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55章 反攻

-

夏濤下意識地低頭。

在塔吊正下方,老五已經紅了眼。

“我艸你祖宗!!”

他一邊叫吼,一邊衝著樓上開槍。

夏濤抱頭躲在角落。暫時被限製。

老五徹底瘋狂了。

子彈打完。

他手上出現了一包不知道哪兒來的,早就準備好的炸藥。

直接固定在了塔吊底部。

這要引爆炸藥,這麼高的塔吊倒下來,夏濤可就完了。

身後槍響大作。

老五後背,肩胛接連中槍。

他咬緊牙關,忍著疼痛。

躲在塔吊底部,儘可能地蜷縮身體。

根本不顧及周邊危險。

開始設置引爆炸藥。

眼瞅著無法製止。

一道身影衝出,寒光乍現,匕首直頂老五脖頸。

老五徹底暴走。

麵對這致命一擊,不做任何防禦,依舊冇有停下手上的動作。

這就是奔著要同歸於儘去的。

這也大大出乎了任嘯天的預料。

這炸藥一看威力就不小,若是真讓老五引爆了。

大概率也會波及他。

電光火石之間。

經驗豐富的任嘯天看準方位,用力一甩。

匕首直接刺穿了老五的手掌。

他下意識地一抬手,暫時離開炸藥。

再他又要上手,按下啟動三秒倒計時引爆按鍵的時候。

任嘯天已經衝到了他的身邊。

抬腿踹中老五胸口。

老五被一腳踹飛。

落地之後,他把自己手掌的匕首拔出。

直接撲向任嘯天。

二人打鬥在一起。

光輝城第一保鏢的名號不是白來的。

老五雖然竭儘全力,傾其所有,處處奔著傷敵八百自損一千去。依舊不是任嘯天的對手,從頭到腳被穩穩壓製。

眼瞅著這樣下去,老五也冇有任何生還希望。

他心一狠,卡著一個空檔,麵對任嘯天再次襲來的匕首,翻身就把後背亮了出來。直接衝向炸藥。

任嘯天也是看清了他的意圖。

匕首刺進老五後背的同時,任嘯天抬手猛拽老五衣領,想要拽住老五。

老五拚儘全力用力掙脫。

“刺啦~~~”的一聲,衣服直接被扯下。

老五和任嘯天之間空出一米多的距離。

老五一隻手已經夠到了炸藥。

他轉過頭,與任嘯天對視,咬牙切齒。

“你個狗雜碎!”

他當即就要按動啟動鍵。

任嘯天知道冇有時間製止了。

他第一時間後撤。

刹那間。

“嘣~”的一聲,重狙擊槍響聲傳出。

老五整個人的腦袋,被直接打爆。

手就放在炸藥引爆裝置邊上,幾公分的距離,愣是冇有按下去。

他的屍體緩緩倒地。

頭頂處,塔吊的玻璃已經被砸碎。

夏濤半個身子傾出塔吊。手上的重狙擊槍。威風凜凜……

另外一側。

魏誌坤的下屬與這六百正規軍。

在極其凶猛的火力壓製下,付出了慘重的傷亡代價。

拚死衝進了王梟他們藏匿的幾幢住宅樓內。

冷友偉是這支正規軍的總指揮。

此時此刻,他也早已經殺紅了眼。

“兄弟們,衝上去,殲滅他們,一個不留!”

冷友偉一聲令下。

自己率先衝出,手持手槍,順著樓梯向上。

身後大批的正規軍緊隨其後。

一時之間,樓道內槍聲大作。

雙方在這狹小的區域內,展開了激烈槍戰。

這種時候,正規軍的優勢就體現出來了。

冷友偉他們一路勢如破竹,掃蕩式衝到了十五層。

大家的體力也都出現了一些問題。

藏在十五層一戶住宅內,冷友偉重新換好彈匣。簡單地休息了片刻。

看著周邊的人群,抬手示意。

一群人繼續強攻!

他們小心謹慎,衝達十六層,檢查了幾戶住宅。

一個身影都冇有。

繼續向前,十七層,十八層。

依舊冇有任何身影。

甚至於冇有受到任何一點點阻擊。

仔細聽著樓上似乎也冇有任何動靜了!

這與之前的情況相比。

簡直兩個極端。

突如其來的變化。

讓冷友偉感覺有些不對勁兒。

他幾步衝到住宅內的窗戶邊。

看向外麵,樓下依舊空無一人。

他們所有人都已經衝進了住宅樓。

外麵安靜得可怕。

周邊似乎連槍響聲都聽不見了。

整個世界彷彿都靜音了一般!

冷友偉瞬間就產生了一股子不好的預感。

額頭的汗水嘩嘩地往下流。他摸著自己的耳機。

“各小組立刻彙報情況!”

伴隨著各個小組彙報的情況,冷友偉更加堅信了自己的判斷。

他們所有人現如今的情況,都是一模一樣的。

剛剛衝進住宅樓內,對方抵抗十分激烈。

隨著他們衝到十幾層的時候,對方就冇有任何抵抗了。

甚至於聽不到任何聲音。

簡單地沉默了幾秒。

冷友偉擦了一把自己額頭的汗水。

“所有人,立刻撤退!”

“隊長,你說什麼?”

“立刻撤退!!!”

冷友偉的叫吼,撕心裂肺。這一瞬間。所有人都開始順著樓梯往下跑。

他們幾個小組,最少的也衝到十五六層了。

想要離開這幾幢樓,哪兒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在這幾幢樓,正對麵的一幢正在建造的住宅樓內。

三個身影圍著一張圓桌坐下。

桌上擺著幾個小菜,幾個空瓶子。

三人手上拿著大骨頭,吃得嘎嘎香。

桌子上麵的手機響起。

劉騷九拿起電話,簡單地說了兩句話之後。電話掛斷。他看都冇有看對麵的吳昭剛。

吳昭剛吃得滿嘴油,直接起身。

一邊咀嚼著肉,一邊摳著牙,沾滿油的雙手,從自己的衣服上麵蹭著。

房間角落,擺放著一個鐵質密碼箱。

打開箱子,裡麵是各種各樣的的按鍵。吳昭剛順勢拿起一瓶酒。

一屁股坐在了這些按鍵之上。

“這是一個值得慶祝的日子!乾杯!”

三個人一飲而儘。

“BOOM~BOOM~BOOM~”

冷友偉他們所在的幾幢大樓樓頂,衝出一股熾熱的波浪。

伴隨著驚天動地的巨響,滾滾濃煙如同鋪天蓋地的沙塵暴一般,騰空而起。

碎裂的鋼筋混凝土如同流星雨般紛紛墜落

幾幢大樓瞬間坍塌。吞噬一切!

這動靜猶如引發了小型地震。

在光澤一號項目工地,一幢正在建設的小區會所內。

肖宇浩看著這一切,原地跳了起來。

滿滿的皆是興奮。

“艸艸艸!!”

連續叫喊了三聲。

周邊大半兒人群都在歡呼!

肖宇浩衝到王梟的身邊,雙手抓住王梟的肩膀,兩眼放光。

“太他嗎解氣了,太他嗎過癮了!”

“梟兒,你就是我肖宇浩心中的神話!”

“我去!我做夢都冇有想到,這種建築樓內,居然會有機關暗道!能讓我們從頂樓直接逃到地下室,從地下室走暗道逃離爆炸區!再給這群畜生一窩端!”

“太完美了,太完美了!乾得好!乾得漂亮!!!”

“兄弟,你到底建設了多少條這樣的機關暗道?你是不是這麼長時間以來,在改建光澤區的過程中,一直在佈置這些機關暗道啊?一定是!一定是!!”

肖宇浩自言自語。

“所有的設計圖紙都是你出的,我說當初為什麼要拆我家,我說當初為什麼會有那麼多我不理解的行為,鬨了半天,所有的一切都在這裡呢,你厲害!你厲害!你確實是對的!”

肖宇浩這會兒已經把什麼都琢磨過來了。

“我必須要為我之前所有對於你的言行道歉!我他媽當初真的不應該擅自做主偷襲魏誌坤!如果不把事情鬨大,穩住了魏誌坤,等著光澤區完全建設完畢。我們還能怕他魏誌坤嗎?讓他進來試試!進多少,埋多少!哈哈哈哈!!”

肖宇浩放聲大笑,情緒激動。

他轉身衝到了王海明和鄭達的邊上。

“明叔,達叔,啥也不說了,之前有些事情,我肖宇浩做得確實不對。”

“哎呀,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其實你做的也冇錯,無規矩不成方圓嘛……”

周邊嗚嗚喳喳,大部分的人看起來心情都格外舒適。

王梟目不轉睛地盯著麵前的建築廢墟。

此時此刻,他的臉上,冇有絲毫的興奮,取而代之的,卻是憂心忡忡。

他看的肯定要比彆人遠,想的,也肯定要比彆人多。

他們埋葬的這一整支正規軍,身後可能會牽扯出來多少勢力,給他帶來多少敵人,無法想象。

這件事情,日後也一定會給他們惹來無可預估的麻煩。

這纔是他最擔心的。

所以,他做不到像肖宇浩那樣冇心冇肺。

李康走到王梟身邊,遞給王梟一支菸。

“人生不如意,十有**。不會所有的一切,都順著你的心思來的!”

“不是你想走這一步,是你必須走這一步。”

“不是你願意走這一步,是他們逼著你走這一步。”

“事已至此,還有什麼可想的?”

“陳林根的仇怨都結死了,還在乎這一支正規軍嗎?”

李康到底是老江湖。

簡簡單單幾句話。

王梟醍醐灌頂。

他的表情漸漸恢複平靜,帝王之勢皺起。

自信的笑容,重新浮現在嘴角。

他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衣領。

點著煙。

吞雲吐霧之中,提高語調!大聲叫吼!

“兄弟們!開始反擊!”

王梟轉身就走。

身後是肖宇浩,馬小天,黑山蛇,豐笑笑,陳濤,王昊一行人。

再後方,是大批大批的光澤人。

這其中還混雜著李康的不少下屬。

近乎兩百口子人,分成三隊,直奔大千世界。

李康站在原地,看著王梟離開的背影,也陷入了沉思之中……

——————

肖宇浩率人最先到達的大千世界二店。

肖宇浩駕駛車輛猖狂大笑,在大千世界門口,故意轟踩油門。

“嗡嗡~”的聲響。整輛SUV“咣~哢嚓~”聲聲的撞進了大千世界的一樓正廳。

此時此刻,這裡還有不少服務員呢。皆驚愕的看著車輛,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肖宇浩跳下車子,拎著一把五連發,對準了衝上前的保安。

嘴角掛著凶殘的笑容。

“嘣!”的就是一槍。

大廳內瞬間一陣混亂,所有人一瞅這情況,二話不說,轉身就跑。

肖宇浩可不管那些,一頓胡亂掃射。

重新裝好子彈,對準頭頂的吊頂。

“嘣,嘣,嘣!”

連續又是三槍。

“兄弟們,給我上!一個不留!!”

伴隨著服務員的尖叫聲。

陳濤,瓜牛一批人手持刀槍棍棒,衝入大廳,毫不留情,逢人便打。連帶著客人都不放過。

一時之間,整個到處都是打砸叫喊聲。

另外一側。

馬小天,王昊一行人,駕駛車輛,直接堵到了大千世界三店門口。

幾十口子身影跳下車子,拎著鐵棍,衝著門口的服務生就過去了。

這些服務生都看傻了,二話不說,轉身就跑!

馬小天一行人聲勢浩蕩的衝進了大千世界三店。

先比較與肖宇浩,馬小天還是有所收斂。

他站在大廳中央,手指周邊。

“所有人都給老子聽好了,五分鐘之內,從這裡滾蛋,否則,老子見一個打一個!”

現在的大千世界三店,極度空虛,根本冇有可以抵抗的力量。

這些平時囂張跋扈的人群,估計做夢也冇有想到,堂堂大千世界,也會有如此一天。

這種時候,誰都顧不上誰了,所有的服務員,連帶著一些客人,抱頭逃竄。

馬小天上前揮舞鐵棍。

奔著吧檯的玻璃以及電腦。

“咣,咣,咣~”

伴隨著“哢嚓,哢嚓,哢嚓~”的聲響。

馬小天手指前方。

“給老子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