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52章 層出不窮

-

光澤區。

正東區域。

肖恩與夏濤依舊還在糾纏,二虎與豐笑笑黑山蛇,也在拚殺。

他們的整體局麵上,不僅僅完全壓製住了王梟他們,人數規模已經超過了王梟他們兩倍之多。

肖恩和二虎一行人本來並未著急,打算穩穩地吃掉王梟。

但是,突然之間,他們隊伍當中的所有骨乾成員,瞬間就把自己手上的武器扔下。

從兜裡麵掏出匕首,奔著王梟他們這邊就下了死手。

一時之間,不少身影先後倒地身亡。

這些老光澤人一看對麵魏誌坤這群人開始這麼乾了,瞬間也都殺紅了眼。

掏出匕首狂刺亂殺,招招致命,奔著你死我亡就去了。

一時之間,整個戰鬥場麵迅速升級,不停地有人倒下,抽搐,喪命。

這突然之間的衝突升級,使得王梟他們一瞬間壓力倍增。

幾乎是一眨眼的功夫,雙方都付出了大量性命的代價下。

王梟他們一行人直接就被包圍在了中間。

王梟也急了眼。一手匕首,一手鐵指套,皆奔著致命要害去。

豐笑笑和黑山蛇更是衝著同歸於儘去的。

夏濤和肖恩也拚鬥也到了白熱化階段,二人皆受了傷。

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倒下。

王梟他們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

滿身鮮血的二棒槌衝到王梟身邊。

“梟哥,快跑!再不跑來不及了!”

王梟眼神閃爍,環視四周。

“已經來不及了!棒槌,走!”

王梟已經放棄了逃跑,他咬緊牙關,再次揮拳擊倒一人之後。直接撲向了二虎。

與此同時,二棒槌也不管不顧地圍了過去。

這意圖很明顯了,至少要拉著一個同歸於儘。

肖恩一直留心觀察戰場情況,眼瞅著這兩人又撲過去,他自知現如今的局麵和之前不同。

稍有不慎。性命難保。

他一咬牙,躲開夏濤,奔著那邊就衝。

“兄弟們,加把勁兒!!”

“哪裡跑!”

夏濤緊隨而上。

周邊魏誌坤的下屬越來越猛。

王梟和二棒槌還未到達二虎身邊的時候,就被魏誌坤下屬的身影包圍。

二人不敢有絲毫懈怠,一前一後,刀光劍影。

拚殺的異常凶狠。

王梟的匕首快準狠,奔著對方的脖頸,心臟。

一瞬間,鮮血飛濺。

餘光掃過,一個身影從二棒槌後方偷襲二棒槌。

來不及叫喊,王梟乾淨果斷,一個大跨步上前抓住這個人的手腕。

“CNM的!”

匕首直接刺入他的脖頸。

拔出匕首,鮮血飛濺的同時。

側麵一個人叫罵著撲向王梟。

王梟回手一道寒光。

匕首劃開這個人的脖頸,這個人的匕首也刺向了王梟的腰腹。

這一下是真的傷到王梟了。

電光火石之間,又是一個身影殺出。

王梟眼疾手快。

轉身一記重拳,在半空中直接掄到偷襲身影的側臉。

這個身影半邊臉直接塌陷。

倒地之後吐白沫。

根本冇有反應的時間,又是兩個身影一前一後撲來。

王梟彎腰躲過一人,上前一步立刻回手,鐵指套一拳砸斷此人後背脊椎。

勢大力沉。

“哢嚓~”骨骼斷裂的聲響,伴隨著撕心裂肺的慘叫。

另外一人,實在躲不開了。

眼瞅著匕首要刺進王梟脖頸。

滿身鮮血的二棒槌從側麵殺出。

一把匕首刺入這個身影手腕,往下一推,另一隻手插入其心口。

抬腿踹開這個身影。

他的腿部還紮著一把匕首。他咬緊牙關。

“啊!”的一聲憤怒大吼,拔出匕首,靠在王梟的身邊。滿身殺氣地看著周邊的身影。

“來啊!有本事來啊!!來啊!”

二棒槌瘋狂咆哮。

就這一會兒的功夫,在他們兩個身邊,已經躺下了六七具屍體了。

但是再周邊,依舊全都是魏誌坤的人。

已經看不到他們手上的人了。

“梟哥!”

二棒槌瞪著大眼。

“我掩護你!跑!”

王梟搖了搖頭。

“跑個JB,和他們拚了!!”

冇有等著對麵的人包圍,王梟一躍而上。

二棒槌使勁吐了一口,滿嘴鮮血。

“狗日的。”

他也衝出。

二人直接就落入了對麵的包圍圈。

周邊到處都是喊殺叫罵聲,二人迅速被人群圍攏。

眼瞅著兩人就要徹底被埋冇的時候。

人群中正後方的區域。

突然之間產生了一陣劇烈的騷亂。

混亂之中,一顆人頭直接飛到了王梟他們身邊。

這一下驚到了所有人。

王梟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就是這一刻的混亂,人群中直接被豁開了一道口子,王海明手持一把巨斧滿身鮮血,率先衝了出來。一聲大喝!

“龜兒子們,光澤區乃是你們撒野的地方!”

言罷,王海明毫不留情,揮舞著巨斧,呼向周邊。

他身後,大批大批光澤區的老混混,全都露麵兒了。

年齡最小的也得比王梟他們大一輪。

這群人從小長大的環境,和王梟他們截然不同。

這可都是老油條。

從小在光澤亂世中長大,經驗豐富,下手凶狠,氣勢滔天!

絲毫不顧及生死!

恰好適應了現如今已經場麵升級的混鬥!

這對於他們來說,以前就是家常便飯!

這些人的數量不少。

他們的加入,直接扭轉了戰鬥局麵。

他們並不是自己組織起來的。

大部分都是老瓜他們這一批人,逐個說服,並且在半路碰見,集合到一起的。

這群老幫菜成為了這個節骨眼上的生力軍。

這群大凶,真正的視人命如草芥。

最主要的,是越打越興奮,越殺越興奮,從他們很多人的眼神當中,都能看到對於鮮血的渴望。

看著這一幕,王梟對於老光澤人的認識,又多了一分。

眼瞅著援軍到了。

王梟的精神頭也起來了。

“守護光澤區,剷除魏誌坤!!”

“守護光澤區!!剷除魏誌坤!!!”

氣勢如潮,波濤澎湃,大反攻開始了。

正南區域。

肖宇浩和陳濤一行人已經被堵在角落。

雖然氣勢上依舊不弱。

但是整體已經岌岌可危!

小閻王滿臉血跡,眼瞅著這樣下去,死路一條。他也早都做好了應對策略。

這事兒,他又冇有和王梟說。

“CNM的,開始往死整了是吧,那就來吧!陳濤,傢夥事呢!”

“瓜牛!”

陳濤看著這麼多兄弟倒下,這也是火兒了。一聲叫吼。

瓜牛還有兩個人揹著大書包衝了過來。

“阿浩,濤哥!”

“和他們拚了!”

肖宇浩一聲叫罵,率先打開書包,這裡麵裝的滿滿的都是C4炸藥。

這玩意整出去。

那就是炸著誰誰倒黴了,也分不清敵我了。

肖宇浩這瘋子現在也不管那些了。都恨不得自己抱著炸藥上去了。

他雙眼血紅,瞪著那邊的曹暉和四虎,任嘯天。

就在他鼓搗炸藥的這一瞬間。

在他們身後,一陣陣咆哮叫罵。

鄭達與一大批光澤區的老混混殺到了。

這群人手上拎著斧頭,稿把,直接從最外圍殺入人群當中。

也不知道老光澤人為什麼這麼喜歡使用斧頭。

但確實好使,這鄭達平時成天玩牌,禿頂小老頭的打扮,這真正動起手來,也是真不含糊。刀衝著腦袋來,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

就連老瓜那種,動起手來都和變了一個人一樣,毫無畏懼!

肖宇浩一看這情況,當即把瓜牛的書包給拉上了。

整個人瞬間就興奮了起來。聲音沙啞,語調高昂!

“兄弟們,給老子整!往死整!一個都彆留!乾!!”

正北區域。

馬小天王昊一行人,利用人數優勢,本來就已經壓製住了老五與十七他們!後來衝突升級。大家都開始下死手,下黑手,都急了眼。

老五和十七他們的壓力就更大了。這是真正玩命的時候,他們兩個人也不敢有任何懈怠。

儘管如此,他們的抵抗依舊非常吃力。

馬漢和光澤區另外一批老混混到達戰場,加入戰鬥之後。

他們的壓力變得空前強大,整支隊伍,已經開始節節敗退。

馬小天和王昊一看這情況,形勢大利。

這些人非常有經驗。

互相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

“兄弟們,殺出去,剷除他們!!”

馬小天和王昊以及所有骨乾,在同一時間振臂高呼,馬漢一行人揮舞著巨斧當即響應。

一時之間,氣勢如潮,猛撲魏誌坤的下屬……

——————

大千世界總部,魏誌坤的辦公室內。

邊祥卓臉色煞白。

“整個光澤區,都被王梟他們團結髮動起來了。最開始加入戰局的,都是一些血氣方剛的年輕小夥子。但是現階段加入戰局的,都是有組織有規模的光澤區老混混。”

“那些老光澤人,你知道的,一個一個都是活畜生,冇文化冇素質,隻會打打殺殺。肖恩他們現在還能勉強維持,占據一些優勢。但是曹暉他們已經處於劣勢了。十七他們已經麵臨崩盤了,坤爺,我們完了!這可怎麼辦?不能再提升衝突矛盾了。如果再提升的話,我們的人一個都回不來了。夏濤要是端起來狙擊槍。那可就真的麻煩了!”

魏誌坤冇有絲毫慌亂。

“王梟是怎麼可能把整個光澤區都發動起來的?他們和那些老混混之間是有過節,包括鄭達,包括馬漢,當初都是被王梟他們收拾過的。現在怎麼可能又站在同一戰線了呢?就是所謂的老光澤人?這完全不能解釋啊!”

邊祥卓急的來回亂轉。

“坤爺,現在不是思考這些時候了,是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我們的人傷亡越來越大了。我們再厲害也不可能與整個光澤區對抗啊,光澤區有幾十萬百姓啊。一家出一個人這是多少人呢!十家出一個都不好辦啊!”

“他們的氣勢越來越猛了,加入的人越來越多了,坤爺!我們怎麼辦?”

魏誌坤一直非常平靜,三角眼看不出任何表情。

“穩著點,天塌不了!”

魏誌坤說完,長出了一口氣。

“你說的確實冇錯啊,我們再如何,也不可能和整個光澤區拚的,尤其是還在他們的家門口,

隨著那邊加入打鬥的人群越多,我們的局勢越不利!這王梟,真是厲害啊。到底使用什麼手段,把整個光澤區的這些老混混小混混們都團結起來了呢?到底是什麼手段呢?就是那些演講,不可能啊?”

魏誌坤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出來王梟到底是怎麼做到的。但是事實如此。

許久之後,他歎了口氣,拿起電話……

——————

光澤區,正北區域。

王梟王海明一行人與肖恩他們正在激鬥。

儘管依舊處於劣勢。但是此時此刻的王梟,已然信心澎湃。

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安排的,對於局勢的掌控,他自然心知肚明。

“大家堅持住,馬小天那邊會最先解決戰鬥,接下來就是肖宇浩,我們隻要能抗住他們那兩邊解決戰鬥,就可以圍剿這群人!”

王梟這番話,說的王海明一行人士氣大漲。

“這群龜兒子,就讓他們見識見識我們老光澤人的厲害!”

王海明揮舞著一把巨斧,又撲了上去。

所有的一切局勢,都在王梟的控製之中。就在王梟內心越來越穩,越來越穩的時候。

就在肖恩他們身後的區域,四輛大卡車,先後停下。

每輛車上跳下來了近乎五十個身影,四輛車,接近兩百人。

他們各個精神抖擻,動作整齊有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