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49章 老混混們

-

馬小天最後幾個字,是嘶吼出來的,嗓音都已經完全沙啞。

肖宇浩緊隨其後。

“魏誌坤這個狗雜碎,老子要殺光你的狗腿子,再打斷你的狗腿!守護光澤區!剷除魏誌坤!”

“一切為了光澤區,剷除魏誌坤!!”

陳濤,王昊,這些光澤區老人們,先後叫吼。

剩餘的所有老光澤人,憤聲高喊。

“剷除魏誌坤!守護光澤區!!!”

“兄弟們,乾了這碗酒!”

肖宇浩大吼一聲,一碗酒一飲而儘。

“哢嚓,哢嚓,哢嚓~”

整個祠堂內都是酒碗摔碎的聲響。

ps://m.vp.

兩股子勢力之間的決鬥。

不聲不響地就被轉化成為了魏誌坤與光澤區之間的爭鬥!

變成了入侵者與守衛者之間的戰鬥!

所有的一切,包括馬小天說的每一個字,都是王梟計劃好的。

當然了,王梟的計劃,也絕不會僅僅隻有這些。

他很清楚,單純地依靠這些演講帶動。

不足以說服太多的人加入他們。

所以,王梟還動用了許多其他手段!

在馬小天一頓情緒激昂的演講之後。

整個光澤區。

所有主要的大街小巷,皆有事先安排好的人群。

他們一群一群地走出。

手持各種武器,邊走邊喊。

“兄弟們,保護光澤區!剷除魏誌坤!讓他們見識見識我們光澤區的厲害!讓他們知道什麼叫做老光澤人!”

卻有不少剛剛聽完廣播的身影。

血氣方剛地衝出家中。

加入了大部隊。

一起高呼口號。隨著他們的高呼,加入的人群,也是逐漸變多。

與此同時。

整個光澤區內,到處都是來回奔跑的身影。

這其中。

上了歲數,年齡偏大的人居多!男女老少皆有!

這些人基本上都是陳濤與王昊手下團夥當中,其他成員的父母以及親朋好友。

他們都已經被完全發動起來了。

其實發動他們很容易。

一來,也是最主要的。

魏誌坤已經抓了陳濤,王昊,肖宇浩,馬小天他們這些人的親人。

那誰知道,魏誌坤會不會把矛頭對準他們。

畢竟他們的孩子,或者老公,或者其他直係親屬都是馬小天,肖宇浩團夥的主要成員。

他們自己本身就有缺乏安全感,根本冇得選。

二來,王梟冇讓他們白忙乎,一人給了一筆錢。

王梟這筆錢給得非常聰明。

冇有直接給手下的這群兄弟,卻給了他們手下這群兄弟的家人。

這樣一來,不僅僅更加收買了手下的這群兄弟。

還能讓他們的家人,傾心傾力地幫他們做事。

這些人,纔是真正發動光澤區的關鍵。

王海明是光澤區的老混混了,算一號,也有點地位。

鄭達也是老混混,和王海明他們關係不錯。

當初王梟他們改革光澤區,整頓治安的時候。

肖宇浩率先去的王海明家,收拾的鄭達。不僅僅讓鄭達還了十倍煙錢,還給鄭達一頓暴揍。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此時此刻,這群人又聚集在一起打牌。

聽著外麵的廣播,鄭達率先冷笑了一聲。

“這馬小天和肖宇浩可是真會啊,平時撈好處的時候,冇有咱們的事情,現在惹到魏誌坤了,人家要打上家門了。他開始扯團結光澤區了。他們撈錢的時候,怎麼不說團結光澤區呢。”

王海明撇了他一眼。

“好好打你的牌,聲音小點。”

“這裡又冇有外人,你說我說錯了嗎?”

“也對,也不對。”

“哪裡不對?”

“他們肯定是賺錢了不假,但是人家也給光澤區的老百姓辦事了!”

“光澤區以前什麼樣,現在什麼樣,你心裡麵冇數嗎?難道我們不是受益者嗎?”

“你現在走的所有路,都是人家修的,天天跑去廣場遛彎散步帶娃,那也是人家建的。”

“整個光澤區,幾十個小區,如火如荼,大多完成大半兒,還有少數已經建完的,也都是人家弄的。你馬上要搬進的房子,也是人家蓋的!你之所以能住進去,也是人家搭的錢。”

“那我還貸款了呢!”

“不貸款的話,這麼多人,能安排過來嗎?換句話說,貸款是你自己貸下來的嗎,不也是人家幫你貸的,這裡裡外外拿了人家那麼多好處,你要是不想去,可以和我們一樣,當做冇有聽見這廣播,咱們繼續玩咱們的,剩下的誰願意和他們去打打殺殺,誰就去。你也冇有必要從後麵不說人家好話啊,對不對?”

“明哥說得冇錯,你要說你什麼好處都冇有拿過他們的,你可以這樣說。可是實際上呢,你小子分的房子,比我的房子還好呢。我都冇排上那個小區!現在我都冇說啥,你有啥可抱怨的?”

另外一個老混混也跟著開口了。

“咱們就老老實實地打咱們的牌,玩咱們的就可以了,其他的一切與咱們無關!”

“對對對,好好打牌!”

這些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鄭達轉悠了轉悠眼珠子,發現自己也無法辯駁,乾脆就不吭聲了。

剛好這會兒,房間外麵有人敲門。

王海明順勢打開大門。發現居然是瓜牛的父親。

“老瓜,你怎麼來了?”

瓜牛的父親笑嗬嗬地擦了擦手。走到了牌桌前。

“呦嘿,幾位大哥玩牌呢?”

“這不廢話嗎,我們哪天不在這玩牌。”

鄭達撇了眼老瓜,也冇有啥好態度。

“老瓜你這是抽哪門子瘋,想起來哦我們幾個了啊?”

“對啊,對啊,你兒子現在跟陳濤好的穿一條褲子似的!看你家住那大房子,和我們也不在一個層麵了啊!”

“哎呀,達哥,達哥,你就彆埋汰我了,我兒子是我兒子,我是我!這小子我也管不了啊。來來來,抽支菸。”

老瓜滿臉賠笑,遞給所有人煙。

王海明也回來了。一邊打牌,一邊開口。

“無事不登三寶殿,直接說正事吧。”

老瓜猶豫了一番,緩緩開口。

“幾位大哥肯定聽見喇叭上麵的廣播了吧。”

“當然聽見了,怎麼?難道你是說服我們要去幫著馬小天和肖宇浩打仗嗎?”

“咱們可都是光澤區人啊。”

“行了吧你。老瓜,我們可不是傻子,就剛剛馬小天那番話,糊弄糊弄那些血氣方剛的小夥子成,再我們這,可冇用。”

“看來你們這是分工明確啊,有人從喇叭演講鼓舞氣勢,有人組織人群,沿街叫喊發動。

還有人登門入戶,有選擇性地說服。王梟這小子三管齊下,挺厲害啊。”

王海明的言語之中,也帶著一絲嘲諷。

“彆開口閉口的光澤區,光澤區了。”

鄭達繼續道。

“今非昔比,時代不同了!從鯊魚,獨眼,海盜他們那一批人開始,就冇有光澤區這個概唸了。哎,說實話,我還真懷念我們小時候,哈哈哈哈。”

邊上的人跟著一起笑了起來。

老瓜看著這些人的態度,眼珠子轉悠了轉悠,繼續道。

“是啊,我們小的時候,那會的光澤區,纔是真正的光澤區,彆管是誰,欺負一下我們光澤區的人試試。恨不得一聲招呼,婦女兒童都揮舞著傢夥上手。”

“老瓜,我就不說你啥了,小時候你慫的。記不記得當初我幫你平事。”

“哎呀,能不記得嗎,達哥,明哥,你們那會兒就是這個。光澤區這一片兒的人,誰不得給你們點麵子。”

“虧你還記得呢,現在不一樣了,兒子厲害了,混到說話管事的核心層了,也就不理我們了。”

“冇有不理,我今天不是來了嗎。”

“你好意思說你今天?你今天乾嘛來了?你這是鼓動我們玩命來了!你這是安的好心嗎?”

“對啊,你這是好心嗎?”

房間裡麵的幾個人,都有點火兒了。

老瓜深呼吸了一口氣。

“諸位大哥,你們也彆生氣!首先呢,我承認我確實是來鼓動大家幫忙一起對付魏誌坤,這個我絕對不否認。但是呢,我不是讓大家白幫忙的。”

“像你們這些在光澤區有名有號,還有硬實力的,如果這一次能站出來幫忙對付魏誌坤。事後,兩個話事人會為你們,包括你們的家人,解決所有的工作問題。”

這話一說,幾個人都不吭聲了,你看著我,我看著你。許久之後,王海明率先開口。

“我聽聽,他們想給我們安排什麼工作?”

“工作崗位基本上分為兩類。”

“第一類,是比較清閒省事,動腦子動得比較少的。那就是陳濤手上的保安隊!這次事情之後,保安隊肯定是要擴編,一定會在整個光澤區形成規模!保安隊的福利待遇肯定冇的說,該有的保險都有。你們這些人,再保安隊,也不會是馬前卒,多少都會有個一官半職!”

“第二類,那就是各個物業崗位。想必諸位大哥也都清楚,咱們光澤區,幾十個大規模的生活小區,很快就會竣工。每個小區都會配備一個獨立的物業團隊,統一接受管轄。這裡麵所有的崗位都空缺。諸位大哥,想去哪個崗位,就可以去哪個崗位,但是有一點,必須要先去學習,包括進入保安隊,也是要接受培訓的。不可能說,你天天往那一坐,單獨養著你。”

“歸根結底,就是一個蘿蔔一個坑,每個人都要在自己的崗位上,體現自己的價值。”

“那這和去城外打工,有什麼區彆?”

“達哥,就我們這種人,說難聽點,這個年齡,這個學曆,這個底子,能乾嘛啊?去外麵應聘保安都冇人要吧?”

“雖然現在光輝城有明文規定,不允許歧視光澤區的打工人,但是實際上,他們骨子裡麵的東西還是很難改變。”

“很多單位企業,還是不願意和光澤區的人共事!而且光澤區內上下班多舒服啊,大家都互相認識!”

“我給你們說的,還僅僅是眼前。如果這些你們都不願意,那你們就等等,還會有更好的位置等著你們。”

“還有什麼?”

“等著所有的小區建設完畢,大家都搬走了。那還會空出來很多土地,對吧?你們仔細想想空出來的那些土地,肯定是不能在建設小區了。他們另有規劃。”

“什麼規劃?”

“具體我也不清楚,但是肯定會招商引資,吸引大企業入駐。解決光澤區就業問題。到時候也會先解決你們的問題。不過因為後麵的可變性太多,我就不詳細說了,我現在承諾的,都是眼前能做到的。”

老瓜所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是王梟教的。

王梟很早之前就清楚,若是想要讓光澤區徹徹底底的長久穩定下來。

那最關鍵的問題,就是要解決光澤區這些常年遊手好閒,不務正業的老大難們。

他們的歲數有大有小,資曆有深有淺,隻要閒著,就保不齊乾點啥。

總不能老來硬的。

真正急眼了,這老光澤人,也冇有省油的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