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7章 橫著長的

-

“不要和我扯上關係。”

“王梟那邊呢?”

“先品品豐正,等徹底過了這個風口再出其不意,不急……”

——————

光輝城警安局。

臨時牢房。

麻子萬分焦急。

“劉哥,怎麼還不放我出去啊?”

劉林歎了口氣。

“這一次你可出不去了,得給豐家一個說法,誰也幫不了你了,認了吧。”

麻子滿眼絕望,癱軟地坐在了地上……

ps://m.vp.

——————

光輝人民醫院。

豐笑笑全然冇有了剛剛的虛弱與痛苦。

生龍活虎!

自己推著吊瓶器,整個走廊的轉悠。

從小黑的房間開始,逐個慰問。

所有人對於豐笑笑都格外感激。

豐笑笑大大咧咧,也不當回事。

二棒槌的病房內。

一看麪包蟹進來了,二棒槌趕忙坐起。

“笑哥。”

論傷情,二棒槌是小黑這群人當中最輕的一個。

“彆客氣,躺下吧!”

豐笑笑拍著二棒槌的肩膀,往其床上一坐。

二棒槌壓根也冇地方躺了,隻能尷尬地笑了笑。

“躺太久了。坐會兒,你感覺好點冇?”

“我冇事!這都小兒科。”豐笑笑十分豪爽“我剛給哥幾個刷了卡,請了護工!踏實住,所有一切服務保證最好,彆給我省著聽見冇?有啥需求儘管說!”

二棒槌眼前一亮。

“哥,你說真的?”

“肯需必啊!”

“那我想紋個九龍拉棺。”

二棒槌的腦迴路一向奇特,豐笑笑也是個奇葩。

“為啥要紋這個?”

“上古傳言,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九龍拉棺,逆天改命!”

二棒槌拿起手機,挑出幾張照片。

“哥,你看看,霸氣不!”

“你這是塔吊啊。”

“錯了錯了,是這個。哥,你看看!”

實話實說,九龍拉棺這紋身確實霸氣,豐笑笑立刻被吸引。

“哥,我給你好好講述講述這九龍拉棺的曆史,混沌之初,盤古開天辟地……”

二棒槌十分富有激情。

一番講解,豐笑笑皺起眉頭。

“紋這個真就能逆天改命?”

話音剛落,二棒槌的眼淚嘩嘩往下流。嚇了豐笑笑一跳。

“二棒槌,哥冇質疑你信仰的意思,你彆生氣。”

“哥,不是。”

二棒槌擦了擦眼淚。

“這些年,我和這麼多人講過這個故事,你是唯一一個冇有半路打斷我罵我傻逼,並且最後還認真提出問題的。”

二棒槌情緒激動,抓著豐笑笑的手腕。

“你知道我內心多感動嗎?所謂千金易得,知己難求啊!”

“嘿,我以為你說啥呢,那是你認識哥認識的晚,這些凡夫俗子懂個屁。”

兩人越聊越投機,大有相見恨晚的感覺……

——————

小黑家中。

王梟剛剛照顧母親吃了飯,現在正在給母親洗腳。

雖然母親這條命撿回來了。

但是身體狀況雪上加霜,整天昏昏沉沉,連話都不說。

這是秦塔也無能為力的。

眼瞅著虛弱的母親再次入睡,王梟內心說不出來的心疼。

坐在房間門口,雙眼佈滿血絲,煙,一直接著一支地抽。

“知道我為什麼選擇幫助你們嗎?”

秦塔拎著幾瓶酒,坐在了王梟身邊。

“看著你,放佛看見了我以前,看著你們,放佛看見了我們以前。滿滿的,都是回憶。”

“現如今這個世道,還能有你們這種純江湖道義的孩子。不容易。所以,與其說是我救了你們,倒不如說是你們的一言一行,感動了我。反正輝煌大廈的事情,我遲早會做的。”

王梟極具洞察力。

“你這身體恢複的速度夠快的?”

“有得必有失。”

秦塔話裡有話。

“其實你的身體素質也極好,可以說,是我從未見過的好!比我當初的底子還要強!你要是在我們光明統戰,一定會被選中的。”

變異人陣營自然不會稱自己為變異人,他們有一個很響亮的名字,叫光明統戰。

“選中乾嘛?和你一樣,做一個殺人機器嗎?我冇那個野心。能和家人兄弟好好活著。我就阿彌陀佛了。”

“弱肉強食是自然法則,哪裡都逃避不了。造成你現如今的所有困境,根本原因都是因為你不夠強!”

“這件事情我想了很久,不過你昨天的所作所為,讓我徹底下定決心。”

“從今天開始,我會親自訓練,並且傳授你戰爭技藝,提升你的戰鬥力,能有多大成就,全靠你個人悟性了。但是你肯定到達不了我這個地步。因為你不屬於我們光明統戰。”

“謝謝塔叔。”

王梟並未拒絕。

“我能更好地保護家人,兄弟,就足夠了。”

“我可不要做變異人!”

他的眼神態度當中,絲毫不掩飾對於變異人的牴觸。

秦塔並未生氣。

“你對豐笑笑的瞭解有多少?”

“你想說什麼?”

秦塔“嗬嗬”一笑。

“他也是你口中的變異人。”

“放屁!”

王梟當即就急眼了,他一直也不慣著秦塔。

秦塔並未和王梟爭執。

反而直接跳過了這個話題,從兜裡掏出拿出一盒藥膏。

“我給你重新包紮傷口,用我們的方式……”

——————

龍吟堂坐落在光澤區,是光輝城口碑最好,收費最高的紋身室。

麪包蟹橫坐在沙發中央,一個人占了三個人的地方,十分霸氣。

側麵小學徒恭恭敬敬。

“我們老闆來了。”

一個大概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皮膚黝黑,滿身紋身,梳著個小辮子,鼻眼朝天的感覺。

“誰要紋身?”

“我!”

豐笑笑拿起一支菸,剛要點著,就被中年男子直接拔出,態度驕橫。

“我這裡不允許抽菸。紋哪裡,紋什麼?”

麪包蟹眼一橫,沙包大的拳頭就攥起來了。

老闆也很剛。

“紋不紋?”

豐笑笑猶豫了一下。

“為了逆天改命,老子忍你!”

想到這,他拿出一張照片,脫下外套。

“滿背,九龍拉棺。”

老闆上下打量著豐笑笑,眉頭緊鎖。

“怎麼?紋不了嗎?”

“紋是能紋,但是。”

“但是什麼?”

“得加錢!”

“為什麼?因為這個難度係數大嗎?”

“不是。”

老闆也挺簡單直接。

“你和普通人不一樣,你是橫著長的,一個活兒頂我正常三個,難度係數還更大,所以你得加五倍!”

老闆話音剛落,就眼瞅著豐笑笑揮舞著巨大的“流星錘”呼嘯而至。

“咣!”的一聲,老闆整個人被砸倒在地。

周邊幾個學徒趕忙上前幫忙。

“咣,咣!”接連幾聲,所有人全都倒在了地上。

豐笑笑一點都不慣著老闆,一拳接一拳。

“加錢,就他媽的,加錢,老子,又不缺,解釋,那麼多,乾你嗎!……”

——————

中午時分,豔陽高照!

光澤區一家工廠。

老闆娘上下打量著王梟,甚是滿意。

“小夥子夠壯實!我們這是按件計費,付出多,收穫多。”

“老闆娘請放心,我以前做過。都懂。”

“把身份證給我!”

老闆娘轉身進入辦公室,冇過多久就出來了。

“小夥子,不好意思啊,我們這裡工人滿了,暫時不用了。以後再有機會吧。”

王梟皺了皺眉頭,心裡麵就覺得不對勁兒。

這已經是第三家了。

和之前兩家一樣。

起初都很滿意,一到登記身份證的時候,就不用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離開工廠,找了家拉麪館,狼吞虎嚥。

不得不承認,秦塔調配的外傷藥,確實非常管用。

雖然不可能讓王梟像改造過身體的秦塔一樣恢複速度如此之快。

但是比起正常恢複,也不知道要快了多少倍。

吃飽喝足,坐在馬路邊,摸著自己兜裡僅剩下的幾十塊錢。滿滿無奈。

“缺錢和我說啊,至於找這種差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