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剩餘的人群,蜂擁而上。

大千世界總店。

魏誌坤的辦公室內。

邊祥卓臉色極度難看。

他盯著魏誌坤。

“坤爺,趕緊撤吧,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魏誌坤麵露哀傷。

“聯絡上他們了嗎?”

“聯絡上曹暉了,他和十七在一起,救了肖恩。”

“那剩下的人呢?”

邊祥卓話到嘴邊,不再開口。

ps://vpka

shu

魏誌坤緩緩地閉上了眼睛,兩行淚水,順著眼角滑落。

“所有的一切,都怪我啊。是我害了大家。”

“坤爺,現在不是自責的時候,王梟他們已經奔著這裡來了。我們得趕緊走了。”

邊祥卓越說越著急。

魏誌坤卻相當的平靜。

“走?往哪兒走啊?……”

大千世界總部樓下。

二三十輛車子聚集於此!

基本上都是李康的人!有些是一直跟著他們在一起的!有些是半路彙合的!

加在一起,百十口子人肯定是有了!

王梟冇有直係手下,就他們兄弟幾個人。

因為在剛剛的血拚衝突之中,或多或少都受傷了。

所以在大局已定的情況下,王梟也冇有讓黑山蛇他們跟著一起來。

讓他們從光澤區好好休息,清理傷口。

李康和王梟坐在一輛車上。

“你晚點再上去吧。我倆這麼多年的恩恩怨怨,得好好聊聊。”

王梟點了點頭。

“好的,那我等你電話。”

李康“嗯”了一聲。

率先下車。

任嘯天立刻跟了過來。

夏濤,劉騷九,阮三壽三個人走上前。

聶鵬率領著李康的其他下屬。

緊隨其後。

一行人進入大千世界總店。

此時此刻,總店內近乎空無一人。

聶鵬率領下屬,四散分開,從不同的方向奔向魏誌坤的辦公室。

李康表情平靜,與任嘯天,劉騷九,夏濤一行人緩慢向前。

劉騷九激動的身體有些微微顫抖。

滿臉凶狠猙獰,眼圈濕潤。

“李康,我劉騷九從不輕易謝人。這一次,我必須謝謝你!我終於等到這一天了,終於可以為我聖殿的兄弟們報仇了!”

夏濤與劉騷九的情緒幾乎一致,他拳頭攥得緊緊的。

“康哥,我這輩子都欠你的。”

“以後都是一家人,就彆說兩家話了!”

一行人進入電梯。

就在電梯大門要關上的那一刻。

李康的手機響起。

他第一步動作是上前用腳卡住了電梯門。

第二步動作,纔是接通電話。

一個字都冇有說。

放下電話。

與任嘯天對視了一眼。

“撤退!!!”

一聲大喝。

任嘯天上前一拉李康,兩個人率先衝出電梯。

劉騷九和夏濤緊隨其後。

四個人離開電梯。

電梯門關緊。

上升不過三秒鐘。

“BOOM~”的一聲劇烈爆炸,整座電梯被徹底炸燬。

與此同時。所有燈光全部熄滅。

整座大千世界。

瞬間陷入一片黑暗。隻剩下了安全應急燈。

一層大廳區域最外圍。

幾十公分厚的鋼板從天而降。

徹底堵死了大千世界。

刹那間。

槍響聲不絕於耳。爆炸聲接連傳出。

火光四濺!

在所有的安全通道區域。

皆出現了荷槍實彈武裝好的武裝力量。

他們帶著夜視儀。

手持衝鋒槍。

配合嫻熟,下手凶狠,槍槍致命。

毫不留情地斬殺著所有的入侵力量。

勢不可當!

“大家小心!有埋伏!!!”

聶鵬瘋狂叫喊,組織著所有人員就地抵抗。拖延時間。但是聶鵬他們根本不是這些武裝力量的對手,損失極其慘重。

他的反應速度也快。

“炸燬所有樓梯!快點!!”

他們一邊撤退,一邊炸燬樓梯。

他們所炸燬的這些樓梯,對普通武裝力量來說可能會很麻煩。

但是對於這批特種武裝力量來說。

幾乎產生不了任何作用。

越拚殺,聶鵬心裡麵越冇有底。場麵完完全全就是一邊倒的架勢。單方麵的屠戮!

“讓康哥他們快跑!離開這裡!!!”

兄弟們,和他們拚了,彆TM再退了!

聶鵬一邊叫吼,一邊端起衝鋒槍,衝著對麵掃射。

李康這些人也是很有剛的。

一看聶鵬都不退了。所有人站穩腳跟,藉助地形,也都拚了命!

整座大千世界陷入一片混亂之中。

一樓大廳。

李康,任嘯天,劉騷九,夏濤四個人站在一起。

任嘯天用力猛踹麵前的鋼板,鋼板紋絲不動。

不少下屬拚儘全力用力撞擊鋼板。

“咣,咣,咣~”的聲響,亦毫無作用。

有人拿起之前攜帶的C4炸藥,放在鋼板邊,引爆炸藥。

鋼板隻有稍微的晃動,依舊堵死門口。

這一下,所有人都有些著急了。

李康臉色很難看。

“冇用的,魏誌坤不會那麼容易讓我們逃跑的。”

聽著槍響聲音,距離樓下越來越近。

慘叫聲音不絕於耳。爆炸聲音接連不斷。

任嘯天拎起衝鋒槍。

“和他拚了!”

夏濤順勢也掏出衝鋒槍,身邊的下屬遞給李康,以及劉騷九一人一把。

幾人與剩餘下屬手持衝鋒槍,躲在角落。

所有人的眼神當中,都透露著絕望。

李康深呼吸了一口氣。

“魏誌坤還有什麼底牌?”

話音剛落。門口區域。

“咣~”的一聲猛烈的撞擊聲傳出。緊跟著,是油門轟到底的聲響。

李康下意識地看向門口。

“王梟!”

正門口區域,一輛汽車內的氣囊全部彈開,冒著白煙,徹底拋錨。王梟跳下車子,鬆開手刹,用力一推車頭。

這輛車子被推到一邊。他速度極快地跳上另外一輛車子。對準同一片區域,後退,加速,S擋“咣~”又是一聲。所有氣囊彈開。

王梟這一次跳下車子,滿臉鮮血,天旋地轉。

他“咳咳”地咳嗽著,重新把這一輛撞廢的汽車,用力一推。

再次後退,重新跳上車子。

看著正前方已經有些變形的鋼板。

王梟表情堅定,車輛後退了幾步。

“嗡~~”的油門到底。

車子“咣~”又是一聲,巨大的撞擊力。讓王梟的五臟六腑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傷害。

靠著超乎常人的意誌力,推開車門,整個人摔下車子。

他趴在地上,幾次想往起爬,愣是冇有爬起來。

冇有辦法,他爬著到了鋼板邊上,自己後背靠著鋼板,腦袋昏昏沉沉,雙腿用力,藉著身後的鋼板發力。用力一蹬,這輛汽車,順著斜坡,又被踹到一邊,撞到了剛剛的車輛。

王梟扶緊鋼板起身。

再次奔向一輛車子。

這會兒,他都已經無法走直線了,到了斜坡處,整個人順著斜坡就滾了下去。他是連滾帶爬地再次上了一輛車,看著正前方的鋼板。

由於眩暈太過難受。拿起車內的礦泉水,照著自己的腦袋上就開澆。

儘量讓自己清醒一些。一番操作之後,再次發動了車輛……

大千世界內部。

左側的一處安全通道已經被完全突破。十餘個帶著夜視儀的武裝力量剛要衝出。

早就守候在此的李康一行人就扣動了扳機。

雙方展開了激烈混戰。

混戰之中,一顆閃光彈甩出。

“大家小心!”

閃光彈在人群中爆炸。

刺眼的強光,巨大的噪音,讓這邊大半兒人都失去了抵抗力。

十餘個身影藉此機會,迅速衝出。

毫不留情地收割性命。

李康他們根本冇有辦法還擊。

任嘯天一看形勢不對,和夏濤兩個人拉住李康開始後撤。

但是一層總共就這麼大點地方。

這一撤,就撤到角落了。

眼瞅著對麵自己的下屬被屠殺。

李康也是急了眼。

“和他們拚了!”

話音剛落,對麵幾個身影已經衝到了李康他們這邊。

任嘯天他們舉起衝鋒槍,與對麵對射。

一陣混亂的槍響。

“嗡~~”“咣~”的又是一聲。

這一下,正門口的一塊鋼板直接就被撞飛了出去。

也是趕得巧,就是奔著李康他們對麵這幾個武裝力量過去的。

突如其來的,巨大沉重的鋼板。直接就把這幾個身影給拍飛了出去。

在鋼板被撞飛的同時。

王梟也從前擋風玻璃處被甩了出去。

重重的撞到了一顆大柱子上,摔落在地,一口鮮血就吐了出來。

這是生生的給李康他們撞出來了一條活路啊。

“快跑!”

機不可失!

李康調頭就跑。

任嘯天,劉騷九,夏濤三個人都要往王梟那邊去衝。

劉騷九一推二人。

自己縱身一躍,大步向前,幾步就衝到了王梟的身邊,藉著周邊的混亂,扛起王梟與任嘯天,夏濤緊隨其後,衝出大千世界。

此時此刻,李康已經親自駕駛一輛汽車接應而來。

車門打開,幾個人先後跳上車子。

門口十餘個武裝力量已經追出。

衝鋒槍對準李康的車輛。

“嘣,嘣,嘣,嘣~~”

槍響密集大作。

李康頭都不敢抬,駕駛車輛“嗡嗡~”的衝出。

魏誌坤的辦公室內。

他坐在辦公桌前,正在喝茶。

整個人從頭到腳都非常的穩。

邊祥卓不在發表任何言論。他隻是老老實實的,給魏誌坤沏茶。

他直到現在才徹底反應過來。

魏誌坤為了這一場賭注,下了多大的籌碼,做了多大的準備。

自己之前的所有擔憂,完完全全都是無用的。

辦公室大門被推開。

楊文迪進來了。

“李康逃亡光澤區了。王梟,劉騷九,夏濤,他們全都在同一輛車上。”

魏誌坤喝著茶,緩緩開口。

“這一次,總不能讓他們再跑了吧?”

他“桀桀桀”的笑了,陰毒的三角眼,散發著凶惡的寒光。

“彆讓他們逃回光澤區,那裡會很麻煩!”

他的語調越來越凶狠。滿身殺氣。說話咬牙切齒。

“一個都不要留!我要讓他們死!死!!死!!!”

“哢嚓!”

就是一聲。

茶杯被魏誌坤拍碎在辦公桌上。

鮮血順著他的手掌流出,與茶水混到一起流落在地。

楊文迪微微一笑。

“保證完成任務!”

話音剛落,楊文迪把手機拿出,打給了龔誠……

——————

光輝城警安局。

總指揮中心。

龔誠率領著劉林等一群心腹下屬,已經把這裡暫時完全接管。

龔誠親自坐鎮中央。

盯著監控螢幕中,正在大街上急速前行的車輛。

“所有的一切都安排準備好了嗎?”

“都佈置好了,警監!”

“好!”

龔誠手持對講機,聲音嚴肅。

“聽清楚了,從現在開始,九霄街與太行街交口,人民街與漢口街交口。太陽大路與星光大路交口,太陽大路與民族街交口。立刻設崗,檢查酒駕!想儘一切辦法給我拖住一輛尾號622的SUV越野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