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後來,我們幾個在孤兒院實在待不下去了,就一起離開了。十來歲的孩子,步入這殘酷的社會,冇有人知道我們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但是我就是覺得,不管多苦,多累,多難,大家晚上抱在一起取暖的時候,內心都是幸福的。”

“哪怕再被人看不起,我們也無所謂,因為我們兄弟幾個在一起,非常開心。梟哥,你真的不理解我們這麼多年的感情,也不知道我們這些年是怎麼咬緊牙關,拉著手過來的。”

“所以,我真的原諒不了肖宇浩。”

黑山蛇淚眼婆娑,一飲而儘,又打開一瓶酒。

王梟“咕咚,咕咚”

“其實你要真的怪,真的恨,就應該恨我,怪我。如果不是我帶你們走的這條路,彆說小河了,大河都不會死的。”

黑山蛇搖了搖頭。

“梟哥,不一樣的,你真的不理解,像我們這樣的人,如果有個人掏心掏肺對我們好,對於我們來說,意味著什麼。我們都是那種見不得,受不了,彆人對我們好的人。”

“你救了我的命,如果不是你。當初在醫院的時候。我可能就已經被砸死了。”

“我們幾個都是一體的,你救了我,就等於是救了所有人,大家就把你當成自己人看。所以我們絕對不可能,在你有危險的時候,置之不理。我們雖然能力有限。但是有些事情,是必須得去做的。你去做了,做不好,和根本不想,不願去做,是兩碼事。”

“雖然我們的小偷小摸,被很多人看不起,但是我們自己清楚我們自己的情況,如果不這麼做,我們在這世界上,活不下去啊。我們也隻是想活下去,我不知道這有什麼不對。”

ps://vpka

shu

“但是我們不壞,也不惡。”

“我們也是有原則的,做人做事,圖個心安。為人處世,都是相互。”

“從我們當初知道你得罪狗九,決定幫你的時候。就已經把一切後果都想到了。那不是我一個人擅自做主的,是所有人投票讚成的,大家幾乎冇有任何猶豫。冇有什麼原因,就是因為你救過我,我們要報答你。”

“但是不得不說,你來到我們這裡之後,改變了我們的人生。你的格局,你的頭腦,讓我們所有人都脫胎換骨。身份,地位,認知,三觀,都發生了極大的改變。”

“大家喜歡和你在一起,內心把你當成大哥。”

“我們所有人都清楚,你所做的一切,並不是你想做的,都是被一步一步逼到這個份兒上的,其實你內心也是不願意的。”

“說實話,狗九那一關,我都冇想到咱們能過去。那會兒我就做好了心理準備,都完蛋了。完蛋我們認,因為你這個人值,這件事我們得做。你有這種人格魅力。”

“但是狗九的事情我們過去了,我覺得我們就撿到了,後麵是鯊魚的事情,我也做好了心理準備。我覺得鯊魚這肯定過不去了,結果鯊魚這裡也過去了。那會,我們對於你的崇拜,已經發自內心。”

“鯊魚完了,是獨眼,海盜,其實獨眼和海盜那次,大河本不用死的。但是魏誌坤確實高我們太多檔次了。如果不是魏誌坤,大河死不了。你說我怪得著你嗎?我有心裡準備的。”

“包括後麵一步一步,咱們從開陽城逃難,到落花城,再到死亡山區,我都有心理準備。包括自己,包括小河。儘管小河最後死得太慘,讓我很長時間無法接受。但是我根本冇有恨你,怪你的任何想法,為什麼,因為你是我哥哥。你已經把一切都做得很好了,但是人生在世,事與願違,冇有辦法。”

“可是無論如何,大河小河都不在了。哥,不在了。我知道不能怪你,也知道你很難受,但是你肯定不知道我有多麼思念他們,多麼想他們。我從來不敢再你的麵前表現出來。原因很簡單,我害怕你更加難過,自責。所以我隻能把所有的思念,埋在心裡。”

小黑大口喝酒。

“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小河原本不用死的。”

“是肖宇浩這個挨千刀的,擅自行動,完全不聽勸阻,自作聰明,得罪了金勝,影響了你所有的計劃不說,還害死了小河。”

“我不該他肖宇浩的,也不欠他肖宇浩的,他也不該我,不欠我。”

“哥,你說我能忍嗎?”

“自我知道訊息的那一刻,這麼長時間以來,內心積壓的所有憤怒與怨恨就爆發了,我控製不了了。我腦海當中皆是小河當初慘死的模樣。還有肖宇浩恬不知恥指責你的模樣。我控製不了我自己了。”

黑山蛇說著說著,抱住了自己的腦袋。

“肖宇浩這個渾蛋,小河原本不用死的,不用死的。”

王梟知道,此時此刻,說什麼都冇有用了。

他隻能拿起酒瓶,陪著小黑,大口大口地喝酒。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

卻也是身體特彆特彆的不在狀態。

到了後麵,他徹底斷片兒了。

迷迷糊糊之中,聽見了二棒槌的聲音。

“蛇哥,你怎麼和梟哥喝成這樣了?”

“來,蛇哥,我來背……”

王梟再次睜開眼的時候,天都已經亮了。

喝得太多了,腦袋很痛。

他起身洗了把臉。

走到院子裡麵。

發現母親坐在那裡,不知道在忙什麼。

“媽。”

王梟和母親打了聲招呼。

“王梟,你和張詩詩冇事兒吧。”

“我倆有啥事。”

“你確定嗎?”

“確定。”

“你不在的這段時間,前前後後,都是人家詩詩在照顧我,給我忙乎。你可千萬不能做對不起人家的事情。”

“媽,你覺得我是那種人嗎?”

“以前不是,現在,不好說。”

“媽,你怎麼能這麼說我。我和你保證,和你發誓,我和張詩詩肯定冇事。”

“那為什麼這麼這幾天,她都冇有露麵兒。”

“大概率是被她親哥給圈家裡了。我和她親哥有點事,我還冇有騰出來功夫,等著我騰出來了,就去找他,你放心吧。”

“你確定你冇騙我。”

“肯定冇有騙你。”

“王梟,你聽清楚了。人家張詩詩從你狗屁不是的時候,就跟在你身邊,照顧我,啥都不圖你,彆覺得你自己現在有點小成就了。就飄,你若是敢對不起人家。我第一個不放過你。”

王梟歎了口氣。

“媽,我真服了,我是那種人嗎?行了,行了,我不和你說了。”

王梟也不想和自己老孃理論,轉身奔著黑山蛇的房間就過去了。

“小黑,昨天晚上冇事吧,我這都喝多了,死難受。”

房間裡麵冇有任何迴應。

“小黑,小黑。”

王梟在房間裡麵轉了一圈兒,依舊冇有發現小黑的蹤影。

他順手拿起電話,給小黑打電話,顯示不在服務區。

走出房間。

“小黑,小黑。”

一邊叫喊,一邊奔著另外一個房間就過去了。

坐在院子裡麵的母親聲音不大。

“彆找了,他走了。”

“去哪兒了?”

王梟開始的時候還冇有當回事。

“離開光輝城了!”

母親一邊說,一邊從兜裡麵掏出來一個信封,遞給王梟。

“這是他讓我交給你的。”

王梟頓時之間感覺不好。

他趕忙上前一步,打開信封。

小黑的字寫得很難看。

“梟哥,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離開光輝城了。”

“你彆不得勁兒,也彆多想,更彆找我。”

“說實話,其實我挺捨不得你,捨不得媽,捨不得你們的。”

“但是冇有辦法,事已至此,總得有個解決方式,我想了整整一夜。我的離開,對於我們來說,都是最好的選擇。”

“我和你不一樣,我不是大度的人,也冇有什麼格局,更不會什麼都原諒。所以,肖宇浩這個坎兒,在我這裡,過不去。他就是個壞事的祖宗。隻會壞事!我改變不了對他的看法!也更加無法在與他一起相處。”

“光澤區最大的隱患已經剷除,現在的形勢一片大好。光輝城王梟也算得上一號人物。你們未來前途無量。彆再因為我,影響內部團結。彆再因為我,糾結難做。”

“二棒槌交給你,我再放心不過了。”

“其實我非常喜歡那種野外叢林生活。我喜歡那些機關陷阱。喜歡野外求生的刺激。更喜歡探索未知的大自然。”

“所以我去找我師傅了,我要留在他的身邊,好好和他學習,實踐!過我喜歡的生活。”

“梟哥,是金子,總會發光的。我相信你,日後定會大有所成!兄弟期待你宏圖大展,君臨天下!希望你越來越好!”

“但是若有一天,你真有難,我黑山蛇這條命,還是你的。”

“我們是兄弟!”

“江湖再見,梟哥!”

放下手中的信封,王梟整個人徹底陷入了沉默。

【作者有話說】

劉騷九打賞加更一,謝謝老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