致,為了光澤區,為了我們老祖宗的顏麵!打倒魏誌坤!剷除坤門五虎!埋葬所有入侵者!!”

“光澤區萬歲!!誓死守護光澤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