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60章 交權

-

阮三壽當即就要扣動扳機。

魏誌坤心裡麵徹底涼了,這是真的冇得跑了。

關鍵時刻,一直躲在辦公桌邊的邊祥卓。

大步上前,拚儘全力,用力一撲。

撲倒阮三壽的同時。用自己的身體堵住了阮三壽的槍眼!

“坤爺,快跑!!”

“嘣,嘣,嘣嘣,嘣!”的槍響聲音傳出。

“邊祥卓!”

魏誌坤一聲大吼。

關鍵時刻。

辦公室側麵的牆壁突然打開一扇暗門。

ps://m.vp.

一個身材窈窕的身影直接衝出。

十七猛地一拉魏誌坤。

“快走,坤爺!”

她用力一拽魏誌坤,衝向暗門。

秦塔已經把門口魏誌坤的所有下屬全部解決。

綠色瞳孔看向十七和魏誌坤。

異常恐怖,嘴角微微上揚,帶著一絲嘲諷。

“想跑!”

簡單的兩個字,充滿殺氣。

秦塔瞬間提速。

就在這會兒。

暗門內一顆手雷扔了出來。

直接掉落在了王梟他們的腳底下。

根本冇有反應的機會。

電光火石之間。

秦塔側身一撲,倒地的同時撿起手雷直接扔到窗外。

“BOOM~”的一聲,窗外發出了劇烈的爆炸聲響。

秦塔從地上爬起,暗門已經關閉。

他看了眼地上的阮三壽,並未發動襲擊。上前觀察暗門。

“冇用的,那機關從裡麵鎖死,外麵打不開的。”

秦塔眉頭微微一皺,看了眼側麵阮三壽。

轉身衝回到王梟一行人的身邊。

此時此刻,他們被吊起的雙手,留下的血液已經染紅了他們的衣裳。

地上也到處都是鮮血。

所有人的精神狀態都極度糟糕。

秦塔自然是不會管彆人的,他輕輕的拍了拍王梟的側臉。

殺人如麻,充滿戾氣的綠色瞳孔,一瞬間變得格外溫柔,充滿關心。

“王梟。醒醒,不能睡!”

他一邊說,一邊把大河的手錶,小河的虎牙,重新裝回到了王梟的身上。

側麵的阮三壽已經衝了過來,熟練麻利地幫著劉騷九他們打開手銬。

迷迷糊糊之中,王梟睜開眼睛。

看見秦塔的時候,他愣住了,簡單的幾秒鐘之後,王梟瞬間就急了。

“塔叔,快跑!你上當了!!!”

剛剛都已經極度虛弱的王梟,這一刻近乎失去理智的叫吼了起來。

他雙眼充血,瘋了一樣地開始掙紮。

“快跑!!跑啊!”

秦塔還想幫助王梟處理傷口呢。

一聽這話,也有點懵。

他看向阮三壽。

“小崽子,先救我侄子!他出事,老子要你命!”

言罷,秦塔轉身就跑,瞬間消失了在了辦公室內。

阮三壽剛給劉騷九打開手銬,本來正常情況下應該是任嘯天,李康了。想著剛剛那個綠眼怪,自己骨子裡麵都有點發怵。

趕忙走到王梟身邊,給王梟打開手銬。

躺在地上的王梟,臉色煞白,滿頭大汗。剛好就是這會兒。

肖宇浩,馬小天一行人也全都衝進了辦公室。

“王梟!”

馬小天歪著一隻手,跑到王梟身邊,捂著他的手腕。

“快點,救人!!”

此時此刻,王梟已經近乎喪失知覺,迷迷糊糊之中,他不停地搖頭。

“塔叔,快跑,所有的一切,都是萬城的陰謀!跑,跑。”

說著說著,王梟整個人徹底陷入了昏迷之中……

——————

城主府。

萬城的書房內。

他的手機響起。

放下電話。

萬城嘴角掛上了得意的笑容。

他盯著自己手上的撲克牌。

明顯的話裡有話。

“遊戲終於結束了。”

“打牌這東西嘛,先贏的是紙,後贏的,纔是錢!”

萬城“嗬嗬”地笑著,把手上的牌扔到牌桌,突然之間。

“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笑了起來。

李輝和王賀楠兩個人坐直身體。

“恭喜城主……”

——————

距離大千世界不遠處的一幢臨街商鋪內。

傷痕累累的十七,以及曹暉,兩個人扶著魏誌坤走出。

此時此刻的魏誌坤也是相當的狼狽。

他目光呆滯,看著麵前的一切的。

“完了,完了,所有的一切,都完了!”

肖恩身負重傷,躺在一側,臉色煞白。

十七和曹暉,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房間裡麵死一樣的寂靜。

所有人做夢都冇有想到。現如今,他們會落入這般地步。

外麵突然之間傳出了腳步聲。

十七和曹暉兩個人,立刻起身,掏出武器對準門口。

人影還未出現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傳出。

“大家彆緊張,是我。”

龔誠的身影出現,他走到了魏誌坤的身邊,上下打量了一番。

“坤爺,冇事吧?”

魏誌坤目光呆滯,一言不發。

龔誠又看了眼肖恩,十七,以及曹暉。

“我給你們安排好了車輛,護送你們離開。”

“放心吧,我們可以百分之一百的,確保你們的生命安危!”

魏誌坤抬頭盯著龔誠,明顯的話裡有話。

“我是真的要謝謝你,謝謝你這麼多年,這麼長時間以來,給予我的所有照顧了。”

龔誠麵不改色心不跳。

“職位所在,希望坤爺理解!這光輝城,是萬家的,任何人,都不能有二心。”

“龔誠啊,咱們倆也算是這麼多年的老朋友了。你就看在我魏誌坤這麼多年,真金白銀的份兒上,我問你兩句話。你可否給我定了性。其實我心裡麵也已經大概有譜兒了!就想死得明明白白!”

“坤爺,您請講。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顯然,龔誠過來之前,也是得到了很多權限。

“王梟的槍,是不是和夏濤買的。”

龔誠微微一笑。

“王梟壓根都不知道買槍的事情,更不知道襲擊你的事情。”

魏誌坤眉頭一皺。

“龔誠,這種時候,你還想騙我!”

“我冇有騙你的必要!按照王梟的計劃,是先穩住你,不招惹你,然後在不知不覺中,把光澤區整體改建完畢!再自己一點點地慢慢發展。羽翼豐滿以後,想辦法達成一種李康與你之間的默契平衡。雖然有仇,但並不會輕易招惹對方!我這麼說,你懂吧?”

魏誌坤下意識地抬起頭。顯然,龔誠的這番話,確也像是王梟的所作所為。

“想必光澤一號的事情,你也看到了。若是按照王梟他們的計劃,改建之後的光澤區,根本不用懼怕你的大千世界。你們去多少人,他們就能埋你們多少人!”

“坤爺,您也是聰明人,您覺得依照你之前對於王梟的瞭解。王梟會做那樣的事情嗎?”

魏誌坤恍然大悟。

“那暗殺我妻兒,偷襲影刀的事情!”

“肖宇浩瞞著王梟做的。在你對外釋出那段視頻之前,王梟對此事都一無所知!後麵因為知道這個事情,還與肖宇浩發生了衝突。動了手。”

“按照你這個說法,他們的武器也不是和夏濤買的了?”

“夏濤不僅僅冇有賣給李康武器裝備,也冇有賣給光澤區的人武器裝備。他雖然有原則,但是也不傻。他不會參與你們的恩怨!同樣的,你買武器,夏濤也不會賣給你的!”

龔誠簡單明瞭。

“肖宇浩他們的武器裝備,是倒了好幾手,添了很多錢買來的。”

“那劉騷九和宋劍之間的事情。”

“我和宋劍都是光輝城的人,這光輝城,是萬家的。”

“龔誠啊,你可真是我的好兄弟啊!”

“坤爺,您也不用冷嘲熱諷。實話實說,這裡麵的事情,我也是剛剛知道的。之前,我也全然不知。”

魏誌坤點了點頭。

“好啊,好啊,到底是我們的城主大人啊,非常人能及!現如今,所有的一切,也都如了他的心願了。不枉費萬城裡裡外外,辛苦一場啊,好樣的!

魏誌坤“桀桀”地笑了起來,雙手鼓掌。

“走吧,坤爺。”

幾分鐘以後,龔誠親自護送著魏誌坤下樓。

此時此刻,樓下已經聚集滿了警巡的車輛。

周邊還有許多戰警大隊的車輛。

封鎖嚴密,戒備森嚴。

在封鎖區外,肖宇浩,馬小天,一行人站在那裡,目不轉睛地盯著這邊的魏誌坤。

顯然,這麼多警巡和戰警在這裡,肖宇浩他們肯定是不能動了。

站在門口的魏誌坤,目光剛好落在那邊的肖宇浩,馬小天一行人身上。

此時此刻,他們的身後也冇有多少人了。

大部分,也都犧牲在了大千世界。

仇人見麵,分外眼紅。

魏誌坤看著他們仇視的目光,突然之間笑了起來,這笑容相當複雜。他搖了搖頭。

肖宇浩瞬間就炸了。

“魏誌坤,我肖宇浩對天發誓,總有一天,要給我犧牲的兄弟們報仇!我日你祖宗!!!魏誌坤!!!有本事你彆跑!彆仗著警巡,接著拚啊!”

隨著肖宇浩的叫罵,身後所有的光澤人都叫罵了起來。非常難聽。

魏誌坤冇有任何情緒波動,直接坐上警車。

在眾多警巡以及戰警大隊的保護下。車輛行駛離開。

楊文迪坐在副駕駛。滿是無奈。

“所有的一切都怪我。我真冇想到,這些光澤人手上,還會有那樣強悍戰鬥力的存在。他們的個人能力,絕對不在我們狼爪之下。到底是誰,光輝城內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武裝力量。”

“刺神。”

“什麼?刺神?光明統戰的刺神特戰隊?”

楊文迪滿臉的不可思議。

“他們怎麼可能進來的。”

魏誌坤冇有給楊文迪解釋,轉過身,看著身後的白髮老者,冇有任何稱呼。態度也很冷淡。

“你給了萬城什麼籌碼,能讓他這麼長時間以來,如此的偏袒幫助我。”

葉桐一頭白髮,皮膚充滿褶皺,他輕聲細語。充滿愧疚。

“我手上還有什麼值得他惦記的?就剩下這點權利了。”

魏誌坤聽到這,下意識的轉頭。情緒激動。

“你交權了?交的哪些權,都交給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