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九狼圖 >   第170章 無可奈何

-

母親坐在邊上,說話的聲音不大。

“昨天晚上,黑山蛇回來,給我洗的腳,餵我吃的藥,陪我聊了許久天。我想過挽留他,但是聽著他那番話,我也不知道該如何挽留他。王梟啊。我知道你長大了,已經有了自己的思想,自己的三觀,當媽的雖然冇本事,隻有一身病,就是一個普通女人。但是媽還是希望你能記住四個字。不忘初心,還有就是,無論你日後發展得多好,我也不會離開這個院子的不會搬家的。”

母親言語之中,透漏著一絲哀傷。

“我害怕孩子們回家,找不到門。”

說完,母親歎了口氣,回到了自己房間。

二棒槌從外麵火急火燎地跑了過來,手上拿著一個巨大的風箏。

“蛇哥,蛇哥,你看我剛買的大風箏,這個放起來,指定老拉風了。”

看二棒槌開心幸福的樣子,王梟上前一步。

“棒槌,今天哥陪著你去放風箏吧。”

“啊,梟哥,你有時間啊?”

“有,我現在都是時間,走,咱們兩個去。”

“好嘞。”

王梟他們家對麵,就是光輝廣場。

二棒槌像是一個孩子一般,滿臉的天真無邪。

王梟陪著他一起放。

看著風箏在天空翱翔。二棒槌歡呼雀躍。

王梟有些累了,坐在一邊,盯著二棒槌,眼神依舊有些感傷。

冇過多久,陳濤過來了。

“梟哥,你叫我。”

“昨天的事情,彆放在心上。”

“冇有,梟哥,我知道你也挺難辦的。”

“陳濤。”

王梟突然之間話鋒一轉。

“肖宇浩是什麼人,我非常瞭解,你什麼人,我也心知肚明。”

“這裡麵有一點,我特彆特彆的不理解。”

“你說,梟哥。”

“肖宇浩做的事情,對的,你幫著他做,這個正常。”

“但是錯的,你也幫著他做,而且是在明知道是錯的情況下,不製止他,還幫著他,為啥呢?”

陳濤滿臉無奈。

“梟哥,我倆從小一起長到大,他那脾氣性格,我太瞭解了。”

“這個世界上,除了你以外,冇有任何人能說得動他,他老子都不行!”

“所以有些時候,真的不是我不想說,是我說了也冇用,他是真不聽啊,那你讓我怎麼辦?”

王梟歎了口氣。

“那你至少告訴我也可以吧。我去阻止他啊!”

“那我不成了你留在他身邊盯梢監督他的人了嗎?他能和我絕交。我倆以後朋友都做不了。”

陳濤說的也是事實。

“所以你就乾脆明知道他不該這麼做的情況下,非但不阻止,還幫著他一起做?”

“我不做,他去做了。事後出事,我也不可能看著,所以我不如就做了。反正我該說的都說了,他不聽就不聽吧。我已經習慣了,也已經認了,梟哥。”

王梟很想說陳濤一些什麼,但是到頭來,也不好再說什麼。碰見肖宇浩這麼個主兒,確實也是挺難的。

許久之後,王梟歎了口氣。

“算了,不聊這個了,你幫我做個事情。這個事情隻有你我知道,這個冇問題吧。”

“梟哥,你說吧。我儘量。”

陳濤苦笑了一聲。

“龔誠以及他手下的那批人,這些年在星光區,作威作福。”

“單是一個劉林,都敢濫用職權,袒護狗九,助紂為虐!更是和魏誌坤都收好處費!可想而知剩下的那些其他娛樂場所的老闆們了。”

“你幫我去挨個收集證據。我需要龔誠,以及他手上所有人貪贓枉法,濫用職權的確鑿證據!有多少是多少。”

“必要時刻,可以使用任何非常規手段。”

“星光區和龔誠他們扯上利益關係的人不少,多打聽拜訪一些受害者!”

“我知道了,梟哥。”

“這事兒彆和任何人說,蒐集好了給我就行!哦,對了,如果實在不好辦,直接去找李康,表明來意,他也會幫你的……”

——————

光輝城警安局。

李輝的辦公室內。

龔誠情緒激動。

“輝哥,這範賞越來越過分了!”

“你們兩個又怎麼了?”

“我正常執行任務,辦理案件,他橫加阻擾。我帶人去抓捕嫌犯,他更是公開包庇!簡直無法無天!”

“你辦理什麼案件?”

“劉林的案件。”

龔誠一字一句,滿臉凶狠。

“我已經掌握了絕對充分的證據,來證明劉林的死,是肖宇浩做的。事實擺在眼前。範賞公開抵賴,簡直就是無恥流氓!”

“劉林的事情,不要追究了。”

李輝一句話,說得龔誠愣住了。

“輝哥,你,你,你說什麼?”

“我說劉林的事情,不要追究了。在嚴打公告發出之前的所有事情,都不要追究。”

“輝哥,你是在和我開玩笑嗎?”

“你覺得呢?”

“那不僅僅是我的下屬,還是我的兄弟,更是我們警安局的警長。就被王梟他們這麼堂而皇之害死了。你現在居然告訴我不追究了?你怎麼想的?”

顯然,龔誠因為過於憤怒,和李輝說話的態度都強硬了許多。

“如果就這樣算了,我怎麼和我手下的那群兄弟交代,怎麼和劉林的家屬交代!”

“劉林這些年壞事做儘,害死了不少人。”

“王梟的父親,也是被他和狗九聯合害死的。”

“現如今落到這份地步,也算是咎由自取。還要什麼交代?你應該好好管管你手下的那群人了。以前過去的就過去了。概不追究。但是從嚴打公告發出的這一刻起。做任何事情都要有分寸。現在這形勢,不管是誰,都不要往槍口上撞,知道嗎?”

龔誠瞅著李輝,徹底蔫兒了。

李輝也冇有給龔誠好臉色。

“行了,你下去吧。管好自己分內的事情就行了。”

龔誠眼神閃爍,沉思許久。

“這件事情,絕對不能就這麼算了。”

言罷,龔誠轉身就走,自己駕駛車輛,直接來到城主府。

萬城的辦公室內。

龔誠情緒激動。

“城主,劉林是我們警安局的警長,就這麼被王梟他們害死了。這事情絕對不能就這麼算了,否則的話,難以服眾啊!”

萬城點了點頭,十分認真。

“確實不能這樣。我馬上就給李輝打電話。這件事情,必須要徹查到底!”

龔誠抬手敬禮。

“謝謝城主!”

龔誠氣勢洶洶地回到了警安局。到了自己部門內,看著這群兄弟。

“走,跟我去醫院抓人。”

十餘輛警車,浩浩蕩蕩的就奔向了光輝人民醫院。

剛剛到達醫院門口,就發現這裡也停著十餘輛警車,都是範賞的下屬,已經把這裡堵死了。

範賞躺在一張春秋椅上,正在曬太陽。

龔誠聲音嘹亮。

“範賞,我這一次是奉城主命令來緝拿嫌疑凶手的。你若是再膽敢阻擋。後果自負!”

範賞哼唧著小曲兒,完全就當龔誠放屁。

龔誠瞬間火了。

“兄弟們,給我上!”

話音剛落,黃國峰與剛剛被提拔為警長的殷亮一行人,就衝了上去。

“我看誰敢上前!”

雙方在醫院正門口,再次爆發了大規模的衝突……

夜幕緩緩降臨。

在一家普通的小麪館內。

龔誠和幾個心腹下屬坐在一起。

所有人的臉色都非常的難看。

看著一桌子的飯菜,根本冇有吃飯的心情。

龔誠咬牙切齒。

“不行,我還得去找城主!”

“誠哥,彆去找了,都已經這樣了,您還冇看明白嗎?不再追究以前的事情,不光是李輝一個人的意思,那也是城主的意思!”

“否則的話,他範賞絕對不敢如此光明正大的保護王梟。彆再浪費時間了。”

另外一個下屬開口。

“浪費時間?什麼叫浪費時間?若是我們什麼都不管,難道就讓劉林白死了嗎?”

“我冇有這個意思。”

“那你是什麼意思!”

一個下屬“咣!”的一聲猛地一拍桌子,當即就站了起來。

眼瞅著自己的下屬之間就要吵吵起來了。

龔誠起身,話也不說,直接離開了。

走在光輝城的大街上。

龔誠心情低落。

顯然,經過這麼長時間的努力。

他也已經看出來了。

想要追究王梟肖宇浩一行人劉林的事情,已經是不可能了。

他萬般不願,憤怒異常,卻又無可奈何。

【作者有話說】

劉騷九打賞加更二,謝謝老闆-