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64章 對付劉林

-

他很快得知了魏誌坤和王梟的賭約。

他也知道了魏誌坤從葉桐那裡尋求幫助,最後一擊,穩中求勝。

他也知道王梟光澤區的那些秘密。當初接王梟從開陽城回來的時候,就點過王梟。他之所以讓王梟繼續這麼做下去。其實就是在等著魏誌坤的人,在光澤區吃大虧!

魏誌坤的形勢越危急。

他和葉桐談判的籌碼,就越多。

所有的一切,他都清楚。

到底是光輝城的帝王。

依托天時地利人和。

暗中策劃一切。

保王梟,也害王梟。

護王梟,也讓王梟。

ps://m.vp.

所有的一切,在他手上,無非都是棋子,僅此而已。

——————

光輝城,星光區。

在一家高檔次的足療按摩會所內。

劉林躺在床上。

大寫的舒服。

周邊兩個身材火爆的女子。跪在左右。

正在給劉林捶腿。

房間外麵有人敲門。

劉林點了點頭。

會所的老闆進來了,一臉諂媚的笑容。

“劉警長,感覺我們的服務怎麼樣啊?”

“和你說了多少次了,彆叫劉警長,叫劉哥就行。”

“劉哥,劉哥,我這張嘴啊,哎,你彆和我一般見識。您覺得我們這服務滿意嗎?”

“挺好的。”

劉林看了眼自己的手錶,從兜裡麵拿出一摞錢,遞給兩個女子。

“行了,你們兩個走吧。下次來了還找你倆。”

“謝謝劉哥。”

兩個女子拿起錢,趕忙離開。

會所老闆不聲不響地掏出一張銀行卡,塞到了劉林的兜裡。

“劉哥,謝謝這麼長時間的照顧啊,咱們出去吃點夜宵,喝點吧。”

“哎呀,不喝了。”

劉林看著麵前的老闆,拍了拍他的肩膀,說話聲音不大。

“老李啊,實不相瞞,現在對於你來說,可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啊。”

“魏誌坤走了,四個大千世界關門。聖殿到了,劉騷九身無分文。光輝城這娛樂產業大洗牌啊,你就好好乾吧!”

“哎呀,劉哥,這得全靠您啊。”

會所老闆眉開眼笑,滿是恭維。

劉林叼著牙簽,牛逼轟轟地走出會所,毫不避諱地坐上了他的車子。

一邊哼唧著小曲兒,一邊往家走。

此時正值淩晨時分。街道上人煙稀少。

劉林剛剛經過一個衚衕入口的時候。

衚衕內,一輛車子“嗡~”地衝出,速度驚人。

“咣~”的一聲撞到了劉林的車輛。

撞到之後,車輛冇有任何的停歇不說,反而還加速。

油門到底,伴隨著“嗡嗡嗡~”的聲響,推著劉林的車輛就頂到了角落。

與此同時,再周邊前後兩側區域,又有兩輛汽車衝出。

“咣,咣~”的連續兩聲撞擊。

劉林的車輛徹底趴火兒,劉林車內所有氣囊彈開,滿頭鮮血,整個人都蒙了。

最開始撞擊他的那輛車子後退幾米。

肖宇浩從車上走了下來。

他走到已經被撞壞的駕駛門前。用力一拉,把整個車門都給扯了下來。

劉林的半條腿卡在車內,表情非常痛苦。

說實話,看見肖宇浩的時候,他是真的有點害怕了。

小閻王,名聲在外。

“肖宇浩,你,你,你想做什麼?”

肖宇浩不說話,用力拉扯劉林。

伴隨著劉林痛苦的慘叫,把劉林從車內活生生地拽了出來。

“肖宇浩,你放開我,你要乾嘛!我是星光區的警長!肖宇浩!”

劉林瘋狂叫喊。肖宇浩不為所動,拽著劉林的脖頸就往衚衕裡麵推。

劉林開始抓撓撕咬肖宇浩的手背。

一時之間,滿手鮮血。

肖宇浩依舊不管不顧,把劉林拖進衚衕之後,他他順勢給自己點著了一支菸。

“劉林,當初王梟去警安局報案,就是你把訊息泄露給狗九的吧?後麵王大海去警安局報案,也是你把訊息泄露給狗九的,對吧?”

肖宇浩蹲了下來,笑嗬嗬地拍了拍劉林的臉。

“我說得冇錯吧?”

劉林一聽,內心的恐懼瞬間襲來。他身體顫抖,不停地搖頭。

“冇有,冇有,絕對冇有。這是在誣陷我。”

“誣陷你,嗬嗬,你想不想看看證據啊?”

肖宇浩把自己的手機拿出,打開視頻。

看見視頻的時候,劉林徹底傻眼了。

肖宇浩起身。

“如果冇有絕對的證據,我怎麼可能會做這樣的事情。劉林,你真當我肖宇浩警安局冇人啊。我等著這一天,已經等了很久了。”

肖宇浩嘴角掛上了猙獰的笑容。

“殺人償命,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你這些年包庇狗九害死了多少人!你心裡有數,放心吧,你下去以後,那些被你們害死的人,會來找你的!”

“我求求你,不要,不要!”

劉林“噗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渾身顫抖。

“浩哥,浩哥,求求你了,饒我一命,饒我一命!!!我什麼都給你,我有錢,有錢!”

就在劉林還要說話的時候,肖宇浩從陳濤手上接過一把棒球棍子,照著劉林的腦袋上“咣,咣~”的就是兩下,劉林整個人瞬間被打倒在地。整個人直接蒙圈,失去了反抗能力。

肖宇浩對準劉林一頓暴揍,因為用力太大,棒球棍“哢嚓~”的一聲,被打成了兩半兒。

肖宇浩也是有些累了,看著滿身鮮血,已經說不出來話的劉林。

肖宇浩拖著劉林回到車邊,扔到後備箱。

他駕駛車輛直接就來到了當初王梟父親遇害的那個工地。

走到王梟父親遇害的區域,肖宇浩脫下自己的外套。

親自從邊上拿起鐵鏟,挖了一個巨大的深坑,全程冇有讓任何人幫忙。

這滿身大汗。他從陳濤手上接過膠帶。

看著如此虛弱,依舊還在求饒的劉林。

冇有絲毫憐憫,二話不說,就給他手腳都纏繞上了。

全都忙乎完,一腳給劉林踹到坑裡。

自己親自把土填滿。

踩實土壤,拿出三支菸,點著插在土壤之上。

從陳濤手裡接過一堆鬼鈔。點燃。

跪在地上“咣,咣,咣”地磕了三個頭。

“叔,我叫肖宇浩,你不認識我,但是我和王梟是兄弟。生死過命的那種。”

肖宇浩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他的事情,我們都知道!”

“這仇,我替他給你報了。您在九泉之下,安息吧。”

言罷,肖宇浩起身。

“楊衛棟呢?”

“還在監控之中。”

“走。”

陳濤抬手抓住了肖宇浩。

“阿浩,楊衛棟的事情,可不是鬨著玩的。他和這個劉林可不一樣,劉林就是一個區區的警長,但是楊衛棟,那可是戰警大隊的大隊長。你要是亂來,李輝不會放過我們的!”

“哎呀,你那麼激動乾什麼啊,我心裡有數。”

肖宇浩說話的聲音不大。

“楊衛棟有罪,但罪不至死。放心吧。”

肖宇浩拍了拍陳濤的胸口。

駕車行駛離開。

——————

警安局正門口。

楊衛棟和幾個下屬,有些焦急地走出。

肖宇浩站在對麵一幢建築物的頂樓。手持望遠鏡。咀嚼著口香糖。

他笑了起來。

就在他拿起對講機的這一刻。

一隻手突然之間抓住了他的手腕,直接搶走了對講機,直接釋出命令。

“取消行動!”

肖宇浩瞬間就火兒了。

“馬小天,你他媽要做什麼!給我!”

馬小天當然不讓。

“到底是我要做什麼,還是你要做什麼,你他媽的瘋了嗎?還嫌不夠亂嗎?你想把我們都害死嗎?”

“鹹吃蘿蔔淡操心,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管我做什麼!!”

“我再不管你,你就要上天了!你這個瘋子!徹頭徹腦的瘋子!壞事的祖宗!”

“你說誰呢?”

肖宇浩手指馬小天。

“再給老子說一句!”

“我說你呢!”

馬小天上前一拳就掄到了肖宇浩的臉上。

肖宇浩瞬間就火兒,抬手就要掏槍。

馬小天不給他掏槍的機會,上前又是一腳,肖宇浩往後退了兩步,直接摔倒在了地上,槍也掉落在了一邊。

“狗日的!敢打老子!”

肖宇浩起身衝向馬小天。

朝著馬小天一記重拳,兩個人瞬間打鬥在一起。

這倆拚命三郎,越打越凶,越打越急,也都是暴脾氣。

下手越來越狠。

眼瞅著就都要失去理智了。

陳濤一行人衝了上來。

他看了眼一直在邊上看著的王昊。

“看什麼看,拉架啊!”

“這怎麼拉啊,拉誰啊!”

“再不拉出人命了!”

陳濤一聲大喝,上前就拉肖宇浩。

“陳濤,你給老子滾!”

肖宇浩一拳掄到陳濤的臉上。

陳濤咬牙,愣是把肖宇浩分開。

王昊一行人也衝了上去,拽開了馬小天。

兩個人都急了眼。

肖宇浩手指馬小天。

“我今天就是要做,我看看誰能攔住我。”

【作者有話說】

王賀楠打賞加更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