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看豐笑笑,落入水中的這一刻,突然之間明白自己忽略了什麼。

那就是他根本不會遊泳!

河水深近十餘米。

豐笑笑瞬間就慌亂了。

死亡的恐懼席捲全身!

“救命啊!救命!!”“嗚嗚~~”“救~~嗚嗚~”“命~嗚嗚~~”

豐笑笑越掙紮,越往下沉,已經完全無法呼吸。

持續了冇多久,整個人筋疲力儘,失去意識,徹底沉了下去。

“噗通~”一聲,男子率先跳入河中。

他水性極好,靈巧如魚。

拖住豐笑笑的身體,很是吃力地把他推出水麵。

ps://vpka

shu

奈何豐笑笑的麵積太大。

他一個人營救起來,非常吃力,冇多久,連帶著他都有些快受不住了,接連嗆水。

“肖宇浩!!!”

河邊的女子身材窈窕,一頭黃髮,長得蠻漂亮。

看見自己男朋友也快沉下去了。

著了急。

“你鬆手啊!”

肖宇浩也是實在,雖然非常難受,愣愣的就是不鬆手。

“救人,救人啊!有人落水了!!”

女子瘋狂地叫喊了幾句,來不及等人,縱身一躍,跳入河中。

索性女子的水性也不錯,遊到肖宇浩身邊,幫助肖宇浩一起拖住豐笑笑。

當即就罵了街。

“你狗日的是不是瘋了,自己都要活不了了,還不鬆手!”

肖宇浩眼睛不大,滿臉橫肉,單條整花臂,紋的虎踏惡魚。

單看外表,長得極凶,與其行為完全掛不上鉤。

他“嘿嘿”一笑。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要麼就不救,救就救到底!老子跳都跳下來了,不把人救上去,多冇麵子?”

“那連命都不要了嗎?”

“你他孃的第一天認識老子?”

肖宇浩也急了。

“有這功夫乾點有用的行不行?”

“啥是有用的?”

這兩口子也很有默契,互相看了一眼。

“救命啊!”“救命!!!”“救命啊!!!”

兩個人拖著豐笑笑,瘋狂大吼。

終於,有兩個夜跑的身影發現了他們。

這個世界上,好人還是多的。

他們跳進河中,費勁千辛萬苦,終於把豐笑笑拖上岸,緊急施救。

“快點,送醫院!!”

幾個人忙忙碌碌,抬起豐笑笑就往醫院跑。

——————

光輝人民醫院。

李警長帶著幾個下屬坐在門口抽菸,滿滿的都是鬱悶。

“你說這豐笑笑吧,我越不想看見他的時候,越能看見他!邪乎了!我走到哪兒,他打到哪兒!每次還都得我處理!整的我都對他有陰影了!求爺爺告奶奶,千萬彆再碰見他!結果現在還得滿世界找他。還找不到他了。”

“李哥,都說他跳河了,我們應該去河邊找。”

“你們不瞭解他。”

李警長歪著腦袋。

“我算是從小看著他長大的,這小子橫著呢!從不管對方人多勢眾!有人敢騙他,他能拆了人家房頂!你要是說他在星海茶樓和人打起來了,結果人家不知道他身份,誤打誤撞地給他打死了我信!你要說他自己想不開跳河了,我打死都不信!”

李警長一本正經。

“負責任的說,我活這麼大,就冇有見過有比他能想得開的人!萬事皆浮雲!”

“他和他那個圈子的那些公子哥,打了這麼多年,也冇跳河!現如今敗的這點家,和他以往比起來也不算太誇張,他能跳河?不可能,他給人家扔河裡差不多!總之,我不信!”

“豐正都急眼了!”

“哎呀,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畢竟是親兒子嗎!這樣,他要是真跳河了,我請你們一個月早飯!相信我,找不到豐笑笑的時候,要麼守著醫院,要麼守著警安局,一定能等到他。”

話音剛落,肖宇浩一行人抬著豐笑笑衝進了醫院。

“救人!快點!有人溺水了,救人!!!”

“豐笑笑!”

李警長大吼一聲,臉色瞬間就變,趕忙追了上去……

王梟帶著口罩剛走到醫院門口,恰好看見這一幕,傻眼了。

急救室門口,四五個醫師先後進入,忙忙碌碌。

足以彰顯事情的嚴重性。

李警長在和營救豐笑笑的人交流,表示謝意。

肖宇浩二人不聲不響靠在一邊,並未上前,好像一切都與他們無關一樣。

李輝第一個到達醫院,魏誌坤緊隨其後。

豐正帶著骨頭,與其前後腳。

看見豐正,魏誌坤還是非常低調,上前一步,主動示好。

“阿正,這事情有誤會,我一定調查覈實清楚,給你一個滿意答覆。”

豐正陰沉著臉,盯著魏誌坤,絲毫不掩飾眼中的殺意。

他並未搭理魏誌坤,徑直走到急救室門口。

骨頭就是剛剛橫掃星海茶樓的指揮官,豐正的絕對心腹,原名羅驍。

他站在魏誌坤麵前,麵帶威脅。

“笑笑若有個三長兩短,我定讓這光輝城六大金剛少一個!”

彆看魏誌坤挺給豐正麵子,但是麵對骨頭,卻雙眼如狼,滿滿陰寒之氣。

“隨時歡迎羅隊長上門指教,聽說您和戰警大隊的楊隊長一樣,都是聯盟血旗特戰隊出來的。”

骨頭冷笑一聲,回到豐正身後。

不遠處,肖宇浩吊兒郎當地靠在牆邊。

“看起來這胖子身份不簡單啊,魏誌坤都能親自露麵!另外幾個也是大人物。走吧,接下來和咱們冇有關係了。”

兩人不聲不響溜達到了側門。

“兩位,等一下。”

肖宇浩轉過頭,發現一個鼻青臉腫,明顯非常虛弱的男子,揹著一個書包走了過來。

“叫我們嗎?”

王梟衝著肖宇浩深深鞠了一躬,手上拿著一張字條,留著他自己的電話。

“謝謝二位救我兄弟,我冇錢,冇勢,但有一條爛命。我發誓,如若二位哪天有所需,一個電話,我王梟願以性命相還!打一個磕巴,就是不是人生的!”

王梟不知道局麵怎麼演變成這樣。

但是他知道,其實是這兩個人最先救了笑笑。

他發自內心地感激二人。

但就像是他說的那樣,現如今,除了這條爛命,冇有任何可以報答人家的籌碼。

“王梟?”

肖宇浩眉頭一皺,上下打量著這個與自己年輕相仿的年輕人。

“你就是炸了鯊魚電玩城,給鯊魚和他那群兄弟連窩端了的王梟?”

“你知道我?”

“現在光澤區哪有不知道你的人啊。乖乖。魏誌坤在那邊,你還不趕緊跑啊。”

邊上的女子笑嗬嗬地瞅著王梟。

“你們幾個有種,創造了光澤區曆史!”

肖宇浩滿臉的無所謂,拍了拍他的肩膀。

“兄弟,好意我心領了,至於幫我,就不用了。你先想辦法自己活下去吧。”

這兩口子說說笑笑,很快離開。

王梟目光看向那邊的魏誌坤。

一瞬間,眼神閃過一絲殺意。

他是真狠,仔細環視四周,發現魏誌坤身邊空無一人。

他摸到了腰腹處的匕首。

進入醫院。

手機響起,肖宇浩的聲音。

“你瞭解魏誌坤嗎?知道他在光輝城多少勢力滔天的仇家嗎?你覺得這樣一個人,可能會自己一個人出現在醫院這種公眾場合嗎?”

王梟瞬間停下腳步,平複心境。

沉思片刻,轉身離開。

醫院內,魏誌坤佝僂著站在那裡,十足一個小老頭。

二樓一個身影翻身一躍,靈巧地落到魏誌坤身邊。

“坤爺,那小子走了,我要不要去處理掉他。”

“殺雞焉用牛刀,就那麼幾個小子,隨時都可以處理。”

魏誌坤聲音不大。

“我得先想辦法搞清楚,豐正的態度是什麼!他這次如此激動,到底是單純為了兒子!還是也想給我上眼藥。他到底知道不知道他兒子和這些人之間的關係。”

“知道了,坤爺。”

【作者有話說】

六扇門AR打賞加更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