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62章 光輝一戰

-

突然之間,劉淇發現秦塔一個漏洞。閃出空檔。後退一步。

看準機會後腳發力。

“蹭~”的一下,半空中一個大翻身,躲過秦塔的一擊重拳。

順勢抬手掐向秦塔脖頸。

秦塔猛地一收胳膊,劉淇抓住了秦塔手腕的同時。

秦塔另一拳砸向劉淇胸口。

這所有的一切,都是電光火石之間發生的事情。

劉淇另一隻手抬手上前護住胸口。

在劉淇抓住秦塔手腕的同時,秦塔重拳擊到劉淇手背。

“咣!”的就是一聲。劉淇重重摔倒在地。

秦塔緊隨而上就是一腳。劉淇翻身躲閃,躺在地上又是一個掃蕩腿。

ps://vpka

shu

這一次直接踢到秦塔膝蓋後方。

秦塔半跪在地。

劉淇單手撐地,縱身一躍。

起身衝著秦塔的後背以及頭部“咣,咣~”的就兩腳。

秦塔一個踉嗆摔倒在地。

他立刻翻身。

從地上打了一個滾兒爬了起來,頗為狼狽。

劉淇站在原地,也已經後退了兩步。

這一刻,劉淇小腹內翻江倒海。

“撲哧~”

一口鮮血吐出,他整個人踉嗆了一步,差點冇有站穩。

秦塔怎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綠色瞳孔綻放死神光芒。

大步上前,奔著劉淇就要取其性命。

關鍵時刻。

周邊兩側“砰,砰,砰,砰~”的幾枚大劑量的麻醉槍,射中秦塔。

藥效發作極快,秦塔的動作明顯放緩。

但他依舊咬牙切齒奔向劉淇。

眼瞅著距離劉淇越來越近。

頭頂區域,一張漁網從天而降,徹底困住了秦塔。

秦塔在漁網內瘋狂掙紮,漸漸地,身上的力氣越來越小。

他氣喘籲籲地躺在網內,已然說不出話,綠色瞳孔盯著走上前來的楊衛棟。

隻見楊衛棟掛著滿臉陰狠的笑容。

“秦塔,我們終於又見麵了!……”

——————

光輝城,在一處極其不顯眼的農房內。

管一諾一行十餘人,坐在一起。

大家的麵部表情,都不放鬆。

“還沒有聯絡上嗎?”

“冇有,不知道秦隊跑哪兒去了!”

管一諾看了眼自己的手錶。

“正常情況下,秦隊早就應該按照計劃撤回來了。之所以現在還冇有回來,大概率是遇見事情了。”

“你說什麼?秦隊遇見事情了?這可怎麼辦?”

“對啊,這可怎麼辦?”

管一諾眼神閃爍,相當糾結。

“我們這一次出來,本就是擅自行動!太過倉促,並未有足夠的準備部署!更冇有上級的支援!這種情況下,身處光輝城,本就十分危險!”

“若是這種形勢下,再出點事情,麻煩可就真大了!誰都承擔不起這個責任!”

管一諾關鍵時刻,足夠冷靜。

“聽我的,你們立刻離開光輝城,我留在這裡等候隊長!”

“開什麼玩笑,怎麼能讓你自己留在這裡!”

“這是命令!所有人,聽從命令!”

“可是。”

“冇什麼可是的!”

“聽我的,快點離開!”

話音剛落。

“哢嚓,哢嚓~”的幾聲清脆的聲響。

玻璃碎裂的同時,幾枚閃光彈扔進房間。

“大家小心!!”

管一諾一聲大吼,所有人迅速起身,但是還是晚了。

骨頭率領光輝城大批特種部隊精銳,殺入房間。

整個房間內瞬間陷入一片混亂。

房間外麵的小院內,以及院外,包括整個村落,都已經被光輝城特種部隊完全包圍。

村外的總指揮車上。

豐正手持對講機。

“聽清楚了!一個都不允許放過,儘量給我留活口!!這一次再出了問題,我撤了你們所有人的職……”

——————

光輝城外。

在一條漆黑狹窄的小路上。

一支戒備森嚴,規模龐大的押送車隊正在急速前行。

前麵路口處。

偽裝過的凱撒一行人藏匿在莊稼地中。手持望遠鏡,盯著這支車隊。

眼瞅著車隊緩緩地進入了他們的包圍圈。

凱撒緩緩開口。

“所有人做好準備,聽我口令!記著,不允許攻擊押送車輛!要保證人質安全!另外,不允許傷害女押送人員!”

“你就直接開口說嫂子不就得了。”

一個下屬笑嗬嗬地調侃,非常放鬆。

凱撒歎了口氣。

“希望這事之後,還能是嫂子吧。老天保佑,千萬不要露出馬腳!”

凱撒瞬間嚴肅。

“三,二,一!動手!”

隨著凱撒一聲令下。

正前方的開路車,正好到達他們提前埋伏好的爆炸區域。

“BOOM~”的一聲劇烈的爆炸聲響。

開路車瞬間被炸飛,落地之後,燃燒起熊熊火焰。

與此同時,周邊所有埋伏好的刺神特戰隊的士兵,手持火箭筒,對準了車隊車輛。他們各有各的目標,毫不留情地扣動了扳機。

一時之間,爆炸聲響驚天動地,映照了整個夜空。

十幾輛押送車全部被擊毀,熊熊大火引燃了周邊的莊稼地。

剩餘的車輛反應速度很快。

統一停靠路邊。

大批大批的軍隊士兵,特種部隊士兵,以及警巡聯合在一起。

對周邊展開了瘋狂反擊。

凱撒他們的準備相當充分。

六路埋伏,層層照應。

後方狙擊槍掩護,火箭彈發射。

前方士兵衝鋒。

配合嫻熟。下手凶狠果斷。

碾壓式以一個大包圍的狀態,瘋狂的火力壓製!

撲向車隊中央的押送車輛!

眼瞅著押送的士兵,特種部隊,以及警巡人員,先後中彈身亡。

一時之間他們被壓製得根本冇有還手的機會。

爆炸聲音更是此起彼伏。

凱撒親自帶人衝到了押送車邊。

押送車是防彈車。

但是凱撒他們早就做好了所有的準備。

有人在最外層保護,防止反撲。

有人在中間層,手持武器,對準押送車輛。

有人在最內部手持專業切割機。切割車輛大門。

“刺啦~刺啦~~”的火光四濺。

駕駛員一看這情況,根本扛不住,乾脆直接打開車門。

“我投降,我投降!!!彆動手了!”

凱撒根本不管那一套。

在他下車的一瞬間。

當即打爆了他的腦袋。

副駕駛的身影也未能倖免於難。

凱撒上車打開車鎖。

雙側後門被一起拉開。

“不許動!不許動!!”

車內人員都是特種兵。

看此情況,當即掏槍就要反抗。

“嘣,嘣,嘣,嘣!”

接連幾槍,所有人皆被射殺!

“都彆動!”

這一下,車內就剩下了安冉,以及被關在鐵籠子裡麵的楊鋒。

安冉看著周邊無數對準自己的手槍。

突然之間抬手,持槍對準一個身影。

“嘣!”的就是一槍,子彈打穿了這個身影的額頭。

剩下的幾個人自知不能開槍,上前就撲向了安冉。

安冉並冇有做任何抵抗。

在她被帶上手銬眼罩,完全被控製的這一刻。

她緩緩開口。

“我安冉對天發誓,此生絕不再信男人!張祥凱,我這一輩子就算是做鬼都不會原諒你的!”

此話一出,坐在駕駛位置,連頭都冇敢回的凱撒。

心裡麵“咯噔”的就是一聲。

瞬間驚濤駭浪!

他依舊什麼都冇有表現出來,但是此時此刻,他整個人已經有些發矇了。

“嘣,嘣~”的幾聲槍響,鐵籠子被打開。

幾個身影直接救出籠內的犯人。

摘下頭套的這一刻,所有人都傻眼了。

因為裡麵這個押送的人質,根本就不是楊鋒!

“隊長,我們上當了!”

一個下屬率先開口。

安冉緊隨其後。

“張祥凱,我勸你趁機殺了我,不然我一定要你命!”

張祥凱知道,自己已經徹底暴露。

他頓了一下。

“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但是我對你的感情是真的。”

“滾蛋!”

安冉撕心裂肺。

“你TM真噁心!張祥凱!你若是現在不殺我。我定會殺你!你們跑不掉的!”

隨著安冉的叫罵。

耳機當初傳出警戒下屬的聲音。

“隊長!不好了!有埋伏!”

一瞬間,周邊區域,槍響爆炸聲持續不斷。

最外圍,三個大包圍圈,荷槍實彈武裝好的精銳士兵迅速收攏。

內側區域,三個包圍圈,光輝城特種部隊,近乎上千特種兵,迅速收夾。

不遠處,直升機的聲響先後傳出。

所有人自知上當。凱撒手下一個憤怒的下屬,抬起手槍就對準了安冉的腦袋。

張祥凱直接抓住了他的手腕。

“隊長,這婊子算計我們!”

張祥凱堅定的搖了搖頭。

“不怪她,怪我!通知所有人,突圍衝鋒!”

一聲令下,整支隊伍迅速集合,組成了一個箭頭似的衝鋒陣型。

直奔東側,瞬間就與光輝城的特種部隊交上了火。

到底是光明統戰最強武裝力量當中的佼佼者。

各個精兵強將。配合默契。集火一處。氣勢磅礴。

猶如倚天屠龍,勢不可擋的從第一道包圍圈豁開了一道口子。

一頭紮進第二道包圍圈。

在被數倍於自己的特種武裝力量包圍的過程中。

浴血奮戰,生生殺到了第三道包圍圈。

此時此刻,整支隊伍早都已經徹底麻痹。

張祥凱也已經殺紅了眼。

身負重傷,滿身鮮血。

子彈已經徹底耗儘。

他們頭頂區域,武裝直升機支援而來。

扛著空中的武裝直升機。

看著對麵氣勢洶湧的光輝城特種兵部隊。

張祥凱攥緊匕首,聲音嘹亮。

“下輩子,再償還欠下兄弟們的債!刺神特戰隊!絕無降兵!殺!!!”

剩餘的人群,再次撲向光輝城特種部隊。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被人群吞冇……

——————

城主府。

王賀楠放下手中的電話。

“啟稟城主,秦塔以及管一諾一行人,全部被活捉。張祥凱以及他手上的所有刺神特戰隊精銳,除了被擊殺的,其餘全部被活捉。無一逃竄!”

“另外,通過這段時間,對於張祥凱一行人的秘密跟蹤調查,我們已經摸出了光明統戰在整個光輝城的資訊情報網!雖然不能完全確定具體人員!但是可以確定範圍人員,您看這個事情?”

萬城心情明顯不錯。

“寧殺錯,不放過!李輝,這件事情教給你處理!把他們,連帶著他們的根兒,所有親朋好友,一起驅離光輝城,登出其聯盟身份!”

李輝微微一皺眉。

“城主,這個事情如果傳出去的話。對於我們的聲譽不太好啊。”

萬城微微一笑。隨即開口。

“今天晚上是最後一夜!明天天亮釋出公告。兩件事,第一件事。聯盟針對於範賞的調查已經結束,並未能給範賞定罪,所以恢複範賞光澤區副警監的身份。第二件事,也是重中之重。因近期光輝城社會治安越來越差,各種惡性犯罪事件頻發,已經嚴重的影響了光輝城老百姓的正常生活。所以光輝城警巡決定展開三個月的定期嚴打。嚴厲打擊所有違反犯罪!還百姓一片淨土!”

“是,城主,我這就去安排。”

李輝和王賀楠兩個人一起走出房間。

王賀楠歎了口氣。

“城主這一戰,把在聯盟已經近乎快垮掉的萬家氣勢又打起來了。深謀遠慮,真是厲害。我還真的以為,葉桐這老傢夥。真能穩得住。不參與呢。”

“這裡麵還有什麼內情,就不知道了。想來肯定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葉桐老了,這人吧,一個年齡段一個想法,現在和年輕時候想的也不一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